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血衣客 (姐弟骨科) > 章节目录 第35章原谅
    血衣阁,阁主寝殿内,寒气逼人。

    苏焰拿着东西回来时,正好在门口遇上战风和古月。

    苏焰像是没瞧见战风一般,只看着古月:“正好你来,进来帮着看看她身上是否有其他伤。”

    古月不解,苏焰医治从不用人打下手。

    他不耐烦地朝着屋里扬了扬下巴:“里面那位拿我当登徒子,不让解衣服。不解衣服我怎么治?”

    战风瞧着二人进去,便也要跟进去,被苏焰一把拦住:“你来顶什么用处?聒噪得很,出去出去。”

    还没等战风说话,古月便点点头,“你还是别进去得好。”

    大门一关,差点撞上战风好看的鼻子。

    此时烟岚安静地躺在床榻上,身上的衣物已经换好,连同脸上的血污也擦得干干净净。

    苏焰一见,挑眉对古月说:“看来用不上你了。”

    古月见烟岚昏迷不醒,脸上无丝毫血色,皱了皱眉:“可是中了什么毒?寻常刀伤不至于如此严重。”

    苏焰打开手中的盒子,拿脚尖踢了踢萧戎,“让开,守了她半天可有什么用处?平日里吼她吓她弄得人家直掉眼泪的时候,不见你心疼成这样。”

    萧戎没说话,起身给苏焰让开地方。

    苏焰探了探烟岚额头的温度,问道:“还有没其他伤处?”

    萧戎说:“没有。”

    苏焰挑眉,指尖轻挑,解开了包裹在烟岚手腕上的锦帕。

    他仔细看了看,随后道:“刀口有些深,毒素恐已进入体内五脏。事先说好,这毒我解不了。”

    萧戎皱眉。

    “你皱眉也没用,温长霄向来爱走偏门你又不是头回知道。去找他拿了解药服下便是。”

    苏焰一边说着,一边从手中盒子里挑出了一只细小的虫子,接着就往烟岚手腕上放。结果就被人一把攥住,虫子险些掉在了地上。

    幸好苏焰眼疾手快地将虫子扔回到盒子中,那双丹凤眼瞪了过来:“你做什么?”

    “这是蛊虫。”

    苏焰扯开手腕,“要你说?我能不知道这是蛊虫?”

    他再次挑起那只比针孔大不了多少的蛊虫,“九幽盟远在七百里之外,若是不先抑制住毒素,等你寻来解药,只怕也是要拿来给她陪葬了。”

    那只小虫被放到了烟岚的伤口中,瞬时便没了踪迹。苏焰这才重新上药,最后将伤口包扎好。

    他起身,“这是对身体没什么妨害的情蛊,不仅无毒,反而还能吸食剧毒,拖上个七日不成问题。待她服下解药,再放血将蛊虫释出来便是。”

    萧戎看着他:“当真?”

    苏焰噌地一股火冒了上来,红袖一甩便出了寝殿。

    门摔得嘭地一响,没关严实,战风顺脚就走了进来。然后就听见萧戎下令:“去查是谁给温长霄递消息。”

    古月颔首:“是。”

    战风接着就跟着她往外走:“阁中出了如此大事,我战某人必定是要效犬马之力的。”

    古月头都没回:“阁主没让你去。”

    战风挑眉:“还用他亲自说吗,自是要我去看着你的。你做事一板一眼的,若是遇着紧急情况,还不得师兄拿主意么?”

    古月懒得与他争论。

    而此时,寝殿中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萧戎看向床榻上唇瓣毫无血色的烟岚,他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而她就那般安安静静地躺着,不像平日里见他来了,就会赶紧喊声“公子”,一双漂亮的眸子望着他,等他的吩咐。

    明明怕他,不喜欢他,甚至想要伤了他再逃离。

    可今夜,偏偏又敢扑上来护着他。

    就像……

    萧戎蹲下身,就那样盯着烟岚。

    就像那年他被人打了,被人喊怪物,在雨中被责罚时……她总要来护着,明里暗里,不曾犹豫。

    此刻她呼吸均匀,可却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萧戎闭了闭眼,叁年前两人最后一面的情形浮现在脑海当中,而她轻柔关切的声音亦重回耳边——

    “如果遇到什么变数,即刻离开,任何东西都没有你的安危重要。”

    “阿戎,姐姐等你。”

    可那一别,却是让他踏上送命之途。她没有等,没有告别,而是抛弃了他。

    偏偏在他终于敞开心扉,喊出了一声“姐姐”的时候……

    叁年来,只要一想到那张曾经笑着哄骗他的脸蛋,便抑制不住地杀心顿起。可偏偏再遇之时她却失了忆。

    就那样无助地、害怕地被圈禁在他身边,丝毫不知这便是她唯一的亲人。隐忍地小心地任由他为所欲为……

    萧戎蓦地睁开眼。

    论作孽,他其实不输于姐姐。

    手,轻轻抚上她的脸。末了他凑近,在那软软的唇瓣上一吻。

    “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原谅你。”

    ——————————

    叁日后,晚膳时分。

    大梁西境盘龙山上的福临寨热闹非凡。

    曲福临年逾古稀,却日日不消停,时时刻刻都要美人作伴。晚间席面奢侈,他左拥右抱着,还张着嘴要美人们喂。

    屋内欢声笑语,丝毫没听见门外传来两声痛苦的呜噎。

    两名站岗的彪形大汉脖子被人拧断,至死都不知命丧何人之手。倒挂在房梁上的一男一女一齐落地,脚步轻到没有声音。

    听见里面的淫词艳曲,古月下意识皱眉。

    战风则是两眼放光:“有美人儿!”

    曲福临喝得酩酊大醉,搂着姑娘上下其手,那模样好生放荡。门骤然被推开,曲福临眯着眼,看到两道人影。

    晃了晃神看清了二者模样,立马要张口唤守卫。

    人的名树的影,以卖消息为生者,不可能不认识血衣阁四大杀手。

    而今这一下便来了两位,焉知不是飞来横祸!

    可还未等他发出声音,就见一把飞刀射来,贴着曲福临的胸膛,深深扎入了木桌边缘。

    离他最近的姑娘立马吓得要尖叫,却被曲福临一把捂住了嘴。

    谁敢出声,便难逃这飞刀利刃。

    战风左右打量了下,觉着这个也美,那个也美。

    “战、战少侠若是喜欢……尽管带走!”曲福临颤颤巍巍地摸了一把冷汗,自认为与战风是同道中人,天大地大,美色最大。

    “这不妥吧……”战风瞧了眼一言不发的古月,“今日是有正事的。”

    古月开口:“阁主回程消息,是谁透露给九幽盟的?”

    曲福临一怔:“不、不知道啊……萧阁主向来行踪隐秘……”

    战风点头:“那便是你们福临寨干的了。曲寨主,得罪了,阁主为此事大不悦,我们也好赶紧交差才是。”

    曲福临看着他转悠着另一把飞刀走近,忙吓得跌坐到地上:“不!不是我!战少侠一代英雄怎可滥杀无辜!”

    “无辜?”战风拿刀身拍了拍曲福临满是皱纹的脸,“你一人便占了这么多美人,如此暴殄天物,在我这儿可不算无辜。”

    “都给你!战少侠!都给你,姑娘都送你!”

    战风一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