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天生一对(论风骚妖精如何勾引高冷总裁) > 章节目录 (八十)我要走了(万众期待的火葬场)
    小可爱们开始了,剧情我就搞快点!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偷偷从窗帘的缝隙里溜了进来,斜斜地铺下一条细细的光带。

    万俟雅终于从梦中挣脱了出来。

    一夜欢潮,身体还是酸酸的,但自己的旁边已经空空如也。

    裴锦夕不在,万俟动了动,模模糊糊似乎听见浴室的方向有水流的声音。

    “嗯~”

    挪了挪腿,根处似乎还润着。

    自己轻轻地摸了一下,虽然已经用湿巾擦过了,但肉缝里还藏了些湿液,待会儿穿内裤差不多就会流出来。

    所以还是得洗一洗,万俟抱着被子坐起来,睡眼朦胧地朝浴室方向看了几眼。

    酒红色的波浪卷发微微凌乱,整个状态都是懒洋洋的,像只慵懒的猫。

    妖孽方醒,美是别样的魅惑。

    做爱之后的身体是柔软疲惫的,像是从里到外地打开,肌肤染着淡淡的粉,桃花一般盛开。

    裴锦夕从浴室里出来,她已经穿回了那套深蓝色的女士西装,头发习惯性地绑了一个小发尾。

    低头扣着腕口的金色袖扣,“万俟,我要……”

    “小夕好帅~”

    突如其来的夸赞硬生生把裴锦夕要说的那个“走”字给压了下去。

    “……”

    一时就不好接下去了,裴锦夕抿了抿唇,心里微微叹气,终于抬头看向万俟。

    洁白的席梦思上,万俟雅半身盖着被子,轻轻抱拢膝盖,一脸痴迷地望着裴锦夕。

    “我喜欢小夕穿西装,很帅,很美。”

    “……”

    这不只是夸赞,而像是由衷的喜欢了,裴锦夕因此脸稍稍红了红,不过转瞬即逝。

    “呃,你要洗澡吗?”

    裴锦夕忽然不晓得怎么说,有些局促地把手插进裤兜,“我都好了,你可以随便用。”

    “嗯~”

    妩媚地笑着,万俟雅双臂交迭轻轻放在膝盖上,歪了一点点头,像只美丽的精灵。

    “小夕,”眼里盛了满满的柔光,“你过来一下~”

    其实并没有往日那样的勾引,然而这样不经意的举动才更撩人心怀。

    裴锦夕抿了抿唇,藏在裤兜里的手悄悄一握。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她还是走过去,站在床边,“怎么了?”

    “没什么~”

    双颊有淡淡的红晕,娇态十足,万俟雅像小女人一样拉过裴锦夕的手,轻轻贴到脸上。

    “想你亲一下嘛,”

    她偏头吻了一下裴锦夕的手,又期待地看着裴锦夕,“就像这样,亲一下~”

    “……”

    吻明明是轻柔的,却让人感到如芒在背。

    裴锦夕不太自然地想抽回手,可偏偏僵住一样,只能任由万俟撒娇。

    好久,她才终于说:“万俟,我要走了。”

    “嗯~”

    万俟雅并未听出言外之意,依然握着裴锦夕的手,恋恋不舍,“是有事情要办?”

    如同情人的深深眷恋,让裴锦夕再次梗住了话头。

    不能再这样下去。

    狠心抽离自己的手,收敛起微有波澜的情绪,裴锦夕双手插兜,嘴唇抿成冷硬的直线。

    “万俟,”她说,“我要订婚了。”

    仿佛只是说今天菜涨价样一样,语气平平常常,冷静而毫无情绪。

    可在万俟听来,无疑是最锋利透心的刀!

    “你,你要订婚?”

    声音都在颤抖,万俟不敢相信地抬头望着裴锦夕,“你说你要订婚?”

    这一刻,她成了那个仰望者,低到了尘埃里。

    “小夕,你别开玩笑,你要订婚?”

    几乎语无伦次起来,万俟雅心乱如麻,慌乱全写在了脸上,“程诚?可,可是那个程诚,他不是有,不是,他在出轨啊!你不是不知道的!”

    “嗯,”裴锦夕依然没有太多表情,淡淡地回答:“我知道,但他确实是我的未婚夫。”

    “我会和他结婚,所以……”

    稍顿,裴锦夕似乎是愧疚地跳开视线,但又强迫自己直视万俟雅。

    “所以,我们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之?”

    鼻子突然泛酸,万俟雅很努力才没让自己哭出来,“裴锦夕,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认真过?”

    “我留了支票给你,”裴锦夕走开,拿起沙发上的蓝色外套,“你可以随便填数字。”

    “你混蛋!”

    万俟雅突然爆发,抓起枕头用力地朝裴锦夕扔去,咬牙切齿,“老娘不要你的支票,你……”

    当她是什么?是妓女吗?!

    用尽全力吸了一下鼻子,万俟昂起头,姿态很高傲地:“裴锦夕,你给我滚!”

    ……

    长安路,阮氏骨伤馆。

    这是一家仿四合院式的医馆,外饰古朴,檐角飞翘拴着漂亮的风铃。

    欧阳闵正好走到临街主楼后的天井里时,抬头看见二层的某扇窗户冒出浓浓的灰色烟雾。

    “咳咳……”

    一股熏人的艾草烟味,跟着阮澜从里面跑出来,一面咳嗽一面用力眨眼睛。

    “姐?”

    欧阳闵赶紧过去,阮澜的眼睛被烟子熏得通红流泪,下巴和右脸上分别沾了几抹黑印。

    狼狈得有点儿让人想笑,欧阳闵抬头看看冒烟的窗户,“姐,你不是把窗帘烧了吧?”

    “没有没有,”阮澜这会儿终于缓过一点,掏出手帕擦眼泪,顺带吐槽:“都是那个奸商!”

    “还跟我吹牛什么高效无烟艾条,还好我没乱听他的……昨天我托人买了两根来试试,前面还好,烧到后面烟大得熏人!”

    医馆有艾灸服务,艾条自然也用量大,阮澜有意试试市面上的其他牌子,谁知道翻车了。

    搞得自己灰头土脸,欧阳闵想笑又不敢笑,从包里摸了张湿巾递过去,“没事没事,不好我们就再换嘛。”

    给阮澜擦掉脸上的黑烟印子,欧阳闵说起正事:“姐,雅雅碰上医闹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不过文彬说他会搞定,而且我也问了,医闹不大,没什么关系。”

    阮澜一向秉持只管该管的,欧阳闵却有点担心,“姐,我觉得还是该去看看,昨天我去她的公寓里,等了好久也不见她回来,你说……”

    “雅雅没事的,”阮澜反而安慰她,“女人操心太多会老得很快的,文彬也说他会处理,这点小事情都护不好女儿,还当什么爹啊?”

    “再说雅雅这么大人了,真有搞不定的事情她肯定会给我打电……”

    话还没说完,手机先震动,真就是万俟雅。

    有些事果然说不得,阮澜暗暗想着,接通电话。

    “雅雅?”

    “妈……”

    万俟雅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阮澜稍愣,一下子也心疼起来。

    难道真是医闹的事情?

    “雅雅你怎么了?在哪里?怎么忽然哭了?”

    “没有,”万俟捂住嘴巴,声音听起来那么的悲伤,那么的无助,“就是……能来接我吗?”

    “你在哪里?”

    “呜,我……我在裴景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