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综英美]多重日记 > 章节目录 第五页日记
    5

    托马斯和玛莎送走了来自异世的大孙子,在他们准备好礼物放置在男孩暂住的房间后的第二天,若不是柔软的床铺有着被人睡过留下的痕迹、他们交握的手,大约他们更倾向这只是一场梦境。

    玛莎和托马斯格外期待着下一次,希望下一次可以见到大孙子能带着他们的儿子再次光临这个世界,即使他们都知道的,这不太可能。

    不过,因为这个美好的愿望,夫妻俩在一次连打带骂、连砸带敲的家庭会议后,终于达成了共识——玛莎的精神还是不太稳定,绝大多数的时间里,她都是偏激并且疯狂的,虽然在她自己看来她已经收敛很多了。

    托马斯也是同样的,只是,蝙蝠侠是理智的,哪怕这个蝙蝠侠是个复仇鬼。

    总之,韦恩夫妇为了让儿子和孙子们下次来能看到一个美好的、真正民风淳朴的哥谭(这形容词真他妈诡异),他们得好好清理、敲打一下哥谭的黑暗势力们。

    黑暗里的怪物就该呆在黑暗里,别没事就出来找存在感。

    于是哥谭的居民突然发现,女小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是陷入沉寂了吗?蝙蝠侠杀掉她了吗?

    紧握着孩子稚嫩柔弱的小手,一位站在路口仰望广场屏幕的母亲这样想着。

    不论如何,至少哥谭的治安意外的安分了些许,虽然酒吧赌场和俱乐部的醉生梦死依旧,大把的金钱珠宝、军□□械和毒品还在看不见的角落流通,但至少收敛了很多——天黑就会休营的店铺,多多少少可以延迟一两个小时关店。

    当然前提是不是靠近贫民窟的店铺。

    被返聘的靠谱管家阿尔弗雷德,为韦恩夫人预约了最好的医生,才做完祛疤手术,和老爷夫人一起满怀期待的等着完全恢复的时候。

    虽然一切都有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玛莎小丑式的错乱又反复无常的行为多少还是让托马斯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他坦然的接受了这些,也会根据玛莎的行为做出反抗和主动的攻击性。

    这是他们之间最有默契的治愈彼此的方法了,他们都在为之赎罪,宣泄彼此的怒火,向彼此赎罪。

    玛莎和管家先生花了很长的时间,一起整理了韦恩庄园,这个韦恩家祖传庄园在先后失去了小主人、女主人,和一直负责维护这个老庄园的管家后,被男主人忽视的一塌糊涂,迅速的衰败了下去。

    玛莎的手段过于阴毒粗暴,带着要将人砸碎般戾气,托马斯有想过和玛莎谈谈,但在深夜里的楼顶上吹了片刻哥谭特有的、带着浓重水汽且浑浊的夜风后,突然又释怀了。

    这个世界远比哥谭、比蝙蝠侠和女小丑疯狂的多。

    他眺望着哥谭与大都市向接的那座大桥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总之一切都算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了,韦恩夫妇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

    除了夜间活动的他们有些小分歧。

    托马斯·韦恩先生成功的在他面容恢复后的夫人的爱的小锤锤下,强行戒掉了足以让他变成酒精肝的酗酒坏习惯,并按时按点上下班,不迟到不早退不突然失联。

    顺带一说,被他糟蹋过的藏酒室和酒窖钥匙已经被没收了。

    对此,身为管家阿尔弗雷德先生表示了万分的赞同,并全力支持韦恩夫人。

    帮着夫人盯着多年败坏自己身体的老爷,早中晚一杯牛奶,早睡早起,断绝酒精喝牛奶,不听话就断小甜饼。

    哈!小甜饼!韦恩家的男人们似乎都是甜党,从托马斯到布鲁斯,他们总是拒绝不了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

    所以说,托马斯老爷的日子过得有点凄惨。

    而哥谭某些□□集团,则在这些日子里相继迎来了哥谭最不受欢迎榜上的第一、二名。

    抗议是没有用的,只能被收拾的畏手畏脚起来的,左右他们打也打不过、拼智商也拼不过,能怎么办呢?

    反抗就挨收拾呗。

    不然还能怎么办,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咯。

    以上来自被小锤锤砸的双腿骨折,双手被蝙蝠侠打穿的某□□一把手。

    所有人都发现,女小丑的行为诡异的好像弃恶从善了,她不再去绑架那些无辜的孩子,给蝙蝠侠交递一个小丑经典的选择问题,她画着她那招牌的小丑妆容,却会给迷路的孩子指路,甚至有时候还会顺手帮蝙蝠侠教训那些不遵守规则的家伙。

    不听话的家伙多少都有被她拿小锤锤敲打过,今天这个老大腿折了,昨天那个头子手断了,前天某某大佬植物人了。

    虽然这个城市的人和蝙蝠侠一样敏感又警惕,还独占欲满满的排外,但生活确实有所好转起来。

    再又一次追着老蝙蝠锤,边打边回家的女小丑女士和蝙蝠侠先生,在路过某个教堂的时候,被一位身材壮硕却英俊的不可思议的神父先生拦住了。

    这位身着神父装的先生身材健美的如同健身教练,黑色短发整齐的中分,柔顺乖巧的垂在脸颊,湖绿色的眼眸在专注的时候看起来格外的深情。

    “抱歉打断一下你们的战斗。”神父先生站在窗口看着动手动脚不说还动锤动木仓的两人,面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点挂不住了,“之前那个男孩呢?就是穿黑蓝色紧身衣、用短棍的那个。以及,这里我可修不了第二次了,请务必不要误伤无辜的建筑,还有人。”

    “你说的那个孩子,他回去了,回到他的父亲身边去了。请放心,他很安全。”托马斯还记得这位神父先生,他曾好心的收留过他迷路到异世的大孙子,是个不错的好人,最重要的是这个神父和他的二孙子有同样的名字。

    玛莎点了点头,捋了捋自己的发丝,端庄的对年轻的神父露出一个笑容,但她似乎忘了她脸上还有着小丑的彩妆,这个笑容使神父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那就好,”神父勉强维持住了自己僵硬的笑脸,“蝙蝠侠的话,还算值得信任。”

    而被念叨了的穆兰卡维亚刚回到了他参加的漫展活动现场,这里的时间仅仅过去了十多分钟,他将收到的礼物紧紧抱在怀里,从厕所里慢悠悠的晃了出去。

    今天的漫展主题不是那么明确,露天的运动场里除了仿佛啥都有啥都卖的摊主们,就是来来往往参加活动的coSer、便装还有摄影师了。

    穆踮起脚尖眺望了一下,大致的分辨了一下方向,绕过美漫区域后,果不其然在日漫的区域找到了他的同学。

    来自东方的留学生,甘叶。

    前不久,他在晚上出去蹦迪回来的路上出了意外,到现在出行不便还坐着由他搭档鸟推着的轮椅。

    说起来甘叶的搭档,穆就想挠头,那两个家伙都是东方人,名字都不太好念,以至于穆到现在都记不得鸟的姓。

    这次的漫展他们早早的就约好了,原计划三人都是会出咒回的,穆的同学甚至还捏着他的脸颊调笑般的让他出哨子,刚好可以凑个三人组。

    当然,这被穆郑重的拒绝了。

    众所周知,女装只有0次和无数次,穆并不打算继续尝试。

    所以这次漫展,甘叶和鸟两人出了五条悟和夏油杰,教师的五条悟,和脑花的夏油杰——他们甚至还拉上了穆一起试图为甘叶受伤所以坐着轮椅出场写了二设的剧本。

    漫展开始的几天前:

    “其他不要说,脑花必须死。”刚拿到穆提供的脑洞剧本,还没来得及看的鸟,一边捧着甘叶的脸往他脸上糊粉底一边道。

    “所以说是[活死人]哦!”紧闭着双眼的甘叶说道,唇角翘起,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脑花被破坏,尸体处于勉强靠着血液和大量咒力维持,夏油杰本人的意志是会在血和咒力的混合刺激下短暂苏醒。”穆一本正经胡扯着没有什么逻辑性,但刀五夏/夏五人有特攻的设定。

    于是鸟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这个胡来的设定,他甚至还选择了给自己糊上大量血浆,出一个战损的五条悟。

    所以现在日漫区域里有着两个行走的刀子精。

    同样出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人也不少,只是……教师和教主都没有他们两刀的恶毒。

    穆到达他们身边的时候,甘叶正闭着眼、鸟露出了疯批式笑容,配合着一个摄影师拍照。

    穿了身袈裟的、脑门上有缝合线但不是脑花的“夏油杰”毫无知觉的靠着轮椅,微微垂下头,一只手搭在膝盖上,一只手毫无抵抗的被举起,搭在满身血气的“五条悟”的手里。

    “五条悟”弯着腰,一只手握着“夏油杰”的手,一只手搭在轮椅的推手上,眼罩早就被他拉下,搭在了脖颈间,但他笑的4意,而顺着额头流下的血迹划过他的眼睛,将纯白的睫毛也染上了血色,却又更显孤注一掷般的疯狂。

    穆抽了抽嘴角,叹了口气,心想:不愧是学戏剧表演的,有设定就能演。

    他站着一边等了一会儿,等围观的人都散去后,才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靠近了两人。

    “你买了好多东西。”甘叶睁开眼,有些好奇。

    “给别人带的,不是我掏钱的。”穆耸耸肩,“我先把东西放到寄放点,待会你们陪我去美漫区域找剧组啊。”

    “嗯。”鸟眨了眨眼睛,点头应下了,刚刚为了拍照效果,他让人在他睫毛上点了血珠,现在顺着眼睫滑下了粘在脸上湿哒哒的不太舒服。

    穆存放了东西,然后如鱼得水般的回到了美漫区域,恰巧超英团队们正在集合拍合照,一只落单的蓝鸟就这么直接的被看起来就很活泼开朗98康纳拉去一起合照了。

    蹲在穆前边的是cos超级小子乔纳森的一个女孩,她伸手摸了摸穆的腹部,发出了一声感叹,然后穆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谁拍了一下。

    “不愧是dc第一翘臀!”合照的人都笑开了,正儿八经的摆拍东倒西歪的乱成一团。

    对此穆只能翻了个白眼,大声的抗议了起来,可他的声音像是甜味气泡水般,没有半点威慑力,反而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看我们抓到了什么——”此时凑热闹的鸟勾住穆的肩膀大笑着,“一个刚单飞落单的小蓝鸟!”

    坐在轮椅上的甘叶掏出手机直接十连拍,并表示get到了新的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