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驯服监护人的108式 百合ABo > 章节目录 51.她的唇很柔软
    等爱斯特尔也一起落座后,餐点也跟着一一传了上来。

    爱斯特尔说的那句话是真的在夸赞西蒙斯,有那么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她有点退缩了。一直以来,分手的恋人如果破镜重圆,那么无论怎样,人们总会秉持祝福的心态。都说分手的前任见面会格外眼红……但是,爱斯特尔看着她们两人相处的氛围实在是太过融洽。

    “你这次的演习要持续多久呢?好久没有见面,都来不及叙旧咱们又要分开了。”哈丽特端起酒杯向西蒙斯举杯致意。

    “半年以上吧,虽然现在和平不少,但是居安思危也很重要啊,所以一时半会回不来了,”西蒙斯抿了小口酒,又说道:“以后总有时间相聚的,不用太感伤。”

    “话是这样说,可是你看,距离上一次咱们见面是不是有十多年了?”哈丽特不满的嘟囔道。

    爱斯特尔坐在西蒙斯的对面,见到西蒙斯对她举杯,她举起杯来:“啊……谢谢西蒙斯、阿姨,”她一饮而尽:“希望西蒙斯阿姨演习一切顺利,也希望不久后还能再次和西蒙斯阿姨相聚。”

    玫殷这时也举杯插进来:“来,祝福西蒙斯演习一切顺利。”说完,她也跟着一饮而尽。

    不过稍微喝的有点快,饶是不辣喉咙的红酒也让她呛着了。

    哈丽特见状笑她:“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看到你喝酒又想起我们第一次去酒吧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可真年轻啊。”

    凡妮莎看着安静吃饭的爱斯特尔又把话题掰过来:“说什么呢,现在大家也真是壮年,依旧年轻啊,多吃点东西吧。你不是爱吃这个菜。”她说完夹了好多往哈丽特的盘子里堆。

    “……哦。”哈丽特不知道自己今天哪里惹凡妮莎不高兴了,秉着少说为妙的原则,她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吧。”西蒙斯看着众人,脸上突然溢出温柔的笑。

    “我已经结婚了。”

    桌上的众人无不震惊,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玫殷好不容易捋直舌头问道:“……怎么,这么突然,你、你和谁结婚了,我们认识吗?”

    “也不突然了,还有这么多年的发情期总要找个伴侣吧。至于那个人的话,你们都认识。”虽然这番话的意味好像在说自己不过是随波逐流不得已而为之的,但是西蒙斯提到那个人的时候,脸上却是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拉伏,我和拉伏登记结婚了。”

    她一说完,除了爱斯特尔有点疑惑以外,其余人都一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样子。

    “原来是拉伏,那你们现在?”

    “她现在是我的下属,也会和我一起去西部。”

    “那还挺好的。”凡妮莎突然接话过来,“以前你和玫殷分开后,我还经常在想,你最后到底会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不过如果是拉伏的话……好像也还不错。”

    如果说西蒙斯明明是个omega却像个alpha一样的话,那么拉伏就是反着来的。

    不过说到底,不管属性是相冲还是相补,只要当事人觉得没有问题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玫殷,那你呢。你最近有什么好消息吗?”西蒙斯反问道,倒不是作为前任的攀比心还是其他,她和玫殷好聚好散,现在不过是以朋友的身份关心罢了。

    爱斯特尔听到这番话,不知怎么的,期待又害怕地捏紧了自己的裙摆,好像她比当事人还要紧张一样。

    “我……”玫殷的视线装作不经意的瞄过在座的人,她也把爱斯特尔的紧张尽收眼底。

    她摇晃着不太清醒的大脑,让眼底恢复清明:“我也有好消息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话一出,爱斯特尔紧绷的肩膀一下子卸下来。

    不管怎么样,玫殷走出了第一步。

    “天哪,玫殷,这种大事你居然不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是谁啊!”哈丽特无非是最震惊的那一个。

    “嗯……”玫殷很少说谎,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凡妮莎及时出来打圆场:“总会告诉你的,你急什么。吃了饭再慢慢问不行吗。”说完她狠狠地瞪了哈丽特一眼。

    好吧,这一眼让哈丽特又缩回去安静吃饭了。

    西蒙斯看出了玫殷的紧张,好奇地问道:“那我就问一个问题,这个人我认识吗?”

    玫殷似乎没有料到这会是由西蒙斯提出来的问题,她深吸一口气,先是看了爱斯特尔一眼,随后看着西蒙斯,说道:“好吧,你认识,你们大家都认识。”

    哈丽特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好家伙,你喜欢的人我们认识,爱斯特尔喜欢的人我们也认识,难道你们喜欢的是同一个人啊?

    想到这里哈丽特忍不住和凡妮莎说起了悄悄话,听得凡妮莎直在心里骂她笨蛋。

    西蒙斯的心思敏锐,她看到玫殷和爱斯特尔的眼神来回的小动作,也把两人的情绪尽收眼底。

    这是……,是她想的那样吗……?

    好吧,她本质也不是八卦的人,说到底,这些和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西蒙斯不再皱眉,她收回视线说道:“玫殷,那也祝你心想事成,一帆风顺。”

    等她们用过晚餐,西蒙斯也该出发了。

    玫殷送西蒙斯到了庄园门口,恰好管家找她有事,她说了句有空再联系便先过去了。

    爱斯特尔看西蒙斯要上车了,她喊住了她:“……西蒙斯阿姨,谢谢你送我的礼物。”

    西蒙斯回过身来,语气里全是长辈的温柔:“不客气,也算是我这么多年来迟来的生日祝福放一起吧。”

    “还有一件事!”

    同为omega敏锐知觉告诉爱斯特尔,西蒙斯好像都知道了。

    不知怎么了,明明西蒙斯举手投足都很温柔,但是她就是忍不住在心里有点发憷,“——这一切都是我先开始的。”

    潜台词是什么,只有她们两个明白。

    “爱斯特尔,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件事。”

    “其实这些都与我无关,虽然我是你的长辈,但是我没有资格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所以……”

    “你不用害怕或者担心什么,我只希望不管怎么样你可以开开心心的就好。”

    “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了长大后的你。”西蒙斯走到爱斯特尔的身前又说:“可以再抱抱你吗,你的怀抱和你的妈妈们很像。”

    爱斯特尔无意识张开手做出来拥抱的姿势将这个气势凌人但也十分体贴的omega长辈抱进了怀里。

    “啊……爱斯特尔已经长大了,我们的将军也一定很开心。”西蒙斯贴在爱斯特尔耳边轻轻地说。

    爱斯特尔又将怀里的omega抱进了一点,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姗姗来迟。

    “不得不说,玫殷把你教养得很好,将功抵过,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二人松开,这下真的要分开了。

    “奥,对了,玫殷这个家伙,有时候嘴硬心软、心口不一,如果像你说的这样,那你肯定还吃了很多苦头,等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可千万要好好收拾她。”

    “等等,西蒙斯阿姨,那我能问问你们当时是为什么分开吗?”

    “这个嘛……你还是去问玫殷吧,有些事情,她告诉你会比较好,不过你放心,我们好聚好散。”

    “再见了,爱斯特尔,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西蒙斯潇洒的上了车扬长而去。

    这边,玫殷被哈丽特缠着问来问去,加上刚刚喝了点酒,脑瓜子都要炸了。

    “都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哈丽特你就别再问了,凡妮莎呢,我求求她快出现,我的脑子被你吵的疼。”

    “凡妮莎先回房间换衣服了,我不管,你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我真的太好奇了,你什么时候有的啊,难道就是那次酒吧里的那个?”

    “……”还真是。玫殷脸色铁青,又想到了酒吧里的禁忌游戏,一时间脸色真的五彩斑斓。

    “上帝啊,还真的是酒吧里的那个?你这……你这……”哈丽特只担心多年单身会不会让她识人不清被欺骗。

    “不对啊……那天在酒吧里还有哪些是我们都认识的人啊……”哈丽特好像要猜到了,但是紧要关头,换好衣服回来的凡妮莎叫住了她。

    “你真是,今天能不能消停一下?玫殷忙的焦头烂额的,你明天舞会过后再问不行吗?”

    “好吧,好吧……到底是是谁啊?……”哈丽特自言自语走开。

    玫殷这时也发现了凡妮莎今天老是在救场,她探究的目光看向凡妮莎:“凡妮莎……你?”

    凡妮莎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嘘,omega的秘密。”

    看着爱斯特尔回来了,凡妮莎也顺势牵着哈丽特走开了。

    “你怎么才回来,我以为你已经回房休息了。”

    “和西蒙斯阿姨多聊了一会儿……”爱斯特尔说完往沙发上一坐便不再开口。

    她自从见到西蒙斯后,整个人的话就少得可怜,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玫殷探不出她的想法,试探性地说道:“这还是从我们分开后,我和她第一次见面。”

    “她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而且她也结婚了,我们之间……没什么。”

    玫殷说完,小心翼翼地等待爱斯特尔的反应。

    “——我知道,监护人,这些我都知道。”

    “只是我刚刚有些嫉妒有些羡慕……”爱斯特尔背靠着沙发闭上了眼:“她很优秀,监护人你也是,你们很配。”

    “即使过了这么久,大家看到你们,还是会自然的把你们联想到一起,这种……”

    “算了,我在说些什么……”

    “我只是觉得我要更努力,更优秀才行。”

    我也想和西蒙斯阿姨一样有所成就,即使我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爱斯特尔……你不用……”玫殷不知道她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她不希望爱斯特尔有太大的压力。

    “这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爱斯特尔说,“我只是今天见到了西蒙斯阿姨才突然醒悟,啊……原来,这么优秀的人是妈妈们以前的部下,是你们的队友,甚至……是你的初恋。”

    “我并不是嫉妒她和你曾经有过一段感情还是其他,只是同为omega,我从西蒙斯阿姨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或许是你、哈丽特阿姨甚至是凡妮莎阿姨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在保护我,让我生活在保护伞下,那段时间,我的脑子里甚至是只有爱情,我一心想的都是,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你,要你认可我,喜欢我、爱上我……”

    “可是我不该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思想,我更应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要有所成就,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只是觉得,即使我是omega,但是作为母亲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羁绊,我也应该……有所贡献,而不是只想着情情爱爱。”

    “……这样不对,这样是不对的。”

    爱斯特尔说完这一番话,长舒一口气,好像卸下了千斤的重担。

    “说出来,整个人好多了。”

    “放心吧,监护人,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般无理取闹。”

    “我是真的应该长大了。”

    玫殷听完,除了有点吃惊外,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啊,不愧是将军们的孩子。

    她在爱斯特尔旁边坐下,和她一起并排靠在沙发上。

    一时间,仿佛静的只有二人的心跳声。

    静默了一会儿,玫殷开口道:“这样也很好,不仅是将军,我也很开心。”

    她目光如炬,整个人神采奕奕。

    “既然这样的话,我亲爱的爱斯特尔小姐。”

    “从明天开始,我将要正式地追求你。”

    抛开那一番不负责任的“负责言论”,从这一刻开始,遵从内心做自己吧。

    “监护人,你不会又是喝多了吧?”爱斯特尔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突然精神的人说道。

    玫殷没有回答她,倾身凑过来,两人鼻尖相触,近的模糊了视线的焦距。

    爱斯特尔正想说还能闻到一股酒味,嘴唇上却传来了非常柔软的触感。

    玫殷第一次主动地吻了她。

    她的心微微颤抖,再次闭上了眼。

    ---

    算是玫殷的一个转折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