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止渴(骨科)1v1h > 章节目录 38哥哥掰弯她的腿狠肏,盛宇来时逼她叫床 (po1⒏ υip)
    听着淫液溅落地板的声音,陆筝没忍住,啪嗒啪嗒掉金豆子。

    陆殊词单手捞起她湿漉漉的小脸,近乎粗鲁地舔走她的泪珠,“怎么,怕怀孕?”

    哥哥的舌头卷过皮肤,她燥热得不行,感觉不用他舔,眼泪就能被蒸干。

    又被说中心事,她一时哽住,全身都透着害羞的薄红。

    润湿她浓密卷翘的睫毛,他抽出半软的性器,轻哼了声,“之前假装申雪,我内射,你怎么不怕?”

    陆筝低头,看到小腹还鼓起。

    她知道,里面填满哥哥的精液。

    哥哥的阴茎抽离后,两瓣穴肉下意识闭合,只留细细的小缝,慢慢地淌落哥哥的精液。

    她想伸手去碾平凸起的腹部,又怕哥哥一个生气把她扔地上,乌眸亮晶晶,声音软绵绵,“哥哥,你真的想我为你生孩子吗?我……我还小……等我大学毕业好不好?我……我可以努力跳级的。”

    因为血缘。

    她害怕生出不健康的孩子,更害怕这个孩子承受流言蜚语。

    但如果哥哥想,她可以……努力。

    大不了,等她赚钱,带哥哥去个没人认识的世外桃源,共度余生。

    “你还真敢想!”

    陆殊词上火,修长有力的手指顶开闭合的花瓣,挤进被灌满精液的小穴,轻拢慢捻,勾挑出一股股白浊,察觉到层层软肉的挽留,讥讽,“陆筝,你被亲哥哥摸一下就喷水,你想生个小变态出来吗?”

    听到这话,陆筝委屈极了。

    她眼眶通红,泪水再次决堤,“陆殊词,我说了,我只是喜欢你……你非要说我变态也行,你不能这么说我们的孩子……”

    妹妹语气凄怆,好像所谓的孩子真的存在。

    他烦透了。

    妹妹还抽抽噎噎地哭着,他突然把人端到盥洗台,掰开她双腿,粗长的阴茎插进残留精液的阴道,享受她穴肉的骤然紧缩,不过停留半秒,就凶残撑开,直接捅到深处。

    宁愿她是被操狠了哭,也不想她难过地哭。

    但陆筝不懂,只知道身体再次被哥哥掌控。

    他双手捞住她膝盖,深插时,抬高她双腿,几乎将她整个提起,她不是后背摔到台面就是上半身砸进他怀里;

    抽出时,他力道会轻,她半个屁股勉强沾到冰冷的瓷面。

    都很爽。

    且随时可能摔死。

    明知道哥哥就算真的想弄死她,也不会真的让她死。

    她还是提心吊胆。

    身体紧绷,私处咬得更紧。

    陆殊词本来大开大合操干是为了惩罚,渐渐得了娶,愈发来劲,插得妹妹娇喘连连,哭着求他轻点。

    于是,他从善如流放缓力度,缓慢碾磨紧致湿热的甬道。

    陆筝横躺在盥洗台,莹白如玉的乳肉随着他的动作,聚拢、散开,乳波颤颤。

    “哥哥,我……”

    “不要了”还来不及说,陆殊词再次射精。

    肉壁被烫,她全身绷直,红唇轻张,不受控制地溢出呻吟。

    “陆筝,你知道我为什么无套内射吗?”陆殊词冷眼看她动情时香艳勾人的模样,“如果你还要喜欢我。你对我来说,就是可以随便对待、随便放弃的女人。”

    随便对待。

    就是他想射精就射精,又因乱伦不准她生孩子,那她就得吃伤害身体的避孕药。

    她还要学习、高考,如果次次都这样,未必招架得住。

    随便放弃。

    她现在年轻,才是第二次跟他做爱。

    若是有朝一日,他睡腻了她,他就真的去找其他小姑娘了。

    陆筝不傻,明白哥哥的意思。

    但她隐约觉得,哥哥是故意用恶劣的言语伤害她,想让她放弃这不该有的喜欢。

    掌心撑着湿滑的瓷面,她腰上用力坐起,软软的胸脯贴上他的胸膛,敏感的奶头顿时挺立,撩拨着他的。

    她娇柔又认真,“哥哥,我喜欢你。”

    这是我的心意。

    今晚我们撕下所有的面纱,无论如何,我都要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了你很多年。

    如果你不认为我年少无知,我还要说,我爱你。

    后面长段肉麻的话,陆筝憋在心里,试图用柔情似水的眼眸传达。

    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涌起。

    陆殊词忽然觉得,他这辈子最难说服的,是他的亲妹妹陆筝。

    像盛宇,他不爽,可以打到盛宇跪下喊爸爸。

    如果真的有申雪,他喜欢,就拼命追到手;追不到,也可以让自己洒脱。

    但陆筝软硬不吃。

    她早慧,聪明,他要是跟她讲道理,说不定会掉进她的温柔陷阱。

    于是,陆殊词顺势抱住她的细腰,“腿勾紧点,摔疼了,哥哥不会给你穿衣服,直接送医院。”

    陆筝:“……”

    那她就上社会新闻了!

    脑补社死画面,她藕白的双臂抱住哥哥的脖子,十指交缠,打死不松开的架势。

    看她紧张兮兮,那种对她束手无策的烦躁消减,他故意垂落双手,稍微拔出被她撩硬的阴茎,杵在穴口几秒,突然深深顶进。

    “啊……”

    她没想到哥哥不稳住她,又撞得这么狠!

    硬是用绵软无力的双腿勾住他的腰,承受他的猛烈撞击,也想着,要摔一起摔,裸奔也一起!

    陆殊词第一次干“申雪”时,是妹妹。

    今晚带着猜疑来,果然也是妹妹。

    他只跟妹妹做过。

    第一次,他就觉得,做爱很爽。

    这会儿,明明妹妹也是被他破处的,但她身体柔和,随他的喜好,能适应各种性爱姿势。

    比如此刻。

    他往前顶,她就往上抬屁股,腿会放松。

    他往后撤,她就往他阴毛处坐,腿也会勾紧他的腰。

    不用他教。

    每次她都天赋异禀,深吞他的性器,并且咬得他爽。

    就在浴室水声靡靡,温度攀升时。

    门铃声骤然响起。

    “老陆,是你吗?”

    紧随着,是盛宇败兴的声音。

    首-发:po1.xyz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