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反派式咸鱼江月璇 > 章节目录 2.7
    宋诗语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陪江月璇了,虽然她一开始并不想逃课这么久。

    江甜甜情况其实不算很严重,即便宋诗语关心则乱,心里也知道医生说得没错,这次的事情没多少危险。因此她是真的不需要陪着对方在家里待着,毕竟宋诗语一向是个还算认真的学生。

    是的,女主她上学期间谈多角恋的恋爱、每天卷入各种风波里一刻不得清闲,但她真的是个好学生,学习态度也很端正。如果不是宝贝妹妹力邀,她是绝不会同意留下来的。

    可她最终还是留下了,跟江月璇当了好几天的快乐咸鱼。

    一开始是遵照医嘱休息四天,休息完后发现正好到周末了,不用上课,于是再度愉快地休息了两天,一直到周一才前往学校。而这时,距离女主掉那群男生的好感度已经过去整整七天了。

    七天没有给男主们机会把好感刷回来,且因为担心自己情感经历过于丰富这件事被姨妈姨夫发现,宋诗语没让他们来江家拜访。所以这七天里头,男主和女主之间的交集只在手机聊天上。

    如果只是一对一的男女朋友,这还好说,七天不至于造成异地恋分手的结果。但女主这不是一对多吗,就算要煲电话粥也得排个表呢,每人分到的时常很短,说不了什么话。

    最惨的是这群人并不知道江月璇这家伙有作弊器,即便不利用黑客程序偷偷修改女主的通话设置,她自己本身也拥有黑客技能可以做到拉黑那群男人的电话。甚至不用黑客技术也成,宋诗语对她一点不设防,她悄悄动用女主手机的机会也很多。

    当然,江月璇并没有做这种事情,背地里动别人的东西不太好。她的选择是加上了陆奥的好友,然后偷偷给对方通风报信。

    只要女主的空余时间都被陆奥的电话粥占据,那么自然分不出时间去搭理别的男生。那群人一打电话就是“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且不是拉黑的通话中,是真正的通话中,即便以后他们和女主对峙也不会露馅。

    不过一直打电话也会烦的,所以江月璇设计了很多不同的方式霸占女主的时间。比如假装对某款游戏很感兴趣,但自己玩不好,听说陆奥玩得不错,于是顺理成章邀请陆奥带自己和表姐上分。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不凑巧打电话过来,专注陪妹妹和男朋友玩游戏的宋诗语自然是没空搭理的。次数多了还会嫌烦,觉得这群人怎么专挑不合适的时候跑来扰民。

    游戏的魅力就在于,一个以前不玩它的人也很容易被它俘获。原本江月璇还得严防死守,担心女主对游戏不怎么感兴趣,遇到有人打电话干脆停下游戏去接电话,不过等女主自己找到乐趣后,就不需要她监督了。

    除此之外,还得感谢这款游戏的设定。它是英雄联盟这种机制的,玩一局需要的时间很长,中途还不能挂机退出坑队友,大大减少了女主刚开始接触时半路甩下他们去陪野男人煲电话粥的概率。

    陆奥奋斗这么久,好不容易得到了小姨子的鼎力支持,哪能不用尽全力霸住女主呢。为了叫女主爱上游戏,他还特意去学了怎么简单快捷地把新人教成游戏老手,免得女主手残久了对游戏失去兴趣。

    就这样,假期中的这些天里,白天男生们要上课没空打电话,课间江月璇掐着点约女主做这做那接不了电话。傍晚放学陆奥第一个占据电话机会,然后是江家不能玩手机的晚饭时间,饭后接着相约打游戏,打完游戏就睡觉。

    等到周末两天更是了不得,江月璇借口要去朋友家做客,把宋诗语推出去和陆奥约会了。约会期间陆奥更不可能给别的男人机会了,宋诗语也不方便在约会时接别的男生的电话,所以一律直接掐断,到后来嫌麻烦甚至拉黑了几个人。

    电话这条路走不通,那群男生也不傻,自然知道换成发消息。短信、微信、扣扣,没有一个放过的。

    可是,这多人一起发,还三个渠道连发,除了几个寡言的,剩下的都因为长久联系不到,每天发一大堆过来。不管是那种一次只发一条、一条两三百字小作文的,还是那种一次发十好几条短句的,统统都收到了宋诗语“太多懒得看”的回复。

    不发文字消息,发语音?那更讨厌,语音那么多谁听得过来啊!

    尤其是那种动辄大几十秒、几分钟的语音,听起来太要人命了。一不小心点到了别的地方暂停了,还得重头再听,还不如转换成文字呢……哦,文字太多不想看。

    总之,这些天里那群男主是真着急上火,宋诗语也是真嫌他们太烦。

    本来就觉得这群男的只会给自己惹麻烦,不像陆奥又专情又会想方设法逗自己开心、陪自己解闷(其实是江月璇安排的活动)。现在不过是几天没见面,就那么粘人,以后还得了?

    宋诗语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和这群男生关系更进一步、迈入生命的大和谐后,他们肯定会为了争宠各种折腾,就觉得心累不已。被一个帅哥纠缠是享受,被一群帅哥纠缠就真有些烦人了。

    她每天也不用做别的,就尽端水去了。今天这个说你多看了谁谁谁一眼,明天那个计较你和谁谁谁约会时间更长。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群男人那么事逼呢?

    宋诗语不由得反思起来,是不是自己对这些人太宽容了。可能并不是他们之前没有这么做过,只是她对他们好感度高,所以没觉得有什么,而现在好感度降下来了,就开始不耐烦起来。

    “其实只有一个陆奥,也没什么不好的。”重新上学的第一天,在遭遇到一群男生蜂拥而至,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