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猫的忧郁在线阅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家里来了不速之客,看猫猫的描述多半还不是人类,这让江户川乱步一方面十分激动和好奇,另一方面也让他警觉了起来。

    只是一个没有注意而已,居然就有不知名的来客进入了家里!

    这!绝!对!是!有!人!想!偷!猫!

    江户川乱步眯着眼睛地下了判断。

    “不不不,怎么看这结论都太草率了吧。”一旁的中也连忙打断乱步的发言,他觉得自己要当个吐槽役真是太难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带着谕吉先生一起去警察局啊。”织田作之助倒是提出了个非常现实的理由来,“要不我们安排留个人在家里?”

    “啊可恶,福泽先生到底去什么地方了啦!”名侦探孩子气地在榻榻米上打滚抱怨起来。

    与此同时的福泽谕吉,他正拔刀打翻第不知道多少个在森氏诊所里闹事的家伙,这个森鸥外医生,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一口气招惹了多个势力一样,最近来找麻烦的人一波接一波,多的简直让人心烦。

    “厉害厉害,不愧是银狼阁下。”更让他烦躁的是这个森鸥外居然还在一边给自己鼓掌当个看戏的!

    福泽谕吉默默地掐掉脑子里蹦出来的“把这个医生埋了把”之类的想法,收回手重新站到了房间的角落里,讲道理,他也很想回去,特别想要回家撸猫,宁可回家听乱步聒噪也不想留在这里听这个医生说话。

    “福泽阁下说要开侦探社,有找到合适的人手吗?”森鸥外将一个男人踢出门外之后,才笑眯眯地走回来问道。

    “这点就不劳森医生你费心了。”福泽谕吉瞬间提起警戒之心,这个男人,该不会想要对他家乱步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吧?

    看到对方立刻锐利起来的眼眸,森鸥外挑了挑眉,举起手来说道,“别担心别担心,我对侦探可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有些好奇能够让阁下选择去开侦探社的人到底个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森鸥外的眼里写满了真诚,但是福泽谕吉选择一个字都不信。

    “真是不近人情啊,福泽阁下。”森鸥外感慨似的说道。

    “都是因为林太郎你太弱了啦。”一旁的爱丽丝在画画的间隙抬起头来吐槽自己这个异能力者。

    福泽谕吉有些皱眉,他一早就察觉到了这个少女的异样,但是并不能确定这个少女的真实身份,毕竟……连鬼神他都见过了不是吗?

    “嘛嘛,福泽阁下,之前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你一脸严肃地看着那边的围墙,那边莫非有什么危险吗?”森鸥外和自己的异能力玩闹了一会,这才注意到福泽谕吉神色严肃地看着窗外,他顿时有些好奇地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看到了一道修的歪七扭八的围墙,他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

    “无事。”福泽谕吉看着那边那只被自己看了一眼就飞快地逃掉的白猫,脸上的神色越发严肃了。

    “可是你的表情却不是这么说的啊。”森鸥外忍不住地又瞟了一眼越发严肃的银发武士,终于忍不住地一个翻身从窗口直接翻了出去,站在围墙上的时候,他确实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或者东西,但是他还是眼尖地看到了一抹一闪即逝的白色。

    森鸥外飞快地就将事情联想了起来,所以当他从窗户翻回房间的时候,看向福泽谕吉的眼神就带上了一些不可思议,一开始只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随着他的观察,他逐渐确信了这一点。

    于是……“噗。”森鸥外没忍住地侧过脸去笑出声来。

    有那么一瞬间,原本双手交叉着拢在衣袖里的福泽谕吉很想让对方见识一下自己的拔刀术。

    “哎呀哎呀,真是没想到,福泽先生居然是个如此爱猫之人,噗……”森鸥外说着说着,眼神中已经带上了几分怜悯。

    “不比森医生的恶劣趣味。”福泽谕吉眼神微敛,那股子属于银狼的气息瞬间就冒了出来。

    “失礼了失礼了。”森鸥外笑嘻嘻地全然无视了对方的杀气,“毕竟爱丽丝可是我梦想中的妻子啊!”

    “林太郎你这个大变态!”听到这话,爱丽丝直接跳下来就给了他一脚。

    然而森鸥外硬是忍住和自己的异能力互动的想法,继续说道,“我只是替福泽阁下遗憾,明明是位爱猫人士,但是似乎没有猫愿意靠近您呢。”

    “我已经有猫了,不牢森医生费心。”福泽谕吉觉得自己再和这个家伙待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会忍不住拔刀的,他说完这话,果断地离开这个兼做会客室的诊疗室,去了隔壁。

    这种时候,他真的非常非常想念谕吉猫猫,啧,快点结束这倒霉的护卫任务,然后回去正是创建侦探社吧,这种糟心医生以后最好都不要再见了。

    他的背后,森鸥外在一瞬间的愣神之后,便和自己的异能力生命体一起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来,就这么个看一眼都能将猫吓跑的家伙,居然说自己有猫!?

    那猫得是什么样的啊!

    然而等到两周之后的一个大清早,福泽谕吉缠着一身绷带,浑身上下全是药水气味地站在自己家门口,一脸严肃的表情根本看不出内心的想法,只有眼神中有着浓的几乎化不开的纠结。

    完了,自家猫看到自己这样子,一定会吓到大惊失色的!

    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福泽谕吉这才拉开大门踏步走了进去。

    随即,大猫的喵嗷惊叫声吓飞了庭院附近所有的飞鸟,并且惊醒了还在沉睡中的名侦探。

    “所以!夏目老师到底让福泽先生你去保护什么人啊?!”江户川乱步推了把脸上的眼镜,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居然让你受这么重的伤回来!”

    他大有立刻就起身去重新找夏目漱石,然后给对方一个“超推理”,将夏目漱石的秘密全都挖出来的意思。

    “不,伤其实还好……”只是简单的皮肉伤而已,根本没有伤到筋骨,以他的恢复能力,不出这礼拜就能好全,福泽谕吉赶紧阻止自家的小孩冲动之下的行事,便打算给自己稍作辩解,但是他才说了个开头,一旁的黑猫已经用看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死掉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并且这只操心过头的大猫完全没有打算让福泽谕吉自己坐起来的意思,用两只软绵绵的肉垫压着自己让自己躺在被褥里,确认自己不会起来之后,黑猫才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制作病号餐,并且翘首以盼期待被它叫起来去附近买药的两个少年赶紧回来。

    看到黑猫跑了,福泽谕吉这才叹了口气地重新坐起来,“真的只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

    “但是谕吉先生一定不会相信哦。”江户川乱步看到他确实没事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将脸上的眼镜收起来,脸上露出了恶作剧一样的笑容,“而且说不定接下来谕吉先生都会让福泽先生卧床休息,顺便从吃饭喝水甚至到洗澡换衣服它都会一手帮你包办哦。”

    一听到这话,福泽谕吉的脸都青了,不行,他必须要立刻好起来,不然谁知道担心过头的猫猫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