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最爱(gl) > 章节目录 番外九甜甜的性爱(h)
    严漪柔的家是一栋大平层的别墅,日式风格的装修,简约又温馨的感觉。

    “欢迎来到我的家,除了小鱼和小季,你是第一个来我家里的人。”

    严漪柔看着韩瑞汶一脸好奇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她牵着小朋友的手参观家里每个角落,这套房子的装修设计她全程参与,每一个细节都是她和设计师反复讨论修改而定。

    “喜欢?”严漪柔仿佛看见了韩瑞汶眼睛里透出的欢喜,好奇地问。

    韩瑞汶点头:“嗯!”

    “你以后回来就不要住酒店了,住这里好不好?”

    严漪柔温柔地问她,心里突然浮起了一个念头:她想要给韩瑞汶一个家。

    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实现这个想法。

    韩瑞汶神情恍惚,犹豫了片刻嘴唇动了动:“住这里?我可以吗…?”

    “你搬进来,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也是我们的家,以后和我生活在一起,好吗?”

    韩瑞汶吸了吸鼻子,想要止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她似乎找回了心底里曾经缺失的那份归属感了。

    她有家了,有了等待她回家的家人。

    甚至能想象到,将来她们携手相伴的美好未来。

    韩瑞汶轻轻地将女人拥进怀里,以一个拥抱代替了未出口的回答。

    “把衣服脱了。”严漪柔双手抱臂,神色凝重地说道。

    因为要卸妆,她已经在浴室里洗了一遍,随意披散的头发还带着湿润的水汽,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的,敞开着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往下便是诱人的事业线。

    韩瑞汶无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女人如此严肃的表情,搭配这一身随意的打扮,又给人一种色色的感觉。

    韩瑞汶乖乖地脱下了夹克外套,然后是白色的衬衫,里面就只剩一件宽松的背心。

    严漪柔看见她手臂上的伤痕,立刻皱起了眉头。当最后一件背心也没有了,女人紧实的肌肉线条展露无遗,胸口和腰腹只有一些淡淡的旧疤痕,没有新的伤口。

    严漪柔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当她绕到身后,看见韩瑞汶背上的伤口,只觉得眼前一黑,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

    背部密密麻麻的满是被割开破皮的伤痕,有一些甚至很深,也很长。

    严漪柔无法想象,韩瑞汶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死里逃生,带着这一身的伤,忍受着怎样一种煎熬回到她身边。

    严漪柔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捂着脸蹲了下来,泪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凶,越来越崩溃。

    韩瑞汶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紧紧搂住,听着这一阵一阵隐忍压抑的哭声,只觉得心酸不已。

    她想要出声安慰,但很快就意识到那些未能说出口的话语是多么的无力。她没办法做出承诺,因为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也像今天这样,带着满身伤痕的躯体回来。

    一股沉重的无力和无措萦绕在内心深处。

    “韩瑞汶,你抱紧我。”

    严漪柔双手捧着韩瑞汶的脸,吻她的唇角,再贴着唇瓣暧昧地碾磨,最后用力地压了上去。

    她不敢抱她,生怕会弄到对方背上的伤口。

    “紧一点,再抱紧一点。”

    严漪柔狠狠地咬住她的唇,用舌尖轻轻舔舐被咬破伤口,再用力地吮吸,让彼此的气息缠绕在一起。口腔里尝到了泪水的咸味,淡淡的血腥味,甚至连呼出的气息,都能真切感受得到滚烫的热度。

    她们一边哭着,一边吻着,即使呼吸变得不再顺畅也不愿意放开彼此。

    因为只有这一刻,才能让人切实感受到彼此真实的存在。

    严漪柔终于松开了韩瑞汶红肿的唇,她们额头抵着额头,一时间只听得见彼此克制的喘气声音。

    “疼吗?”严漪柔用指尖轻轻触碰着小朋友嘴上的伤口,带着娇意的鼻音问道。

    “不疼。”

    “背上的伤口呢?”

    韩瑞汶抬眸对上了严漪柔盈满泪水的双眼,一句“不疼”咽了回去,手指拭去她眼角的泪水,轻声说道:“疼……姐姐你亲一下我,就没那么疼了。”

    严漪柔嗔怪地睨了她一眼,在她唇上温柔地轻轻一吻。

    “你有伤口是不是不能碰水?我帮你擦身体,好不好?”

    “啊?”韩瑞汶愣了一下,脸立刻就红了:“我、我可以自己擦。”

    严漪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好,你自己擦,我在旁边看着。”

    “……”

    韩瑞汶下意识想要反驳,但一对上严漪柔的眼神,只能默不作声地被拖进了浴室。

    然后恍恍惚惚地在严漪柔目光灼灼的注视下,洗了一个迷迷糊糊的澡。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床上,严漪柔跨坐在她的腿上,用手指轻轻摩挲她的五官。

    指尖缓缓往下滑动,轻扫锁骨,落在瘦小的胸部,轻轻揉捏着挺立的乳头。

    韩瑞汶微张着嘴唇,呼吸愈发急速,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蔓延至脖子。

    “姐姐……”

    严漪柔低头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唇,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听话,我要检查你的身体。”

    “嗯……可是刚才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里面还没检查呢。”

    “里、里面?”

    “嗯,比如说身体的敏感度……”

    语毕,严漪柔温暖的手掌包裹住小小的乳房,一边轻轻地揉捏,一边用拇指4意挑逗乳头。

    她迷恋地亲吻着小朋友的脸颊和嘴唇,时不时伸出舌尖舔舐软软的唇瓣。

    韩瑞汶被弄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像是有无数的小电流在身体里流窜,一股奇异的快感往腿心汇聚,情不自禁的想要夹紧双腿。

    严漪柔很满意小朋友的反应,目光浸染笑意,双手往下移动,她一手抚摸紧实的腹肌,另一只手缓缓探进腿心,若即若离地碰触湿润的小穴。

    手指在穴口轻轻摩挲,蹭了蹭敏感的阴蒂。

    韩瑞汶已经喘得浑身无力,但又不能躺下,只能用手肘勉力支撑。

    “乖,不能躺下,你转过去趴着,好不好?”

    “趴着?!”

    韩瑞汶的脸更加红了,趴下来不就连屁股都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她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地忍着羞耻,双膝跪在床上,往前趴着撅起了屁股。

    俨然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她将滚烫的脸埋进枕头里,闷哼出声:“这、这样可以了吧?”

    小穴暴露在空气中,粉粉嫩嫩的阴唇随着清浅的呼吸微微抖动。

    严漪柔满意地在翘嫩的屁股上落下一吻,用力嘬吸出一个个浅浅的红印,另一边手指正贴着阴蒂蹭得起劲,发出了黏黏糊糊的水声。

    “啊……姐姐……嗯……”

    韩瑞汶用力地咬住枕头的一边,将即将出口的呻吟吞了回去,喘气声沉重又克制。

    直到攀上高峰的一瞬间,呼吸困难,她才愿意泄出轻微的叫声。

    她都不知道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仿佛轻轻碰触一下就会软得流水。

    韩瑞汶脱力地趴在床上,眼神失焦,整个人还处在高潮的余韵中,直到视线里映入严漪柔容颜精致的脸,思绪才渐渐回神。

    严漪柔轻轻吻她的脸颊,再暧昧地贴着唇角,柔声问道:“还好吗?”

    “姐姐……”韩瑞汶的声音低了下来,略带一丝的沙哑:“我想抱你……”

    “好。”严漪柔答应了小朋友的要求,但却坐了起来,手指拉开了身上浴袍的系带。

    饱满圆润的胸部,淡粉色的乳头,纤细的腰肢,紧实的双腿之间隐约可见稀疏的软毛。

    韩瑞汶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微张着嘴唇,这是她第一次完完整整地看见严漪柔赤裸的身体,美得惊心动魄,漂亮得无可挑剔。

    她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在电视剧里会有流鼻血的桥段了,她现在真切感受到身体里的血气都在往上涌,脑子晕晕乎乎的,心跳快得要爆炸了。

    甚至比刚才高潮时还要感到兴奋。

    严漪柔被她的反应取悦到了,抬手勾着对方的脖子,主动窝进她的怀里。

    “刚才的……你学会了吗?”

    “什么…?”

    严漪柔捏了捏小朋友的下巴,傻傻愣愣的很是可爱:“还能是什么?我让你快乐了,现在是不是该你来实践一下?”

    她一边说着,一边牵起对方的手往腿间探进去。

    “我这里已经湿了……”

    指尖碰触柔软的肌肤,不一会整个手心都湿润了,韩瑞汶愣了一下,她的姐姐同样地敏感得不行。她一个使力,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迫不及待地吻了上来。

    舌尖湿濡唇瓣,辗转深入,互相纠缠在一起。另一边手指揉捏硬挺的阴蒂,速度时快时慢,吊着胃口不给个痛快。

    “嗯……嗯、嗯……”

    严漪柔被弄得喘不过气,连叫出的呻吟都带着轻微的颤意。她能清晰感受到下面的水越来越多,已经不受控制地往外溢出,床单也被浸湿出一片深色的水渍。

    小朋友的学习能力很强,严漪柔很快就在她4意的撩拨下攀上高峰。可小朋友似乎不愿意就这样放开手中的猎物,在女人陷入高潮时俯身含住挺立的乳尖,舌尖微卷,娴熟地玩弄起来。

    “啊……轻一点……嗯……”

    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地到来,严漪柔紧扣着怀里的脑袋,低声呜咽着呻吟。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朋友,像是一头哺乳期的小兽一样忘情地吸着奶头,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丝母爱,想要好好地安抚、宠爱心爱之人,脱口而出了一句称呼:“宝宝……”

    小朋友被这一喊,立即抬头看了过来,眼睛里的欢喜简直满得要溢出来了。

    她喜欢这样亲昵的称呼,像是被放在心尖上的宝贝一样,是独一无二的宠爱。

    “姐姐,你再叫我一声……”

    “宝宝。”

    “再叫一次。”

    “宝宝……嗯、嗯嗯……宝宝……”

    严漪柔每喊一声“宝宝”,韩瑞汶就在白嫩的胸乳上吸出一个淡粉色的印记,不一会儿原本白白嫩嫩的乳房很快就布满了她的专属吻痕。

    可小朋友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一步,一旦尝到了甜头就想要得到更多。亲吻沿着小腹一路往下,严漪柔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轻轻地掰开了双腿,绵绵密密的亲吻落在大腿内侧,围绕着湿润的小穴一下又一下地吮吸着。

    炙热的呼吸落下,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紧接着一道温热的触感若有似无地碰触着阴唇,绕着阴蒂打转,发出啧啧啧的水声。

    “啊、啊嗯……哈啊……”

    舌头的触感很奇怪,暖暖的,软软的,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像是一团滚烫的烈火,引燃着里面的欲望。

    她情不自禁地抬起腰肢,诱惑她的小朋友进入里面一探究竟。

    “嗯…宝宝,你进来好不好?想要你进入我的身体……”

    韩瑞汶茫然地抬起头,嘴唇泛着湿润的水光:“进入?”

    “嗯,进入我的身体里。就像这样……嗯、啊~”

    严漪柔牵着韩瑞汶的手,贴着湿漉漉的小缝磨蹭了一会,手指缓缓探了进去,层层迭迭的媚肉紧紧地吸了上来。

    脑海里瞬间迸发出无数的烟花,心里空缺的某一个地方终于被填满了,热烈的情绪盈满了心脏,欢喜、躁动、贪恋和渴望,这一切全都来自于她最爱的小朋友身上。

    韩瑞汶愣楞地看着在她身下娇媚柔软的女人,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粉红色,身体每一处无不在诉说着情动的爱意。手指在小穴里浅浅抽插起来,里面又湿又紧致,感觉快要融化了一般,蜜液像是控制不住地疯狂喷涌而出。

    喉咙不自觉地滑动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她想要舔掉姐姐流出来的蜜液。

    韩瑞汶将脸埋进腿间,用行动代替了心里的想法,一边用手指感受内里的热度,一边如愿以偿地品尝到姐姐的味道。

    有点奇怪的味道,但她不讨厌,因为这是属于姐姐的味道,心底里甚至生出一种甜蜜的感觉。

    “啊嗯……嗯、嗯……好舒服,宝宝…瑞汶……嗯嗯,快一点……好痒啊……“

    ”我要忍不住了,嗯、嗯……哈啊、啊啊啊!嗯~”

    严漪柔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在一声绵长的呻吟里登上高潮,一股接着一股的淫液喷薄而出,溅落在床单上。

    韩瑞汶被喷得一脸茫然,唇角和脸上满是严漪柔潮吹的蜜液,她眨了眨眼睛,小小声地喊了一声:”姐姐……”

    严漪柔喘着气,眼神里依旧浸染着情欲,看见小朋友小心翼翼的表情,温柔地笑了起来,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宝宝,抱我。”

    韩瑞汶听话地爬了上来,抱住女人较软的身躯,满足地趴在怀里,嘴里喃喃说道:“姐姐,好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听见韩瑞汶无意识的表白,严漪柔稍微平复的心再次躁动起来。

    “宝宝,我也最喜欢你了。”

    最喜欢、最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