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她的城(np) > 章节目录 继续狗意的肉(h)
    一璃不想在这个无解的问题上再做纠缠,转移话题道:“你能不能先解开这些东西,我不会跑,我想去卫生间。”

    “先吃点东西,我会解开。”司意再次抬起碗,舀一勺粥送到一璃嘴边。

    “我自己来。”一璃不再拒绝,只是用还能自由活动右手,接过汤勺,自己主动吃热粥。她确实已经饿得不行,这种时候没必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司意端着碗,一言不发,只是看向一璃的眼神炙热。还没有适应司意的转变,一璃被看得浑身难受,草草吃完粥,把汤匙放回碗里,看着司意说道:“我吃完了,现在可以解开了吧。”

    司意突然凑近吻了吻一璃的嘴角,快速舔舐走还挂在一璃嘴边的粥沫,然后在一璃的拳头再次抵达之前,直起身,从衣服口袋中拿出钥匙,按照承诺解开了上下床头的锁扣。

    “...”一璃气急败坏,得到自由的瞬间,一璃迅速活动了一下被长时间束缚的手腕,刚准备给司意点颜色看看,一股熟悉的无力感再次袭来。

    “司意...你个混蛋,你竟然又给我下药?!”

    “对不起,阿梨,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你放心不会对的身体有任何伤害,我不会再伤你一分一毫。”

    “...”一璃已经连骂都不想骂了,她对司意的神经质已经彻底无话可说。

    司意把未着寸缕的一璃从被窝中抱出来,扶在床边坐好,拿起一件男士衬衫给一璃套身上。这次药量比昨天少了不少,一璃还能保持自主的活动和讲话,只是无法用劲儿,锤在司意胸口上的拳头软绵绵的,倒像是撒娇的情趣。一璃没有意识到,还在试图锤司意泄愤,直到司意一把把一璃抱起双腿分开跨坐在自己腰间,灼热的坚硬隔着薄薄的休闲裤,抵住一璃毫无遮挡的腿心。低沉又危险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如果你不想去卫生间,那我们可以做些别的。”

    “我去,快放我下来!”

    司意抱着一璃走进卫生间,放在洗漱台上,居高临下地封住一璃的嘴。一个吻就像启动了什么开关,一璃本就所剩无几的力气彻底被抽光,只能靠在司意的环住她的臂弯里,被动地仰着头,接受司意的索取。司意的侵略性的占有,迅速挑动起一璃的神经。一个绵长的吻开始让一璃眼神失焦,面色潮红,体温迅速上升。司意用尽克制力,离开一璃的唇,拉开距离后看到的却是一璃更加香艳的神色。眼神迷离,微厚的双唇微张,被吮吸的红艳,由于还留有唇齿交融的液体,在光线下反射着水润的光泽。司意本已经稍稍拉回的理智再次脱缰,一只手环住一璃,另一只手探向一璃腿间,却已摸到一片湿滑,甚至打湿了底下的衬衫。一个吻的时间,一璃的腿间已是水光泛滥。

    “原来阿梨也这么想要我。”背对着一璃的镜子中映出司意的脸,满是她曾朝思暮想的温柔笑意。

    被司意发现自己下面已是情潮涌动,一璃很是羞愧地别开脸,没底气地喊了声:“我没有。”她恼恨自己居然被一个吻就能轻易撩拨成这个样子。

    司意用沾满一璃液体的手扭过一璃的脸,食指插入一璃双唇中搅动。被迫尝到自己味道,一璃脸涨的通红。

    “放心,我会喂饱你。”

    “我不饿!你放开我!”

    可惜微弱的反抗很快就被无情的镇压。

    司意拉开拉链释放出紫红的巨大肉棒,不容反抗地侵入早已润湿的甬道。即使昨夜已经进出了无数次,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再次恢复地紧致如初。过大和尺寸即便有了淳淳蜜水的润滑,还是寸步难行。

    “嗯....疼...你给我出去...”

    司意这次倒是听进去了,开始照顾起一璃的感受,没有继续征伐的脚步,而是停下来,再次深深吻住一璃的嘴,把断断续续的呻吟揉碎在唇齿间,等她慢慢适应。很快一璃下面的小嘴不满足于肉棒的浅尝辄止,开始不自觉地绞住肉物的前端。

    “阿梨身体又软又骚,亲上面的小嘴,下面的小嘴也这么热情。”

    销魂的紧致让司意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感受到一璃已经适应,他便不再压抑自己,往前一挺,送进了最深处,开始缓慢而有技巧的抽插。

    不同于昨晚暴风雨般的节奏,司意异常照顾一璃的感受。这样的司意反而让一璃更加无法招架,尽力压抑不泄露自己充满春意的呻吟。司意也不在意,耐心的探索内壁的敏感点,撞击到敏感点一璃的身子总是忍不住轻轻一抖,司意被一璃的不由自主反应取悦,开始坏心的只撞击一璃的敏感点。

    “不要了,司意,求你..”一璃终于忍不住出声求饶,浑身不停颤抖,很快迎来高潮。镜面里映出一璃到达极乐时的背影,松垮的衬衫让一璃一边香肩外露,司意再次看到花型印记浮现,其中两片花瓣颜色艳红刺眼。

    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司意双手把一璃从洗漱台上托起,让一璃上半身靠在自己怀里。身体重量下压,让肉棒进入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比起昨夜过多的药性影响,一璃此刻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是如何和司意紧密相连,他的巨物是如何一次次的带给自己身体根本无法控制的高潮,甚至喷射出羞耻至极的液体。

    几个连续的高潮让一璃开口求饶,“嗯....司意..快停下...”

    “口是心非的小家伙,你下面的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咬得这么紧,明明舍不得我走。”

    一但开始,司意当然不会轻易结束,高潮中穴肉收缩,带来无以伦比的快感,司意根本不愿意轻易缴械。

    是啊,明明是被迫的,为什么身体还能这么快乐。快乐到为了抵抗yi而筑起的心理防线都开始出现裂缝。直到膀胱传来的无比酸软的压迫给感终于让一璃找回一丝神智,本就没什么多余的力气去控制自己的肌肉,若是司意再持续撞击,她一直会忍不住排泄出来。

    一璃心一横在司意耳边,用因娇喘而媚意横生的嗓音道:“yi...嗯...阿梨累了...放过阿梨好不好。”

    yi,  终于听到阿梨叫自己一声yi,  心里一软,司意几个冲刺最终还是释放出来。那么乖又那么浪的阿梨,让我怎么舍得放开手。

    ——————————————

    吃完凡凡的瓜,强制肉都不香了,盆友们千万不要带入,这是小说,默念叁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