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宴亭录(1v1古言)双c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年行舟的故事1
    第一章

    自从十叁岁修习剑术有成以来,薛铮还从未败过。

    他被誉为明月宗有史以来最有天分,最勤勉的剑术天才,身为明月宗这一代指剑峰峰主杨桓的入室弟子,薛铮本人很低调,但随着上门挑战而又铩羽而归的人越来越多,他的名声很快传遍了整个崇清洲乃至中州大地。

    明月宗开宗立派已有五百多年,渊远流长,是崇清洲大陆上以剑术着称的一个优秀门派,无论在剑法的典籍收藏,还是在剑术的传承和创新方面,都堪称中洲大地上剑宗门派中的楚翘。

    崇清洲由长清海中数座大大小小的岛屿组成,而明月宗就位于其中最大的一座岛屿之上。岛名为风回岛,方圆数百里,四季温暖如春,百花不凋,明月宗占据了风回岛上白慕山脉的绝大部分峰谷,整座岛,包括港口的风回城,都在明月宗的羽翼覆盖之下。

    白慕山有七峰,除主峰承剑峰所居的明月宗掌门外,其余六峰,每一峰的峰主实力都很强横,据说都能达到可以单独开山立派的程度,其中尤以指剑峰峰主扬桓为甚。

    此人天纵英才,奈何性情孤僻,不喜收徒,其他几峰,包括掌门的承剑峰上都是人才济济,群英荟萃的一片兴旺景象,唯独指剑峰上门可罗雀,除了被掌门安排来的十余名外室弟子,作为峰主的杨桓在承接指剑峰的二十年里,没有收过一个入室弟子。

    直到他有年离岛探望朋友归来时,带回了一名五岁男孩,这才算是有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入室兼关门弟子。

    杨桓对这个名叫薛铮的男孩基本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每个月的上弦之日,他才把薛铮唤进剑室,但既不会教他招式,也不检查他的剑术修习进度,只让他自己陈述感悟和体念,等他长篇大论地说完了,再出声点拨一二。

    薛铮从五岁起,就自己去主峰的藏经阁搬来各种典籍,看完以后就呆呆地瞧着崖下的大海,看海潮波涌,千涛拍岸,或是仰天瞧着悠悠白云,寂空明月。

    十叁岁时,他悟出了自己的剑法:碧海潮生剑,一共九招,一招比一招磅礴,一招比一招恢弘,奈何人小力薄,最后四招无法发挥出全部的效力。

    但前面的五招,已经基本没有人能抵抗。

    薛铮的剑很平常,就是一把普通玄铁铸造的叁尺长剑,既不轻薄也不厚重,模样普通,但他十七岁过后,整个崇清洲无人不识这把剑,更无人敢小瞧这把剑,明月宗掌门颜渊数次赏下珍奇宝剑,都被他婉言谢绝。

    现在薛铮膝上就横着这把铁剑,盘腿坐在指剑峰峰顶凸出的一块崖石上。

    云散月明,天溶海色,指剑峰上一片寂静,天地间只有海潮声声,空旷而辽远。

    一日前明月宗掌门率几位峰主去了风盈岛参与崇清洲每叁年一度的论剑大会,白慕山上只有杨桓留守,他去了主峰承剑峰,指剑峰上就只留了薛铮和十几名外室弟子。

    这些外室弟子对这位众星捧月的天才少年都很敬畏,很少来与他搭话,实际上薛铮尽管寡言少语,但并不恃才傲物,也愿意把一些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只是他长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面孔,身上又有诸多光环,且因年少成名,未尝过一次败绩,众人怎么看他,都觉得他浑身上下写满了四个字:高高在上,因此从不敢随意接近。

    薛铮闭着眼,仔细辨认身下滔滔海浪的声音。海浪席卷而来,乍一听似乎千篇一律,但每一次的浪高、水花飞溅的范围、拍打海岸的力度,退去时与下一波浪潮的融合,都是千差万别。

    这些细微之处,都是他潮生剑法变幻万端的灵感之源。

    已进入忘我境界的薛铮被几声钟声惊醒,他蓦然起身,看向左首方向,很快辨认出钟声是从传剑峰的藏经阁处传来的。

    有外人闯入了藏经阁。

    薛铮握紧手中的剑,一刻也没耽搁,飞身纵下崖石,展开身法,向传剑峰快速掠去。

    藏经阁是明月宗最神圣的地方,也是门派里精英弟子荟萃的战堂重点保护的地方。

    薛铮一年前加入战堂,很快就成为战堂四位战使之一,统领战堂一百名精英弟子。今夜藏经阁尽管不是他所负责值守,但身为战使,只要收到讯号,自当前去协助诛拿闯入者。

    他足尖轻点于树梢林间,身姿迅捷而优美,如展翅的鹏鸟一般,破风穿行于浓重夜色中。

    他心中有些纳闷,值守在藏经阁附近的战堂弟子,少说也有二叁十名,战堂弟子都是经过层层选拔才获得资格的,剑法精深,战力强大,这次竟需要鸣钟以求援助,不知挑衅者是什么来头。

    他赶到藏经阁前,只看到一抹黑影从重围中突围而出,那人手持一把软剑,夭矫灵活,并没有多余的花俏招式,但一剑刺出,无论何种角度,总能令人避无可避,剑锋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没多久就冲开一个缺口扬长而去。

    “追!”薛铮沉声下令,战堂弟子蜂拥而上,紧追而去。

    薛铮几个起落,很快把众人抛到身后,但始终与前面那人保持着两叁丈的距离。

    他已经辨认出了那是一个女人,那道身影蹁跹而矫健,柔韧中蕴含着刚与美,轻盈利落地穿行于道道树影之下,不过叁注香的功夫,已经掠出了传剑峰的楼宇范围,来到一大片密林之内。

    薛铮提气直追,丹田真气运转到极致,飞身纵上树梢,撕裂风声赶到那人前头,身子轻轻一翻落下地来,正好挡住那人去路。

    他衣衫鼓荡,胸口微微起伏,能让他如此拼尽全力,面前这人果真不容小觑。

    此地刚好在密林边缘,再往前走便是悬崖,万丈之下海潮汹涌,涛声不绝。

    无垠月光一泻千里,带着湿意的海风扑上悬崖,面前人岿然不动,只几缕发丝飞扬在颊畔。

    薛铮这才看清了这个闯入者,暗暗吃了一惊。

    这是个看上去不满双十之龄的少女,穿了一身黑色夜行衣,充满力量的身体匀称而修长,五官侬丽却不柔弱,眉目间蕴含一股英气,目光直率坦荡,似乎夜闯他人禁地并盗走东西并非一件让她感到羞愧的事。

    “我拿的是一本剑谱,这本剑谱本不属于你们明月宗。”她开了口,音色清泠,有一丝属于少女的柔稚,但更多的是与她年龄不太符合的冷静和沉稳。

    薛铮不置可否,这不是他管辖的范围。

    “放下这本剑谱,我可以放你离开。”他举起手中的剑,缓缓道。

    少女注视着他拔剑的动作,点了点头,“若是我要把这本剑谱带走呢?”

    薛铮冷冷道:“没有人能从我剑下逃走。”

    “那真是巧了,”少女后退一步,“只要我想走,没有人能拦住我。”

    “好,”薛铮无所谓地笑了笑,“那你可以试一试。”

    月光照在少年脸上,那是毫无瑕疵的一张脸,刀削斧凿的鬓角,英挺俊朗的五官,剑眉的眉尾微微上挑,羽翼似的睫毛下是一双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眸,平静纯粹,没有一丝波澜。

    他尽管在笑,但笑意并未到达眼里,这令他的笑看起来有点冷,而他整个人,也从里到外散发着一股冷意,如此刻高悬在山峰上的明月一般,清冷,孤高。

    “我可以让你叁招。”他的声音也冷,但清越好听,像是初春刚刚化开的冰泉潺潺击打在山涧寒石之上。

    “好。”少女并未推辞,她看出了眼前这个身姿挺拔如松的少年并非泛泛之辈,而她从不会因所谓的面子问题而让自己吃亏。

    她动了。

    软剑的剑光一闪,随即消失,等剑光重新闪现之时,剑锋已逼到了薛铮的耳际,若非他偏头一避,剑尖势必挑破他的喉咙。

    这一剑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轨迹可循,甚至没有引动风声,可见速度已然快到极致。

    “好剑法!”薛铮不由赞了一声。

    话音方落,少女身形一展,再是一剑刺来,“哗”的一声,薛铮胸前衣袍被划开一条裂口,若不是他退得快,胸膛必定血溅当场。

    薛铮鼻尖沁出了细汗,划破的衣衫下现出一大片精劲强健的胸膛,他还没来得及整理衣衫,只听一声清叱:“第叁招!”

    他眼前寒光一闪,下一招已闪电般逼来。

    剑气如水蜿蜒流动,阴柔的杀机无处不在,对危险的直觉和灵敏让他的身体自动做出反应,薛铮轻哼一声,揉身一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遏住咽喉的压力。

    剑锋虽然落空,但残留剑气纵横交错,他避无可避,身上残破的上衣被划割成片,海风一刮,结实傲人的身躯完全袒露在了月光下。

    少女目中似有一丝笑意,“能躲过我这叁招,你果真很强。”

    薛铮狼狈地站起身来,将挂在手臂上的两块破布撩开。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指剑峰薛铮。”他已经恢复了冷静漠然的神情,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

    “好,下次有机会,一定来向你讨教剑术。”少女略一点头,瞄了瞄他赤裸的上身,“对不住了,你没穿衣服,想必不方便来追我。”

    薛铮嘴唇紧抿,目中隐有怒意,一言不发地看着她飞身掠开,镶着银光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崖壁尽头。

    子夜时分,年行舟回到了风回城内一家小小的客栈之内。

    她打了水,从怀里摸出染血的那本《羲和剑谱》放到一边,脱下衣衫清洗着肩上的伤处。

    若不是负伤,其实她很想与方才那少年正正经经地较量一场。

    ……薛铮?这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她皱了皱眉,很快包扎好伤处,换了一身衣服,这才打开一个小匣子,取出一张纸看了看。

    纸上是丹青阁给她列出的人选,其中,有叁个人的名字被陆醒以朱砂勾出,薛铮的名字是第一个。

    《羲和剑谱》已拿到手,剩下的事就是从这份名单里挑一个人来修习羲和剑法了。

    她想起薛铮拔剑的姿势。

    虎口先贴在剑柄上,四指并拢微微一旋,再以整个手掌紧紧包裹住剑柄,以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速度抽出长剑,动作一气呵成,极富力量和韵律。

    之所以会给人缓慢的错觉,是因为他拔剑之时充满了虔诚、专注而庄重的态度,并不因这个动作已重复了成千上万次而有丝毫的怠慢和轻忽。

    那是只有沉迷于无上剑道,时刻秉持敬畏之心的人才会有的下意识行为,昭示着他对剑道的信念和热爱已渗透到了骨髓和血液之中。

    ……和她一样。

    年行舟把那张纸放在烛火上烧掉。

    既然已经有了决定,她没有兴趣,更觉得没有必要再去观察其他人。

    就是他了……

    追-更:po18e (wo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