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君在暮云里(1v1)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1)谁才叫茶?
    得到了未来可能用上的信息,顾临渊冲他们每个人都友好地道了谢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几个魔族沉默片刻。

    “喂”为首的不耐地拧了拧眉,“为什么我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啧,让我感到压抑的味道。”

    “确实。”秋吉点点头,“搞不好是被哪个高级魔族碰过的女人,否则不会让我这么难受。”

    “哎呀!反正是个来路不明的,看样子对这边一无所知,我们就别多管闲事了,省得惹事上身。”

    “就是就是,别管她了,待会还得陪那几个小屁孩玩呢。”

    ……

    时间就这样安安稳稳过去了一周。

    顾临渊不喜欢小孩,但还好这里的魔族小孩或者人族小孩都经历过苦难,他们比一般的小孩更珍惜眼前的幸福,从而更加团结友爱,也不会像普通人家的小孩子那样吵吵闹闹到处捣蛋。她每天就到处问东问西,时不时跑到沉灼槐那里逗他玩,偶尔还陪孩子们玩一玩现代游戏,比如老鹰捉小鸡什么的,不亦乐乎。

    ——虽然沉灼槐体质古怪,但王阿婆执意希望他养足两周再外出,每天也是尽量给他弄些补身子的野菜。冬天里没有温顺待捕的猎物,他们才是丛林里野兽的首要目标,纵使帮手们身为魔族拥有比人族更强的身体,却也招架不住猛兽的獠牙。

    跟着王阿婆学了些识别野菜的方法,顾临渊再次满载而归。她的怪力为她出门干活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几乎每天都可以采到所需的份量——这是她给自己找的活计,毕竟总不能白吃白喝人家吧?

    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却没有零星的血腥味混杂其中,王阿婆坐在床铺前,青年挺拔的背影逆着窗前的光,隐隐绰绰看不真切。

    这一幕让她觉得有些眼熟。

    “好啦,小伙子,你可以去试着走两圈。”王阿婆解下所有绷带,丝丝沾血的带子和他光洁如初的皮肤格格不入。

    沉灼槐转过身来,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含着笑意望着她,仿佛久违了这一刻。顾临渊站在门口,没往前踏一步。

    “虽然好得差不多了,”她轻咳一声,“但是小槐不可以不吃野菜哦。”

    “好。”沉灼槐笑眯眯的,右眼睑下的泪痣衬得他阴柔的五官格外妖孽,仿佛山海经里的九尾狐妖,就是到凡间来吸人精气的。

    “临渊今天出去采野菜,没出什么事吧?”他乖乖巧巧坐在床沿,歪着脑袋问。

    “要出事了我还能准时站在你面前?”顾临渊走到床头白了他一眼,后者不为所动,任她投来鄙夷的眼神,甚至反客为主地黏了上去,“好啦好啦,我的老公天下最厉害了。”

    这也是顾临渊教他的词汇。这个时代没有老婆老公这种称呼,沉灼槐性子单纯好糊弄,她就索性告诉他老婆就是入赘夫婿的意思——可惜好景不长,王阿婆冷酷无情地戳穿了她的谎言、告诉沉灼槐“公”“婆”两个字分别对应的性别,还好他也不计较,依然“老公”“老公”地喊着。

    让顾临渊萌生了一种仿佛脱单的错觉。

    “小槐啊,”在他明白意思之后她就果断改了称呼,毕竟这种事情在单身男女之间开开玩笑就行了,在没确定真实情况下她是不会乱认人的,“外面挺冷的,你披件衣服出去走一走、让王阿婆看看药效,如何?”

    沉灼槐用头发蹭蹭她的小臂,整个上半身几乎要枕上她的大腿,“好,老公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临渊在内心长叹一口气。跟他说过改口的问题,可他好像死嗑在他俩的关系上不肯罢休,她都搞不清楚的事情当然不能造谣不能传谣,如果这事要是真的,等他恢复记忆时那得多伤心啊。

    “走吧,我扶你。”她起身,伸手稳住他的肩,青年猛然抬起头,惑人的瞳孔里映照着她的脸:今天她没有笑,昨天也没有,前天好像笑了,但是并不明显。

    他日日夜夜满脑子都是一些破碎的画面,有她的、没她的,炽烈而哀怮的感情,铺天盖地、仿佛要将他灭顶湮没,而当他看到她时,一切都尘埃落定,只消她一笑,就会晴空万里。

    “临渊、临渊”是因为他的称呼吗?他尝试着改口,可她好像不为所动,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她侧过头来,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怎么了?”

    他笑了笑,在她的眼底也看见了自己,“没有,就是觉得还是‘老公’顺口一些…”

    她叹了口气,微不可闻,但他知道她叹气了。

    从意识逐渐清醒的那一刻起,他开始对她的行为进行细微的观察、揣摩、预测,然后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竟然可以到达了如指掌的程度,这证明他们之间确实是存在关系的,也许在他失忆之前甚至可能爱慕着她,否则他不可能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在脑海中临摹下她的每一刻模样——多么热烈的爱意!

    那么,她会喜欢自己吗?看这样子,应该是喜欢的,为此他可以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想起,力量也不曾掌握,就在她那虚无的保护伞下做一个易碎的花瓶:怜惜他、保护他、欣赏他吧。

    他可以等待一个机会,慢慢将这个她拴在身边。

    “你不喜欢吗?”他适时地发问。

    “我说过啦,咱们并不是结发夫妻的关系,所以还不可以这样喊哦。”她的语气有点无奈,他觉得应该是宠溺。

    “啊,这样,”他低下头,黑色的长发垂在苍白的脖颈上,界限分明,“对不起,是我惹你不高兴了我还以为临渊和王阿婆那样说了之后,就需要我来配合你演这出戏。”

    顾临渊不忍心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哎,倒也不是不高兴你喊我临渊就很好啊,真的。”

    “——不说这个了,你走路的感觉怎么样?”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她的牵引之下走了好长一段距离,身上的伤早就好了个完全,他有起码五天都在床上浪费时间。“我没事的,”他过于白皙的脸上展露出微笑,反而会显得病态,“临渊牵着我,我不会有问题。”

    “那就好。”顾临渊点点头,然后毫不留情地松了手。

    沉灼槐:?

    “小槐要学着自己走走,如果痛就告诉我哦。”顾临渊微笑着站在原地,双手负在身后,她觉得自己像极了体育课让学生跑800米的体育老师。

    好几把爽。

    ——

    作者嘚吧嘚:追-更:po18e (wo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