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靠近你占有你(姐弟 年下 h) > 章节目录 第81章舟舟(病房微h)
    在程诺的记忆里,许同舟好像从来都没有哭过,他总是这样沉默着,即使有天大的委屈,他都一个人咀嚼着吞咽,不多时又扯出一缕笑来…

    可她刚才好像在恍惚中看到了他眼角有晶莹在闪烁…估计是她看错了吧?那个沉默赌气的少年由下而上的看着她,满脸的不逊与平时的乖顺表情糅合一处,显得怪异又可爱…

    她甚至不知道当自己看见男人这样的表情时,心里会升腾起一丝心疼…

    “委屈什么?都说了,我回来了。”红唇微启,她有些僵硬的安慰。

    “我不委屈…”他同样僵硬的回答,把那接天连日的苦涩吞咽,不知是倔强,还是隐藏。

    程诺敛着眼眸低笑出声,却明显看见了…这一次不再眼花,明确的看到了男人眼角滚出的灼热泪珠,止不住,但面色依旧自持不逊,丝毫不动表情,只是那一颗眼泪在他被迫抬起的眼角划出…

    一瞬间手忙脚乱,她被滚进指尖的液体灼伤,好似那是一滴岩浆,流过了万里山河,奔赴于她的掌心,就如此甘愿的被她握在手中玩弄。

    喉头哽咽,她也有些鼻尖泛酸,嘴角微微下拉,凑的更靠近男人一些,“不要哭…我在这里,我不走了。”

    “嗯~”

    轻轻的回应,是呐呐而声,但眼角的泪却没有停止,许同舟也不想啊,可那露着獠牙的化身成“爱”的恶魔,就这样青天白日的撕咬着他。

    “都说了,不准哭!”程诺忍不住捧起他的下颌,手指胡乱的拂开男人脸上越来越多的液体,“你…你要我怎么样,你才不哭?”

    许同舟垂眸半晌,辨别着她话中滋味,终于没忍住,“你,坐我怀里来好不好?”

    诶?什么?!

    她没听懂似的,连带着眼神都充满了疑问,“什么意思?”

    “我说…你…你能不能坐到怀里来?”他吞咽着,又一次重复。

    程诺一瞬间不知所措…看了一眼他受伤的脚,又在脑中百转千回的品味着他的话,“你受伤了…”

    “我没事的,石膏都拆了…”他小声应答,一边说,一边往床里挪了挪,坐更靠里一些。

    “可是…”程诺看着他,表情为难,又知道他性格温顺,几乎不提要求,何况会失控的在自己面前流了眼泪,她怎么舍得再拒绝。

    叹了口气,认输一般站直,就要侧身坐到男人大腿上。

    “不是这样…用跨坐…好不好?”出声制止,说话的声音却几乎不可闻,他是真没底气提要求。

    程诺一瞬间脸色燥红…

    “姐姐…跨坐好不好。”男人继续出声,语气恳求。

    “唔…”她低着头回答,不置可否。“就坐一下…一下就好。”他哄着她。眼眶中还闪着泪光。

    程诺看着他,无法拒绝,一咬牙扯着裙摆坐到了男人腿上。

    “满意了?不哭了…唔!”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一把按住她的头嘴唇覆盖而来。

    “别走!”他急急的出声,大手顺着女人腰肢上下滑动,手指快速撩起长裙的下摆,摸到白嫩的大腿肉…“别走,求求你,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只是别走了行吗?”

    他急不可耐的说这话,挟持着程诺的身体,不让她有机会逃脱,满心满意的说着告白,只怕自己说晚了一句,她就要消失一般。

    “我不走…你听我说,别在这里!”程诺知道自己中计了,一边和他拉扯着裙子,一边劝慰着他松手。

    “这里是医院……”

    男人在床上的勇猛,她太了解了,那雷霆万钧的声响,是怕护士站没人来看吗?!

    “求求你!”许同舟说着告饶的话,动作却丝毫没有收敛,“姐姐!”

    他急迫的想要得到…甚至忘记了女人一向不怎么愿意低头的性子…嘴唇在女人下颌骨又舔又抿,让房间气氛再次回到暧昧中来。

    手抱的好紧,不让她挣扎,那埋在颈项中的叹息带着委屈与愁苦,“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我有多想你…”

    喃喃低语,像是在诉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滚烫的眼泪没有因为女人妥协的拥抱而停止,划出的泪痕蹭到她的脖颈,又挨过她的脸颊,那么炽热,烧的她心疼。

    伸手搂住男人脖子,她轻轻回应着他,微微颤抖的嘴唇终于舍得施舍下那一次次啄吻,他的饱含委屈的思念之语始终未曾停歇,传入她耳中变成声声呻吟…

    探入底裤的手指熟练的找到那一片湿润,指尖微微拂过便沾染上了潮气。

    他着急忙慌的褪着裤子,又急急的去揪住女人裙摆,生怕自己一个大意就让女人逃走…

    “你别走…”他宛如痴儿一般的哀求,急急退去身体上的遮挡物。

    程诺拥着他,在倾盆大雨的嘈杂中,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在破旧小房子里偷情般的快感。

    “我不会走了…”她吻着他,终于放纵自己骑坐在他怀中,“你如果想要,可…可以,但是得快一点,我怕…被人看见。”

    她的脸红成一片,低声说着,仿佛给男人解开了最后一道结界,允许他踏出那暗无天日的世界,进入她建造的光明中来。

    “姐姐…”

    得到大赦,男人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扶着早已硬挺的自己进入了女人身体。

    被突然闯入,程诺惊的一声低叫,搂紧了男人脖颈不让自己摔倒,蒙上泪花的眼睛还不时看向门上玻璃窗。

    太羞人了……

    但这样的禁忌欢爱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的刺激,由上而下的姿势让她吃的好深,腿部肌肉紧绷,那么稳稳的坐在他的怀中,优雅的水色裙摆遮挡了一切不堪的艳丽,肉体对于欢愉的追求却正慢慢爬上枝头。

    “你不方便…就…就让我动吧。”

    双颊绯红,咬了咬嘴唇,程诺有些期期艾艾的开口。

    你为我疯了5年…这次,换我陪你疯一场。

    不允许男人即将冲口而出的拒绝,她深深的吻住薄唇,细腰寻找着快乐的结点轻微摇晃起来。

    本就纤细的腰肢在摇晃中更显媚色,湿答答的生殖器相互咬合,嘴唇也丝毫不愿意分离…微眯的眼睛带着情欲瞟着门口动静,为随时被撞破做着逃离准备。

    心理一紧张,肉体也跟着收紧了,本就狭小的阴道瞬间吃的紧紧的。

    “嗯~舟舟…”

    她有些忘乎所以的低呼,是她脱口而出的昵称,让男人甚至没听懂她的意思,“姐姐…你在叫我?”

    他隔着衣物手指往上钻,一边抚弄着女人绵软的乳房,一边发问。

    “嗯…以后叫你…舟舟好不好…啊…”她有些微喘的解释,眼角眉梢都挂着欲望的粉红。

    舟舟,舟舟…

    他在心中默念,只觉得女人叫的他浑身酥麻,好似皇天赏赐的名字,他每一次默念都是一次祈祷…

    被情欲所加持,他抱住女人圆润臀部用力上顶了几下,本就粗大的肉棒子不安分起来,涨的她难受,这几下猛捅更是让人心惊。

    “唔…别…别太用力…”她低声抽泣,哀求着男人不要太过用力。

    “忍一下…我很快就射出来好不好?”他哄她,想要得逞。

    让女人在床上趴好,他跪了上去,终于在这场雨夜得到了心中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