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剑宗宗主是符修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你完了
    “这是个意外。”

    楚慕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比起有身体时可以控制的面部表情,神识更加无法隐藏情绪。

    秦钊没比他好多少,在确定冲入自己识海的神识真的属于楚慕时,这位从来都作风沉稳的符宗之主神识猛地震荡,一下子切断了与身体的联系,和行为相呼应的,大脑直接死机。

    幸亏如此,不然以目前这种尴尬的情况,他的脚趾大概要开始施工,没准还能抠出个死亡峡谷:)

    “意外......”

    因为识海的主人情绪波动太大,整个识海都开始翻江倒海。

    作为外来者的楚慕被搅和的东倒西歪,一个震荡神识被挤到秦钊身边,下一个震荡两个神识撞到一块。

    略大一圈的金色的光团一下子撞进绿色的光团里,丝丝缕缕的金色神识在震荡中无意识的伸出脚脚勾住绿色光团,拽出绿色的脚脚,两者交缠在一起。

    “嗯......”

    秦钊的闷哼像是按下暂停键,楚慕的金色光团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僵住,飞快扔掉无意识勾住的绿色神识,一脚把识海原主人的神识给踹到边上去。

    “我要是说这也是意外......”楚慕忘了自己已经真仙的修为,情急之下下手难免没个轻重。

    绿色的光团又是一声闷哼。

    这回是疼的。

    等痛感减弱他也顾不得检查自己的神识有没有受损,心里被乱码疯狂刷屏。

    别问,问就是震惊到人都麻了。

    他想,自己此刻的表情必然傻透了:“小慕,我们那是......”双修了吗?

    “闭嘴!”楚慕飞快喝止秦钊没问完的话,如果说第一次失误是天道的锅,他还有的解释,那刚才简直是把整个事件的尴尬程度拉升了几个等级。

    “你快恢复神识对身体的操控,这是莫入森林,一点都不安全,再拖延一会谁知道你的身体会怎么样。有什么其他的事一会再谈。”

    他根本不给秦钊反应的时间,借着等级压制,几乎是按着秦钊神识的头让他拿回身体的控制权。

    高耸的树木下,闭目养神的青年突然睁开眼睛,和眼前盯上食物的巨型蜘蛛面面相觑。

    事实证明他醒来的很及时。

    几乎是本能的甩出符篆,手里装饰效果远大于实际效果的白玉笛子起不了什么作用,把它扔回储物袋里,更多的符篆一张张顺者袖口飞出,像有自我意识般围攻面前巨大的丑陋蜘蛛。

    这东西长了四双眼睛四张嘴巴,站在面前好像一座小山,八只毛茸茸的爪子上有粗壮的黑色毛发。

    是莫入森林里泛滥成灾的多目巨型蛛,这玩意最大的特点不是它单体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它一般成群结队的出现。

    彼时它正要张嘴去咬面前的“小点心”,结果被各种攻击效果的符篆打了一脸。

    冰火两道符甩下去,一只元婴期的蜘蛛就被轻松解决,可惜不能松一口气,因为这只是个开始。

    咔哒......咔哒哒......

    沙沙......

    远处传来节肢动物扫在枝叶上发出的动静,隐约间还有树枝被踩断发出的噼啪声。

    秦钊戒备的盯着树林深处,只能暂时把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都扔进脑子的最深处,楚慕安静的窝在他的识海里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金色的光团还时不时溢出崩溃的情绪,安静的都让人怀疑这光团是否是个活物。

    安静下来后,那种节肢动物走路发出的声音更加清晰。

    晋升真仙后楚慕的感知远比秦钊要好:“小心前面!”

    刷——

    黑影从树林里窜出来直扑秦钊面门,侧身甩出符篆,右手忽然不听控制的伸手格挡,秦钊能看到那上面泛起的些微金属色。

    气势汹汹的蜘蛛腿被火焰符烧掉了一半,另一半又撞上被楚慕操控着剑化的右胳膊,伴随着让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仅剩的半个蜘蛛腿也不幸夭折。

    楚慕的动作未停。

    只见一身蓝紫色长袍的青年一击落下毫不犹豫的飞身上前,行云流水的动作仔细看能看出些虚伪和,左右两边的身体由两个意识控制,右侧明显更加大开大合。

    不,用大开大合来形容都太斯文了。

    秦钊的左手抹了一把被喷到脸上的蜘蛛血,表情微妙的看着不受控制的右手不停的动作,那可怜的蜘蛛被大卸八块。

    右手没有任何武器,因为剑化就是把自己本身作为武器。

    ——大力出奇迹。

    “小慕......我真诚的建议,也许你该考虑考虑体修。”

    抹把脸,秦钊设想一下自己如果趁着这次双修表白,不会被如同眼前这只蜘蛛一般大卸八块的概率。

    好吧,概率是零。

    而万一小慕真的转体修......秦钊脑子里不可控的出现体修常见的形象——身材高大、肌肉扎实、胸肌大到能夹死人......

    “不,还是算了,符修挺好。”

    楚慕拆了蜘蛛,心头那点怒气总算是全给发泄出去了,紧接着就想起他们分别时的情况。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你要解决的私事到底是什么,别跟我说就是被魔修追杀到掉进莫入森林。”

    “这段时间小慕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吧?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被魔修追杀掉进来的?又为什么会神识离体?”

    现在基本上是楚慕控制身体徒手撕蜘蛛,秦钊有更多的精力放在这场对话上。

    楚慕的动作一顿,差点被蜘蛛钻了空子,幸亏现在是两个人控制一具身体,秦钊赶紧侧身闪躲,躲过一根冒着剧毒蓝光的毛腿。

    魔修追杀......

    知道魔尊是自己老爹之前他倒是有挺多可说的,但是现在他老爹的身份摆在那,面对秦钊的问题楚慕就开始心虚了。

    “自然是我也被魔修追杀,那女人用你来威胁我束手就擒,否则追杀你的那三个魔修又怎么会止步于莫入森林。”

    “女人?”

    “害了张大母亲的魔修,被我杀了。”

    “我们先离开这片林地去修士聚集的地方,往东两万米,那里有人。”楚慕用神识探测一下,“蜘蛛窝可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

    杀够了蜘蛛,楚慕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秦钊,结果这家伙拿回控制权的第一件事就是嫌弃脸的往自己身上扔一打的清洁术。

    楚慕撇嘴:“活的真精致。”

    “......这是一句讽刺?”秦钊一边用大范围符篆开路,一边回道。

    楚慕得意洋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可是你自己理解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光比嘴炮,十个秦钊也比不过楚慕,但是每次两人出现矛盾都是秦钊获得胜利,当然不是因为楚慕让着他。

    只见秦钊的神识突然沉寂了片刻,就在楚慕心里升起糟糕预感的时候,预感先一步成真了。

    这该死的家伙整团绿色的神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然后......一头扎进了楚慕的金色神识里。

    !!!

    楚慕得意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想骂人!

    这不是如先前那般擦边球式的双修,而是彻、彻、底、底,从、里、到、外!

    “嗯......你赶紧给我圆润的起开!”

    “唔,该死的!滚!快给我滚!”

    “秦、钊!你这是疯了吗?!”

    “该死的混蛋!双修不能作为报复手段,这点常识你都没有吗?!”

    金色的光团抖抖抖,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绿色光团也在抖,不过至少还保持理智。

    金色光团有何感想?别问,问就是后悔!

    楚慕难以集中思维,隐约间想起和自己元神交融的这牲口小时候做完坏事后陷害自己、衣冠楚楚也难掩禽兽本质、长大后自己差点拿他做实验,结果这家伙当场撒酒疯众目睽睽之下骂自己是“剑人”......

    人人都说他楚慕擅长气人,就连天道都差点被他给气死,殊不知比起秦钊,他这只能是小巫见大巫。

    也就是这牲口藏得好!

    正当他思维各种发散,唯独拒绝去听秦钊那牲口说什么的时候,前面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吓得他一哆嗦,瞬间回神。

    他看到有人一剑干翻了整窝的蜘蛛,又在地上刻下一道深深的剑痕,而这道剑痕几乎是贴着秦钊的身体擦过去,其中的恶意甚至不用掌握身体都能感觉得到。

    更关键的是因为双修,身体状态也会有一定的反应。这一剑劈下去,差点当场断子绝孙。

    “你这又招惹到哪门子的仇人了?”楚慕神识抖抖抖,借机把绿色那团团吧团吧给甩出去,并表示万一秦钊被这一剑给吓不行了,那可真是非(喜)常(闻)遗(乐)憾(见)。

    秦钊得偿所愿,心满意足,虽然小慕以为他是在拿双修作为报复手段,但事情总是有一就有二、有三......怎么发展还得看他有多努力不是吗?

    但说起仇人,秦钊还真想不到:“我在莫入森林都没碰上过人......”所以哪来的仇人?

    楚慕想到什么,猛地倒抽一口冷气,把秦钊踹到一边自己接管身体,缓缓、缓缓抬头,一下子就看到了某个分外眼熟的黑雾遮脸的家伙,他手里拎着的那把赤色长剑看着十分眼熟。

    楚慕想,黑雾底下的那张脸肯定脸色铁青。

    任何一个家长都绝对接受不了眼前这种如同捉奸在床的场面。

    嗯,也许眼前的情况比捉奸在床还要糟糕,因为这是野外,不远处还有一窝巨型蜘蛛......

    楚慕二话不说嗖地一下子缩回识海,再一脚把秦钊的神识踹到前边去接管身体,最后封闭自己的五感。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完美!

    楚慕的动作相当行云流水,魔尊楚萧也没干站着,他直接拎起秦钊的后脖领,以完全无法反抗的威压带着他找到最近的一个山洞,看这架势怎么看怎么像要毁尸灭迹。

    “前辈?”秦钊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这尊大神,更不知道眼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魔尊。

    楚萧撤掉脸上的遮挡,冲秦钊露出“核善”的微笑:“这是小钊吧,你也长这么大了啊。”

    “伯...父?”秦钊迟疑,思及刚才的情况,真心希望是自己猜错了。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下见面;如果他的语气不是好像在说“大了可以宰杀的猪”;如果......

    哪有那么多如果?

    楚萧伸手拍拍秦钊的肩膀,真诚的估量一下以这小子的体格能承受住自己几巴掌。

    “来,我们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