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和离之后(h) > 章节目录 怀瑾握瑜
    陈玉在外面两年,她母亲身边的宝珍嬷嬷亲自到宫门处接她,小娘子进了仁明殿,不曾想官家也在。

    “玉姐儿总算是回来,你母亲一直挂心。”官家与她道,又低声不知对她母亲说了句什么方避开了去。

    陈玉恭敬地站在下首,看着她母亲毫无顾忌斥道:“赵叁,你快些走吧。”

    这样4无忌惮,这可是天家那位。

    小娘子怔怔望着年近四十,容貌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的母亲,忍不住问道:“母亲,官家不生气?”

    陈令安一愣,等意识到陈玉的问题后,低低笑出声来:“玉姐儿去了趟西南,回来便问母亲这事么?”

    陈玉急忙低了头:“是女儿逾矩了。”

    “无妨。”陈令安摇头,“官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便动怒。”

    陈玉心道未必,恐怕母亲自己都未察觉,她在官家跟前总比对着旁人时更恣意些。

    陈令安又问她道:“你父亲如何?”

    “父亲和夫人处得不错。”陈玉应声道,父亲就住在县衙后,其实她大多时候都下榻在馆驿内,与他们相处的日子并不多,她也不大喜欢他们动不动就给她磕头行礼。

    “那便好。”陈令安笑道,“姐儿在外头看了看,可看出什么了?”

    “各有各的苦。”玉姐儿轻轻应她,“母亲,我想嫁给姚大人。”

    陈令安闻言并不多吃惊,她含笑问陈玉:“玉姐儿可想明白了,姚大人比你年长十五岁,且他如今是太子太傅,母亲便是要赐婚,也当要问过他。”

    陈玉道:“母亲,我当下只想嫁他。”

    -

    见完陈玉,倒惹得陈令安跟赵邺感慨了两句:“姐儿比我想象得通透,唯独这性子太过孤勇,未必是好事。”

    “贵为公主,哪有值得束手束脚之事。”赵邺不以为然,“我倒觉得你这女儿深得我心,姚修尚未婚配,到时与婵姐儿的婚事一同下旨就是。”

    尤其那句“我当下只想嫁她”,可惜不是他种。

    赵邺已替婵姐儿相中一门亲事,乃保平节度使石让之次子。

    “你还是问问姚大人罢。”陈令安道,“姚大人年纪虽长些,但怀瑾握瑜,至今无妻也无妾,恐志不在此。”

    赵邺挑起眉看她,怕是未曾想到她竟用这四字评价姚修,委实太逆耳了些。

    他满口应下,回头在垂拱殿召见姚修,开口便说:“平宁公主欲下嫁你,圣人极为满意这门亲事,你觉得如何?”

    赵邺话已至此,姚修根本别无选择。

    倒是赵邺道:“不曾想我与你还有这样缘分,日后你更当尽心辅佐太子才是。”

    “臣遵旨。”姚修行跪拜礼。

    赵邺心满意足放他离去,晚些时候去仁明殿与陈令安道:“安娘,姚修已应了。”

    陈令安狐疑地看赵邺:“赵叁儿,你当真问过了?”

    赵邺拉着她的手道:“自然问过,不信你把他召来问一问。”

    “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