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深渊(Sm调教,1v1) > 章节目录 032在镜头前直播Sm惩罚,他才是苏容唯一的金主(高h,平台已修)
    明明被他当场撞见时,她都没有觉得怎么样。

    为什么只是被他温柔靠近了下,自己就开始受不了他会听到那些人的羞辱轻贱。

    “我说过,不会再让容容害怕的。”

    聿尊‘啪’的一声关上窗子,低头吻住她颤抖的红唇。

    他边吻边扯开女人细白手腕和脚踝上的绳结,慢慢倾身把人压在身下。

    胯下的滚烫性器抵在汁水淋漓的穴口寸寸深入。

    “呜,主人……”

    明明正被主人温柔的抚摸占有着,苏容的身子却越来越僵硬,眼泪也越掉越多。

    她不配啊。

    陈景瑞和赵州镶的那些话让苏容觉得自己下贱到了极点,根本不配得到任何爱护和救赎。

    她在色域开直播就是想做皮肉生意,试着再攀一根高枝。

    “嗯啊……”

    苏容乖顺的张开腿承受肉棒的狠狠侵犯,哭红的美眸却似水洗过般的空洞又潋滟。

    曾经那些不愿回想的过往,如噩梦般又一次出现在脑海里。

    家道中落后,在别墅里那些见不得光的堕落沉沦的日日夜夜。

    家族瞒着她偷偷放弃了牢里的爷爷和爸爸,还用她卖身的人情重新做起了生意。

    还有……自己和家断绝关系搬出来后,那一次比一次更可怕的骚扰威胁。

    明明离开别墅后,她满脑子都是不愿意再做那样的事情。

    可不到一年,她就在那些‘家人’的步步紧逼下身心俱疲。

    十九岁生日那晚,苏容躲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她就在色欲里用本名开了色情直播间。

    聿尊不知她都想了些什么,只看到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没有丁点血色。

    似回忆到了某些害怕到极点的记忆,整个人破碎到似不存在一般。

    “没有别人,没有金主。苏容,你从来都只有我。”

    他不由得把人抱得更紧,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道。

    “主人……”

    苏容似听不懂他的话,满眼空洞的瑟缩着,一动嗓子全是破碎的哭腔。

    “苏容,你每一任金主都是我拍下的。谁敢惦记你,我会杀了他!”

    聿尊一想到陈景瑞和赵州镶吹的那些话,眼神就变得冰冷极了。

    他更后悔当初送她离开后,怎么就停了那段时间的偷拍。

    苏容怔怔的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聿尊已经飞快的将五个id都登上色欲,再把手机屏幕摆在她面前。

    这……m先生,苏先生,肖先生,c先生还有御哥,这五个账号竟然都是聿尊的?!

    苏容呆愣愣的看着屏幕上一字排开的五个不同的金主id,苍白的小脸硬生生的一点点涨红了。

    她做梦都想不到这几年每晚看她直播的……竟然都是他。

    “放心了吗?没有人会发你的直播视频,别怕。”

    聿尊蹙眉,胯下的肉棒已经被她夹得快要爆炸。

    可他还是强行忍耐着,一下下轻拍她的后背。

    “……主人!”

    苏容呆了片刻,忽而死死抱上他的腰。

    “原来……他们都是主人。呜呜……原来……”

    她又是哭又是笑,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一巴掌打上了屁股。

    “……肉棒要被你夹断了。”

    聿尊被她动的这几下夹得要疯,声音几近嘶哑。

    “嗯啊……小…小母狗的骚逼好想要主人的肉棒……求主人…快点插烂容容小母狗的贱逼呀……”

    苏容仰起头主动亲他的唇,乖顺的分开双腿,自己用手拨开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柔媚可怜的一声声求肏。

    “小骚货,知道我这几年有多想操你吗?”

    聿尊爱极了她心甘情愿主动伺候的媚态,托着两团白花花的臀肉就开始挺腰疯狂的抽送。

    “啊……啊……啊……”

    一想到当初在屏幕前看她搔首弄姿的都是他,苏容便心绪起伏的厉害。

    淫荡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发骚,交合处的淫水随着大肉棒的进出流个不停。

    不多时就顺着臀缝把床单蹭湿了一大片。

    “苏秘书以后每天来公司,都要乖乖的张开腿先把主人的肉棒喂饱。”

    聿尊低头亲吻她微张的红唇,边吻边霸道的命令道。

    男人一身腱子肉绷紧隆起,紫红色的粗长性器快而猛的捅开泥泞的洞口,硕大的龟头几乎要把敏感的花心顶穿。

    “啊啊……主人……主人不要说……”

    苏容一想到以后上班都要伺候肉棒的淫荡画面,顿时羞耻的浑身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