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晚玲(民国NP) > 章节目录 (一零三)兄弟默契(3ph)
    (一零叁)兄弟默契(3ph)

    明哲的阳茎比明玄的要长些,和明玄一前一后共同摩着晚玲的肉缝,每次都能蹭到那颗圆润的珠蒂,紧接着就会看到晚玲浑身一个哆嗦,听见她一声娇软的哼唧。

    “哥,晚晚奶头最是敏感,你吸的时候用力,她下面就会高兴地流水。”

    听见明哲的诨话,晚玲吓得语无伦次,“别,不可以,不要用力…”

    娇滴滴的粉嫩奶头刚被他捏得红肿,大了一圈。明玄又被明哲淫乱的话鼓动,双手捧起其中的一个奶子,上下摇着,奶头也更着节奏颤动起来。

    明玄伸出软舌,开始只是用暖软的舌尖轻轻戳弄这颗乳珠,再而稍微用了些力,绕着乳珠的边缘,一圈圈地向下戳按,晚玲的敏感被逐渐吊起,舒服地挺起胸口。

    突然他的舌尖上下快速抖起来,乳珠被粗糙的舌面卷起,上上下下,被来回的高频拨弄颤动,把晚玲弄得嗯啊不停,腿间的甬道泌出的水停不下来,把两个男人的肉棒都浇湿了,而且滑滑的,每次棒头经过穴口都感觉要被吸进去。

    明玄也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滑溜得要命,舒服至极。明哲说得没错,晚晚的奶头最是敏感。他换了个奶子捧起来,同样的手法,先上下摇起奶子,让奶头跟着摇晃的节奏上下颤动,然后把奶头包含乳晕整个一起含进口腔,舌尖绕着奶头的根部来回打圈,再向上用力嘬起,他吐出来的时候,乳珠大作一圈,樱果大小。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拇指指尖抠弄着另一个乳珠,绕着圈拧,上下抠,左右捻,手法许多。

    舌面又开始迅速上下拍打奶头来,整颗奶头被外力蹂躏的同时又被温暖包裹着,晚玲舒服得挺起下腹,泄了身。

    穴口跟着收缩,挤出一股股的热流。明哲把她的双腿分到最开,被明玄的肉棒来回磨蹭的那颗向上凸起的红艳蒂珠吸引。

    “哥,先别蹭了,我想吃她下面。”

    “不,不要,不可以。”晚玲高潮才过,浑身无力,吓得她直往明玄怀里钻,“表哥,不要,我不要他弄我下面。”

    “乖,他想让你舒服的,晚晚喜欢的。”

    明玄默认了明哲的加入,他身体残疾给不了晚晚快乐,明哲可以。

    “不可以,这怎么可以,只想和表哥…”

    明玄用吻打断了她想说的话,他知道,她不愿意,这就足够了。她的心,整颗心都在他这里,至于她和别人肉体的欢愉,便不介意了。

    明哲掰开她的桃臀,低头探去,舌尖刚好挑起那粒敏感凸起的珠核,先是绕着圈舔弄一番,再吸进嘴里,吃得她双腿微颤,骚水直流。

    明玄配合着明哲,吻着她的小舌,吸食嘴里的蜜液,掌心覆在绵软的双乳上,往中间聚拢,拇指按着中心的两点凸起,画圈圈。

    嗯…嗯…嗯…舒服的哼唧声越发娇肉,晚玲的整个身体软瘫成水。小舌被明玄吸在口腔,胸口敏感的乳珠被来回拨弄着,腿间最敏感的珠核被另一个男人舔吃,同时被两个人欺负,酥麻的感觉汇聚到一起,舒服被放大了百倍。

    腿间流出的水淅淅沥沥,像是下了雨。明哲嘴巴吐出吃了一刻钟,挂着他口水的蒂核,舌尖轻轻戳了戳,晚玲喉咙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吟。

    穴口一张一合的收缩出着水,明哲舌尖沿着阴唇向下舔去,把积蓄在花瓣里的蜜水吸进嘴里,解了渴。再往下,舌尖就钻进了依旧持续收缩的肉穴里,粗糙的舌面刮擦壁肉,找寻她最敏感的地方,刺激她,让她流出更多的蜜水来。

    晚玲被他们兄弟两人,一上一下,弄得毫无招架之力,她瘫在明玄怀里,眼巴巴望着她爱的表哥。

    “晚晚,舒服吗?还要吗?”

    她羞涩地点头,再是摇头,表示不再想要了。

    “哥,晚晚流的水足够了,你先插,我帮你。”

    明哲稍微放下她的腰臀,让满是骚水的肉缝贴近明玄那根向上翘挺的肉棒,让头部鸡蛋大小的龟头对准一张一合滴滴答答流着水的入口。

    啊呜…呜呜,肉棒一点点深入,明玄托着她的腰,慢慢沉下。晚玲带了哭音,要也不要,穴道被又长又硬的一条强行撑开了。

    明哲看着小穴把哥哥的整根肉棒都吞了进去,眼红嫉妒,他也想插,想让那紧致的肉壁包裹着他的欲望。他喜欢后入的感觉,想起那天晚上,她趴在窗口看天空飘落的雪花,他在她背后撩起她的睡裙,将欲望一捅而入,销魂至极。

    明玄自然不会忘了兄弟,“明哲,一起吧。”

    他稍微托起晚玲的腰,让肉棒有空隙抽拔出来。血缘兄弟,天生默契,明哲秒懂了明玄的意思。他接过晚玲的腰,趁明玄的肉棒抽离的间隙,挺着自己的肉茎对准翻出的媚肉,冲了进去。

    “啊!”晚玲大叫一声,咬住自己的手背。她记得明哲从她后面插入的感觉,好深好深,深到宫颈,刻在她的记忆里,那是一种被强迫占有的感觉,让她想起叶章,想起宫本。

    “晚晚,你放松些,别咬这么紧。”

    晚玲被他突然的插入,疼得难受,身体处于自我保护,分泌出更多的蜜水来润滑。

    明哲缓缓抽送两下,感觉不那么涩了,渐渐顺滑。

    “慢点,慢点。”晚玲撑在明玄上面,被明玄吸起乳珠来,后面被明哲插弄着,舒服地也不的不接受了他们兄弟两人一起的现实。

    “哥,一起。”

    明哲不舍地把自己的茎身退出来,箍着晚玲的腰往明玄吐着水的龟头上坐去。晚玲刚才被他们两人过多的前戏弄得肉缝里全是滑滑的水,两根不同的肉棒交替进出穴口,倒也顺畅。

    扑哧扑哧,抽插肉穴的声音越来越有节奏,他没磨到的肉壁,另一个人总会蹭到,两个人给了她加倍的敏感,晚玲哼唧的舒服声自然而然放4起来。

    “晚晚,谁插得你更舒服?”明玄在她耳边柔情似水。

    晚玲还顾不及回答,宫颈口就突然被狠狠的一撞,一时让她分不清这是谁在故意欺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