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商战】纵馥郁之华 > 章节目录 29竹林中(1)
    “我以为会约我去兰岛见面。”

    云城对影视传媒的优惠政策并不多,景桓在这里几乎没有任何产业,也就只有一家专门做民俗的杂志。

    范徵没有回答,两人在云城山腰上的度假酒店,旅游淡季人并不多,这家度假酒店分派的人手也不多,静谧的仿古观景长廊上只有他们的脚步声,窗外四月天光在阴云下里意外地萧瑟如冬。

    十年前事件的另外两个关键人物和邦本兴业扩张本土事业的第一步都在云城,并不算什么巧合,毕竟这地方的吏治就像是表面光鲜内里腐朽的门,而官员的节操下限更是比低级娼妇的领口还过分。那也只是相较而言,在整个本土或许垫底的吏治,放在别国兴许就是风气朗朗了。

    “刚开年那时候,能源协会居然在这个地方召开年会,也不知道那群官员脑子里在想什么……貌似是为了宣传新开张的衣架高尔夫度假区。”

    “那地方我知道,跟这边有点关系,负责土建的就是我近来对接的那个协会,或者说,叫山头。”范徵冷淡地开口说道,“正因为跟山头挂上钩,他们才认为在那边招待能源协会的成员公司没有问题吧。”

    “愚蠢。”景桓评价道,他看向长廊末端的安全出口,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今天就知道了吧……”

    距离发布邀约收购还剩叁天,白辰也从医院转移出来回到别墅修养,在新上任的两大心腹的明里暗里的控场下,白蓁总算没有忙到焦头烂额,公司内部的中高层尚未归心,个个都像滑不溜手的蚯蚓。

    无法在短时间内归心就用震慑的办法,收购了许氏至少就能让风能水能部的那帮家伙夹紧尾巴做人了。

    不过要约收购之后,自己手上的股份确实就难看了……

    “正如白董您所预料的那样,白夫人是同被吴家赶出来的那位联络,对方似乎向她索取了金钱。”

    “她有病,所以不能出国,我是她的监护人,只要我不同意,她就不能离开我!”

    脑海里毫无关联的两句话一同浮现,白蓁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晦暗,叶瑜将发布会最后的定稿交给她时看到了那神情。

    “发布会让白闻道也一起参加。”白蓁翻动着稿子,“拿去让他发言吧,某些人应该最喜欢看兄友弟恭,能力强的姐姐辅佐废物弟弟的戏码了,那就给朱琳一点面子。毕竟护工都没她敬业。”

    “好的,白董。”叶瑜收起稿子,正打算转身离开,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未能修复,裂痕摆在明面上,直到白蓁亲口解释之前,叶瑜都会一直陷入忠诚被否定的沼泽中。就像是夏日凉鞋里的一颗小石子,叶瑜的态度让白蓁并不算好过,可正如后宫们一直诟病的那样,有时就算脚底被石子划破她也不会说。

    “之后让天圣传媒旗下几家媒体把通稿送来,你看一下。”白蓁把视线转回电脑屏幕,随意地吩咐着,脑海里却在想其他的事。

    “好的。”叶瑜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地离开了办公室,他背靠在紧闭的办公室门边,不断回想着刚推门时看到的表情,在白辰小姐受伤、收购许氏在即的时刻,他理应站在她的身边,可她决定将手里的白氏股份卖给诸葛明延,而非动用自己手里芙拉吉尔的股份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耿耿于怀。

    “晚上我有事,不回家吃饭。”叶瑜拿起手机,来自白蓁的消息弹了出来,据他所知,今晚并没有应酬,景桓在外出差,她要去找谁呢……

    “我在‘方舟’上提到十年前的时候,你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范徵的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你早就知道她背着你偷吃了吗?”

    “蓁蓁比较贪玩,习惯了就会觉得,如果始终如一就不像她了。”

    事实上,那天下了方舟,在凉风之中的景桓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逻辑与时间的混乱,与常人不同的叁重记忆让他几乎默认了他们所有人从一开始就不分先后地陪在了她身边。

    “真意外,你居然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范徵收起嘲讽,“如果我还是16岁的那个小屁孩,过剩的自尊心一定不会允许小猫在外面偷吃。”

    “范先生也说是16岁时候了,现在不还是接受了。我、诸葛先生、叶瑜,还有你,哦,还有一位姓诸的心理医生,大家都各自平衡着,谁也不想因为嫉妒这种小事而退出。”

    “嫉妒是小事吗?”

    “除了她之外,有大事吗?”景桓眯起眼睛笑着反问,范徵这才注意到他没有戴眼睛。

    两人同上一辆车,范徵的属下收去了景桓的手机,蒙上了他的眼睛,范徵坐到他身边:“抱歉,在别人的地盘,还是得守点破规矩。”

    “小事。”景桓淡定的态度让范徵有些烦躁,他的温文尔雅就像是一层伪装。

    范徵看向景桓,后者的姿势虽说不是端着,至少摆出了足够警戒,随时准备行动的姿态,如果在黑道的车上还游刃有余的话,那只能说是蠢了。

    “我们所想要了解的其实是同一件事吧。”范徵轻声的,像是无意识般说道。

    景桓微微偏转过脑袋,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应该是的。”

    诸晏刚下楼,就听到前台和实习医生在悄声议论着什么,抬头一看发现白蓁高调地将座驾横在了楼前,眼瞅着自己下楼才把车窗放下。

    怕是有求于自己才会过来,不过诸晏最怕的还是她根本没事找自己,稍稍加快步伐,走到那辆与她外貌相配的银白跑车边,白蓁把墨镜推到头顶,趴在车窗边仰着头看他,医院过道上的灯照上她的笑颜:“你家有吃的吗?应酬太多了,我不想在外面吃了。”

    “有。”当下的情形是,就算冰箱里什么都没有,诸晏也势必要变出一餐饭。

    “上车,导航。”

    诸晏将碗筷放进洗碗机,身后传来了易拉罐扣环打开的清响,在啤酒罐与玻璃茶几亲吻之后,他的后背贴上了温热柔软的躯体,白蓁的手臂环在他的腰间。

    “诸晏,谭女士跟你说过,十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吗?”

    诸晏的身体僵了一秒,搜索着记忆中的相关片段,白夫人的每次面谈都充斥着过激的情绪,很难提炼出围绕着白蓁的有价值的信息:“白夫人,更喜欢说之后产生的影响……”

    “真是高情商的表达。”白蓁轻声笑着,气息划过他的脊背。

    “情商这种东西并不存在,只是个营销说法。”诸晏温和地纠正着。

    “我当然知道。”白蓁随着诸晏转身,身体依旧保持着背后抱的姿势,黏黏糊糊的就像是普通的热恋期小情侣,“所以呢,她说了什么?”

    “她说,你给她造成了麻烦,让她在社交场上抬不起头,具体却没有说到底什么事。”白夫人的用词跟任何一个遭到背叛的家庭妇女没有任何区别,粗鄙不会放过任何一双高贵的嘴唇,诸晏知道白蓁不会对这些词语有多大反应,可他不愿意说,毕竟他很了解所谓家人造成的伤害。

    “就这样?”白蓁松开了手臂,额外的温度从诸晏的背后远离。

    “十年前的事很有可能是白夫人进一步恶化的导火线。”诸晏看向窝在沙发角落里的白蓁,她很快卧倒在自己身边,就像一只爱撒娇的猫,“我想知道,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真的?”她有些促狭地笑着,“我先说个正常视角的版本吧”

    回答完之后,景桓又变得有些不确定了,当时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结束得又草率匆忙,硝烟尚未平息,白蓁就已经被送出国外了。考虑到那件事兴许会给白蓁留下创伤,景桓也随之将相关的记忆一并掩埋,如今启封,却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那是个多事的春季,对她们家来说。白蓁的爷爷捱过了冬天,却在春天时病危;白氏新能收购许氏的计划中道被阻,在收购了相当一部分许氏股份后,许东成忽然翻脸找来了虞西能源作为白衣护卫,吃下了新增发的股份,稀释了白氏新能手上的股比;朱琳,也就是白蓁父亲的第叁者在他的授意登门‘拜访’;白蓁这个原本内定的继承人地位变得摇摇欲坠,否定她的理由只是性别……”

    叁言两语就把她当时的困境道了明白,范徵曾经不懂,在邦本兴业混的这几年让他逐渐体会到白蓁轻飘飘吐露的烦恼有多么沉重。

    “有一天,她忽然告诉我,如果能以几乎白送的价格拿到哪怕1%的股份,她就有可能获得承认,她脸上的表情究竟是痛苦还是热切,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不忍心泼她冷水……许东成的儿子许鸣向来与蓁蓁不睦,呃,说不睦实在有点抬举他了,他不过就是路边的一条小爬虫,蓁蓁路过的时候顺脚把他踩扁了。在一次重要考试里,白蓁将他那一伙一同作弊的事情全盘起底了,那群学生中,有两个事涉服用致幻剂,很快就被学校开除了。”

    “那两个家伙跟之前有猥亵前科吗?”范徵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不是那两个,不过也是坏坯子,骚扰别的学校的女生、寻衅滋事这种还是做过的。”景桓强行压制住情绪的波涛,语气尽可能的平静,时常停顿一下寻找合适的措辞,“事发前一天,她说,想到办法弄股份了,我感觉她的语气和神情都很不对劲,可她不肯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说自己无法忍受朱琳和白闻道,无法忍受作为继承人的自己因为性别而被否定……”

    景桓艰难地咽下唾沫,范徵难免代入想象,想来如果是他体会白蓁那么脆弱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受,一定同样难熬。

    “她知道我一定会阻止她,特地在许鸣同她约定的时间之前制造了个小麻烦把我支开,我知道,许鸣根本不是东西,他叫了那两个被开除的人渣,只是想去羞辱她……”景桓深吸一口气,范徵注意到他的面部不自觉的颤动,别开了视线,“她的腿在流血……”

    他的叙述一下子就跳到了自己再赶到的时候,他只能将视线锁定在她的腿上,不去看她被扯破的校服和脸上、脖颈的擦伤,

    车厢里陷入沉默,范徵同样在得到消息后赶到了那里,摇摇欲坠,浑身脏污和血迹的她出现在黑色油污满墙满地的蹩仄巷子口,同样成为了他的噩梦之一。

    “白骥和许东成在警局准备的谈话室里谈了很久,因为事涉致幻剂,许东成付出了很多,呵,包括那一点股份。蓁蓁也被匆忙送出了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