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每天都能遇见变态(np) > 章节目录 替身女友(9)
    阮恬恬没想到自己会有被绑架的一天,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从酒店出来,叫了出租车去和何柔约好的地方吃晚饭,两人在饭馆门口分开,她走路到商业街准备买东西,拎着东西往酒店走,走至一半她突发奇想去逛逛京城里有名的古巷。走到巷子口时见前面停了辆面包车,她也没在意,结果从面包车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一把扯了进去,下一瞬,浸满了乙醚的手帕便覆上了她的口鼻。

    眼前大约是蒙上了布料,什么也看不见,但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还在车里,随着车身的摇晃而颠簸。双手双脚被捆住,眼睛也看不见,阮恬恬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逃出去,她咬了下舌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会是谁做的。

    想了一圈,只有江冉冉最符合,可现在她应该还不知晓自己已经回国。除了她以外,倒是还有一个冯冀衍,但阮恬恬并不相信冯冀衍会做出这种事。她深呼吸,告诉自己,知人知面不知心,别太早下定论,反正自己已经醒了,倒不如和绑匪聊聊,说不定还能找到机会。

    但她正准备开口,便听见一人道,“大哥,这女的怎么处理?”

    她愣了一下,这是在说自己吗?

    “烦死了,明明计划完美无缺,结果突然跑出个女人来。你去查查她,没什么背景直接杀了算了。”

    “好。”

    四周安静下来了,但阮恬恬的心却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她算是听明白了,这群人想要绑架的另有其人,她不过是恰好路过那地方,大约是怕被她看见,所以干脆连她一起绑了。她觉得喉咙干涩无比,难道自己会死在这群人手里?

    性命关天,她强撑着开口,“各位大哥,反正我也没看见你们,不如我们就此别过?”

    “豁,原来你醒着呢。”这又是一个人的声音,“大哥,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被称作大哥的人语气冷漠,“老叁,你查到没。”

    “信息过于简单,我怀疑被保护。”

    “被保护?难不成我们抓了个比方家少爷还贵重的人物?”

    “这谁说得准,这京城里,扔块砖头出去砸十个人得有九个都是官二代。”

    “那怎么办,放了?”

    原本听见自己信息被保护后就沉默下来的阮恬恬一听这话连忙应道,“反正我也没瞧见诸位的样子,把我放了相安无事多好呀,是不是?”至于那大哥说的什么方家少爷,如果他们愿意放了自己,报个警她还是愿意的。但也只限于报警了。

    她正想着,就感觉有人抓住她的手,她忍住,没叫出来,想来是那个方家少爷醒了。她感受到这人在她手心中写了个“SoS”,她觉得掌心有些痒,下意识的握住了那根手指,她能感受那手指一下僵住了,便松开了,安抚性的在上面轻轻拍了一下。

    方鹤感受到那像是微风般的力道,又想起她手掌心软软的触感,不由自主的摩挲了一下手指,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又立马握紧了,让自己把心神放在这次的绑架案上。

    其实他大致能够猜到是谁安排的,无非就是抢家产那点破事,忆及方术那人,方鹤便想要笑出声,他早就告诉过方湛别听那人的鬼话,可偏生方湛这人也是固执的很,结果就给他搞了今天这出。他觉得头疼的很。

    几位绑匪似乎商量出了什么,阮恬恬听得那位大哥道,“我们不会放了你。但我们也不会对你做什么,只要这件事了,我们便放你走。”

    阮恬恬沉默了,她知道此时顺从这群人才是最好的选择,可另一方面她又担心这方家少爷的身份。出国前她对京城的形势了解的并不多,因此也并不知道和这位方家少爷一起被绑架会发生什么。但不管怎么说,活下来最重要。

    于是她道,“好。”

    大约过了半小时,车停下来了。阮恬恬和方鹤二人被解开脚上的束缚带下车,各由两人护着往前走。途中阮恬恬被路上的石子绊了一下,听到耳边的风声和阵阵鸟鸣,她意识到,他们已经到了郊区。事已至此,她只能祈祷这方家少爷是个人物,要么,就不是个人物。

    往前走了有一段距离后,阮恬恬感觉到他们进入了一间房子,一瞬间的黑暗证明这房间并没有灯,下一秒,扶着她的那两人变松了手,听得耳边传来一些声响,倒也明白过来应该是在处理那少爷。

    就在这时,她耳旁突然“咚”的一声响,阮恬恬瞬间僵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也并不敢乱动。但接下来绑匪的几声怒骂让她意识到这少爷开始了反击,她松了一口气,趁着现在双方交战,她按着刚来的方向一点一点的往门口挪。

    开始是小心翼翼的,但当她听见了第一声枪响后,她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跑了起来,虽然眼被蒙着,但能够感觉到一点光亮,她也顾及不上地上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将她绊倒了,先跑出这间房子到达安全区才是最重要的。

    方鹤扫了一眼阮恬恬的背影,见她跑的踉踉跄跄的,倒也没去管,手里拿着一把迷你的手枪“砰砰砰”的往那些绑匪身上打。绑匪又惊又怒,下单的那人明明说过这人根本不会拳脚功夫,更别提用枪,那面前这以一人之力打到了这么多弟兄的人是谁?!

    “别打了!我们投降!”绑匪头子大喊,因为下单的人提供的错误信息,他们此次并没有带热武器,他举起双手从柱子后站住来,“我们投降!”

    “投降?”方鹤挑眉,扫了眼已经跑到门口的女人,“好啊,”他道,“那你告诉我是谁让你做的,我就放了你。”

    绑匪头子没有迟疑,“方家叁少爷。”

    方鹤面色一沉。虽然他自己也知道应当是他,可当真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大舒服,于是他道,“挑拨离间?”

    “不是——啊!”绑匪头子以为这少爷没信他的话,正准备再说两句,但方鹤却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抬手就是一枪打在他的大腿处。

    绑匪半跪在地上,手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惊怒交加,“你!”

    方鹤的枪对准了他的额间,面色阴沉,“现在闭嘴饶你一命。”

    绑匪头子恨恨的咬牙,但终是没再说些什么。

    那头的阮恬恬早在清楚方鹤占了上风后就在门口处停了下来,此时听到没人再说话,她略微松了口气,“你好,请问可以帮我解开吗?”

    方鹤走近她,上下扫视她一眼,然后抬手给她取下眼罩,再将绳子解绑。阮恬恬适应了会儿明亮,一手揉着另一只手的手腕,这才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谢谢。”

    方鹤瞟了一眼阮恬恬,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需要我派人送你吗?”虽然他并不认识面前这女人,但听这些绑匪的话,似乎还是个人物。

    她往外看了一眼,只看到了一大片草地和树,想来附近是没车的,便应下了,“谢谢,麻烦了。”

    方鹤的人来的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来的几人将一众绑匪拷上车,而后开了车门请二人上去。阮恬恬报了地址后车内一时寂静,直到车子停下,她下车的时候方鹤才开口叫住了她,“今天这事,麻烦别往外说。”

    阮恬恬迟疑了一下,想着这人毕竟救了自己,而且之前听了几句似乎是家事,她便应下了,“好。谢谢你送我回来。”她站在酒店门口,礼貌的等车开走了再进去,结果一转身,就对上了霍燃充斥着怒火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