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缺月昏昏(女尊NPH) > 章节目录 一百七十八
    孟今今走了几步便停下了,不断在心中默念,别紧张别紧张,宋云期大概只是看出些什么也没有证据,沉着应付便是。

    “可我平日里做了什么事,你应该是最清楚。”

    宋云期侧头透过床帐看着孟今今的身影,抬手掀开,露出半张脸来。

    青丝铺散在他的肩头,透白的面颊有两团晕红,唇瓣异常的鲜红。

    天越发的冷了,昨日骤然降温,想必又病了。

    孟今今神情坦然,装作不明他问得是什么。

    “你明白的,不是吗?”

    细细想来,只听下人们谈起他们二人亲密不少,魏致在她面前时常露出笑容,除此之外再没别的了,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比先前好多少。

    再有昨日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本不该这样。

    今早当他问起魏致是否一开始就知道了,他无丝毫变化的样子,证实了他的猜测。

    “你对她还不死心吗?”

    魏致没有回答,但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他走时说道:“我甘之如饴。我们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再插手。”

    宋云期看着自己不知在想什么,孟今今定了定心,装傻到底,故作不解反问:“明白什么?”

    宋云期并没有回答,转而说道:“我叫你来,不过是想要提醒你一句。”

    孟今今移开目光看向别处,“你把我绑来的目的不就是想我和魏致重归于好,现在我们的关系好了些,难道不是如你所愿?还需要提醒什么?”

    宋云期淡然听完她的话,缓缓道:“魏致从未想过伤害你。”

    心口一窒,孟今今手指屈了屈,沉默片刻,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你心中明白。”

    孟今今对上宋云期的眼神,沉了口气,他是不会相信她的。

    “但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她声音不自觉重了些,“当初费心分开我们的是你自己,我和魏致到了如今的地步,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孟今今没有直接承认,但话语中已经告诉宋云期,她会做到这一步,也有他的原因。

    宋云期眸光深幽,他不曾后悔当初的决定,只是将她绑来,似乎错了,她远比他想得要狠心。

    宋云期收起飞散的思绪,看着她沉吟不语,她是该恨他,但重逢后,她在他面前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这倒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一面。

    宋云期放下床帐,眼眸半敛,声音冷下,“出去吧。”

    -

    宋云期虽没再说什么,但他绝不会坐视不管。

    孟今今回去后便有些忐忑,她倒不怕宋云期会要了她的命,有魏致在,他不敢动手。

    她唯一担心的是魏致。

    宋云期的话窜入脑海,魏致听了宋云期的话后会怎么想。

    孟今今闭上眼睛,不禁又在想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可都已经做了,现在想停也迟了。

    魏致早上派了人来告诉她今天会晚些回来。到了傍晚,魏致还没有过来。

    她翻躺在床上,和儿躺在她的身边滚来滚去,将床褥滚的乱七八糟。

    孟今今没多大反应,她让她挪一挪就挪,换边躺就换一边。

    “你今天怎么不死不活的?”

    “你知道你魏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吗?”

    和儿眼睛一亮,“你想魏叔叔了?!”

    孟今今随意应了声,只不过她的想不是她口中的想。

    “你等着我去看看!”

    和儿坐起身,孟今今一把拉住了她。

    要能找她早就去问了,上午才见过宋云期,晚上就急着去找他,心虚得太明显了。

    而且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在忙,别打扰他。”

    和儿眼珠子一转,在她床上又玩了会儿就走了。

    孟今今躺困了,和儿走后就睡了。

    睡梦中,她感觉手腕一凉,想缩回被子里,但好像被轻轻按住了。

    孟今今睁眼,就见魏致像是刚从外面回来,带着一身凉意。

    “你怎么来了?”

    她奇怪地看着他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指尖,他这是在给她把脉?

    “听和儿说你身子不舒服,一直躺在床上。”

    ......果然又是和儿

    “我没事,只是不想动弹。”

    魏致见她的确没有不舒服的样子,脉象和缓有力,皱起的眉头才松开来。

    “你刚回来吗?”

    魏致颔首,与宋云期的谈话后,他怕自己在她面前露出异样,不敢见她。“早上走得匆忙,来不及过来同你说。”

    孟今今听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我给你倒杯水。”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魏致起身跟随在她身后。

    他的脚步声很轻,孟今今毫无察觉,端着水转身看到他吓得手一松。

    他反应快速地俯身接住了茶杯,颊边的乌发擦过她的面颊,孟今今下意识后倾着身子扶着桌沿。

    魏致将茶杯放在桌上,微微直起身,看着她乱眨的眼睛,停住了动作。

    两人上身贴着,孟今今见他停下了,瞥了他一眼又匆匆躲开。

    他的气息扑洒在她面上,孟今今的胸口快速起伏,忍不住又看向他,昨晚已经推开他了一次,这回避不了了。

    可魏致却只是这样看着她,不知在想什么。

    孟今今闭上眼心一横,往前动了动,亲上了他的唇。

    魏致身子一颤,唇上的柔软令他错愕地微睁着眼。

    他低眸看着孟今今的面容,克制不住伸手抚上她的面颊,摩挲着她柔嫩白腻的肌肤,满眼的柔情眷恋和夹在其中的心伤。

    他清楚自己不该当真,可就是因为他太过清楚,所以在感觉到她要离开自己的唇时,环住了她的腰身,重重地吻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