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线下姻缘线上牵 > 章节目录 第107章马上完结了!
    寇怜珊离开了,在晚上十点半,跟在她父母的身后,拎着自己的东西,消失在未知的远方,直到几人毕业,也没有收到寇怜珊的消息,她好像人间蒸发了,又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木乔一的生活再度变得平静,平静的上课,平静的学习,平静的参加活动,平静的约会。虽然很残忍,但是在寇怜珊消失的那一个月里,蒋菡等人就已经习惯了没有寇怜珊的日子。

    只是,回寝室之后,分零食的时候,下意识的拿出第四份之后发现没有人收,发零食的人会不着痕迹的僵硬一秒钟罢了。

    蒋菡等人在寇怜珊消失之处还有些担心木乔一,但是看木乔一平平淡淡的接着如往常一样的学习生活之后,她们渐渐就放心下来了。

    那一天,寇怜珊离开的时候,双眼通红,她们来不及担心寇怜珊,就见她风也似的离开了,再一回头就看见了呆立在寝室内的木乔一,她当时很平静,只是蒋菡等人看见她脸上通红的掌印的时候,就连呼吸都停滞了一瞬。

    蒋菡冲过去,颤抖着手,却停在木乔一的面颊前,不敢触碰。

    “她打你了?”

    木乔一一笑,笑的开心,真的开心,这是她这段时间露出来的最开心的笑。

    “应该的。”

    “哪里应该了?哪里应该了!”最多只是眼眶微红的蒋菡,这下彻底的哭了。

    木乔一搂着蒋菡,笑着安慰这个难得哭成个泪人的坚强的女人,道:“真的是应该的,我,我很高兴。”

    我从不后悔我所做的一切,但是我后悔没有在意识到那个男人不是良配的时候紧紧拉住她,仅此而已。

    时间流转的很快,木乔一她们寝室就维持着四个人,也没有人再进来。她们也乐得多些空间。

    木乔一和沈亦衡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不管别人换了多少个女朋友或者是男朋友,他俩都一直在一起。只要有条件,两人每周都要在周末去约会,或许就是简简单单的逛个街,或许是看一场电影,或许是别的,很平淡,也很温馨。

    这天,木乔一上线,想要和姐妹们玩一把游戏,结果竟然看见最帅高中生这个id竟然亮着,几年前还是最帅初中生,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木乔一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了问。

    倔卿:是师傅吗?

    最帅高中生:不是,我是号主。

    木乔一有一点小小的失落,自从和沈亦衡在一起之后,木乔一再也没有见到师傅上线了,平日里遇见离线的这个id,偶尔也会有些难过,总觉得那个将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大叔不要自己了,唉。

    虽然不是师傅,但是木乔一进房间之后,想了想,还是邀请了最帅高中生,那边最帅高中生也爽快的进来玩了。

    加上最帅高中生,他们一共四个人,何以蓝开麦问道:“你们有没有人要拉啊,凑够五个人呗。”

    木乔一看了一下列表,没什么想拉的人,正想着要不然去找沈亦衡,就看见最帅高中生打字。

    最帅高中生:我去拉一下我小叔,等等。

    木乔一一愣,连忙打字问道。

    倔卿:是我师父吗?

    最帅高中生:嗯。

    木乔一笑弯了眼,虽然自己和师傅一直有一种默契,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大号,木乔一也就不问,但是这可是他侄子拉的,可跟我没什么关系。

    没一会儿,木乔一发现自家男朋友居然上线了,木乔一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邀请,毕竟都已经和别人说好了,房间只有一个位置了,再拉沈亦衡,最帅高中生就没有位置了。

    但是下一秒,这个熟悉的id就进入了队伍里。

    木乔一一懵,开麦问道:“这蓝蓝你们拉的?”

    “我没拉呀,尹瑞?”

    “不是我啊,我也没拉啊,不是乔乔拉的吗?”

    木乔一懵逼,然后就看见最帅高中生打字。

    最帅高中生:?我拉的,你们认识?

    木乔一倒吸一口凉气,问道:“这是你小叔?”

    最帅高中生还没回话,木乔一眼睛一眯,咬牙道:“你开麦,你自己说说这什么情况?”

    沉默的五楼听话的打开了麦,然后道:“人不是齐了吗?开吧。”

    然后房主何以蓝听话的开了。

    进去之后,四楼也懵逼了,疑惑着开麦,一个清朗年轻的声音响起:“你们认识?”

    “你就是他小叔?沈、亦、衡?”

    “嗯,我是。”

    沈年西选完英雄,还有点发蒙,这是他游戏好友和他小叔认识?结果,进去加载界面的时候,看见左下角两人的十七级情侣标记的时候,沈年西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恐道:“你们是情侣?”

    木乔一默然,沈亦衡有些冷清的声音从游戏那头传来,“没大没小,叫小婶婶。”

    倒吸一口凉气的人变成了木乔一。

    木乔一在沈年西开口之前赶忙道:“别别别,叫我,叫我......”叫姐姐也不对啊,辈分有点问题,叫小乔估计沈年西也是不敢的,叫阿姨?木乔一自己能气死,一时之间,木乔一也不知道沈年西该叫自己什么了。

    沈亦衡明明不再木乔一的身边,但是却好像能够感受到木乔一的纠结一样,嘴角一勾,对沈年西道:“那就叫小舅妈吧,本来你也该这么叫的。”沈年西是沈亦衡表姐的儿子,按照辈分来叫的话,沈年西应该叫沈亦衡舅舅,但是当初沈年西和沈亦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沈年西叫了一声哥哥被大人嘲笑了很久,当时还小的沈年西就问年纪同样不算大的沈亦衡自己应该叫什么,沈亦衡想了想,说:“叫小叔吧。”于是这声小叔一直叫到了现在,虽然后来两人都知道不应该叫小叔,但是都已经叫习惯了也就没改了。所以,沈年西要是叫木乔一小舅妈还真没有什么问题。

    木乔一嘴角抽搐了一下,小舅妈和小婶婶有什么区别吗?基本上没有,但是沈年西还是乖乖的叫了一声“小舅妈。”

    何以蓝在进去之后就将麦给关了,但是以木乔一对何以蓝的了解,这货基本上应该是在电话那头震天动地的笑了。除去一开始的不习惯,很快沈年西就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一整局的喊小舅妈了,木乔一也从一开始的别扭排斥到最后的麻木。

    玩了两三把,沈亦衡就跟这沈年西下线了,沈年西现在在高三,能玩上两三把已经算得上是奢侈了。家里人对沈年西的要求虽然不算严苛,但是沈年西自己对自己的要求还是很高的,高三学子的压力很大,为了给沈年西减轻一点压力,沈亦衡这才和沈年西玩了这么两三把游戏。

    一个小时之后,沈年西自觉下线了。

    沈亦衡下线之后,给木乔一发消息,邀请木乔一晚上共进晚餐,木乔一哼哼唧唧的答应了。

    两人吃完饭之后,手牵手走在街头吧,木乔一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游戏上那个是我的?”语气非常不善,沈亦衡思索一番,这才回道:“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用大号跟你打游戏吗?就那次啊。”

    木乔一脸颊鼓气,“你认出我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啊,一直瞒着我,你还用师傅的号教我怎么勾搭你!”说到最后,木乔一咬牙切齿,很有一副吃人的态势。

    沈亦衡哼笑道:“我要是不上线,你得什么时候才开始和我聊天啊?”

    木乔一眼神更加不善,“非得我主动找你聊天吗?为什么不是你主动找我啊?”

    沈亦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上一用力,抱住了木乔一,诱哄道:“我错了,不生气了好不好?”

    木乔一心中本就无气,只是有一些自己当初追人家时的各种蠢笨行为都被当事人看在眼里的羞怯,现在当事人都这么哄了,自己心中哪有什么气啊。不过,心里是这么想的,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那我大方一点原谅你了,你以后不能再瞒着我,看我笑话了,好丢人的。”木乔一小声抱怨道。

    沈亦衡轻笑一声,反驳道:“不丢人,很可爱。”

    “可爱也不行!”木乔一轻轻的掐了一下沈亦衡的腰腹。

    沈亦衡身体一僵,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低头看着这个作妖的女人,没有说话。

    从沉默中嗅到一点危险气氛的木乔一,讪讪的将手放下。

    沈亦衡揉了揉木乔一的脑袋,声音有一丝低沉,“再过三个月就毕业了。”

    木乔一拉住沈亦衡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脸颊不知为何染上红霞。

    马上要毕业,木乔一和沈亦衡也面临一个选择,是就此从事职业,还是继续深造。

    木乔一倒是很简单,打从刚一入校,她就有了继续深造的想法,她想继续读研究生,木父木父对于木乔一的选择自然是无条件支持。

    不过,沈亦衡却没有再深造的打算。

    建筑学是一门深奥的学科,但是和别的学科又有所不同,除了最基础的建筑学知识之外,他还需要一定的经验。之前沈亦衡跟着导师就获得了一定的非常宝贵的经验,他的导师虽然建议沈亦衡继续深造,但是沈亦衡有自己的想法。

    木乔一和沈亦衡商量了一下,双方父母早在大四上半学期就已经见过面了,在那个暑假,两个人已经订婚。

    现在的沈亦衡,可不只是木乔一的男朋友,而是木乔一的未婚夫。

    木乔一打算往家乡考,瑞镇港没有一流大学,但是港省有,并且港省大学和太川大学关系很不错,以木乔一的成绩和实力,想要考港省大学的研究生并不难,沈亦衡则是打算在港省开启自己的工作,并且他已经联系好了。

    两个人的专业,未来的方向都不一样,但他们一直都在携手努力共创属于他们的未来。

    答辩完毕,望着老师们笑语晏晏的样子,木乔一状似沉着冷静的鞠躬离开,实际上手心也紧张的出汗。出来就是焦急等待着的岑环,看着出来的木乔一,岑环快步上前,问道:“怎么样?”

    木乔一深吸了一口气,道:“应该,挺好的吧?”

    岑环接着问道:“老师怎么样?凶吗?”

    木乔一沉痛的点了点头,岑环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岑环如临大敌的样子,木乔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岑环愣了两秒,看着笑得愉悦的木乔一,恍然大悟。

    “我都这么紧张了,你还骗我!绝交!”

    木乔一连忙告饶,笑着道:“这不是看你特别紧张吗?开个玩笑,不要生气。老师都很好,问的问题都很专业,但是并不难的,别紧张,加油!”

    岑环白了木桥一一眼,冷哼一声,道:“这还差不多,行了,你别等我了,你先走吧,我刚才在门口看见沈大校草了,你别让他等太久了,虽然你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木乔一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又鼓励了岑环几句,这才朝大门口走去,从楼里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穿着衬衫站在楼前的沈亦衡。

    一瞬间,木乔一仿若恍惚了一瞬间,她好像一瞬间回到了那个秋天,那个第一次见到青年的早秋。当年锋利淡漠的双眸,如今落在她的身上,宛若冰雪消融,只剩春水柔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