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色氣可欺(1v1,高h,校園) > 章节目录 第52章趕狗入窮巷
    未关上的大门,惨烈叫声?

    程澈没想到急慌衝进屋里,看到的会是眼前景象......

    屋内一团乱,谢明宽弯腰趴跪在地,一隻手臂呈现不自然曲折,一隻手捂着胯部惨叫!

    童寧面色冷淡,手上拿了根球棒,除了衣衫凌乱,看似一切安好,程澈狠松口气,但心口的惊惧疼痛却难消褪,握拳的手微微颤抖......

    松开手鼓掌笑着,玩笑掩饰心慌:「真行,学过?」

    眸中却带些歉疚和悲伤,是歷经过多少求助无援惨痛教训,才会仰赖自己成长茁壮?

    童寧没好气:「遇过太多下流破事,谁会笨得没半点自卫本事。」

    若非开门时疏忽晃神,瞬间被撞得不及防备,本不该轻易受谢明宽压制。

    说到晃神,还不是眼前这傢伙害的......

    幸而当时谢明宽轻敌松绑,加上色心大起,一隻大掌兴奋抓着她的软臀揉捏......

    才能伺机出手,快速兇猛地用右膝狠力攻击对方鼠蹊处!

    紧接着拳头暴击胸口,在谢明宽上下剧痛难忍跪下前,乘隙用脚踹他肚腹,双手用尽全力将其右手扭转反折,不骨折,也至少脱臼......

    谢明宽不敢置信瞬间就被童寧反压制?

    丢脸至极,谁想看似瘦弱的女人竟然有防身能力?

    疼痛到顶点,见童寧不知哪顺出一根球棒,差些没吓疯!

    想逃,没想紧接着程澈到了,慌得顾不得疼痛,想夺门而出已经来不及,肚腹又被程澈怒踹一脚,整个人被踢撞至墙边,痛上加痛,好半响都直不起身......

    程澈突然发现童寧脸颊上异样的红印,脸色怒沉,不理她怒目挣扎,拉过人仔细检查,只见手臂青紫大片,握着球棒的手指红肿,甚至数根指甲碎裂渗血。

    「他打你?」

    不待童寧回应,长腿狠狠地踹向谢明宽胸口,又是一阵惨叫!

    谢明宽疼得惨烈大吼:「我要告你们伤害!」

    「等你。」她冷笑看向录影中的机器:「我提供完整录像,擅闯民宅、攻击伤人、限制行动自由、强制猥褻,一件都不会放过。」

    谢明宽惊讶抬头,见不远处的机器慌了,怎会有摄像?

    「猥褻?」程澈瞬间暴怒,散发危险气息:「他做了什么?」

    想起当年事,对比如今她这般冷静自如态势,程澈又气又无力,暴怒下接连又踹了几脚,谢明宽哀嚎声更加惨烈!

    童寧皱眉,没好气出声制止:「你想打死人吗?」

    「自卫。」程澈叹气:「没想到你自己就能解决,证据也有,了不起。」

    谢明宽不堪被暴打,挣扎爬至餐桌下,蜷缩在餐桌下哀求:「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不想坐牢,童寧,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这回!」

    她看着谢明宽死命道歉和求救,感到可笑和不耐,冷冷道:「让他走吧。」

    多年兄弟如此狼狈,不是不难过,但行径恶劣危及童寧安全,他无法忍受:「不行,你别傻得念旧,他不会悔改。」

    「不是念旧,更不是心软,以前的情份早就没了,只是不想赶狗入穷巷。」

    「对我的也是吗?」

    是谈这个的时候吗?她懒得回答。

    程澈注视她的眼眸,回应的依然是没任何情绪的目光。

    「算了,你别回答,会气死人。」他无奈叹气:「我不同意放过,你还是太良善,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尤其是对你有执念的谢明宽。」

    执念,她无比瞭解的两个字。

    一时被激怒,曾经鬱结于心的悲哀,无端被翻搅了出来!

    那双过大的眼瞔,不悦冷冷对视,他莫名觉得胸口发闷,不由轻叹:「这些年谢明宽交游广阔,来往份子复杂也没少跟帮派勾结,这次是过度自信,也小看你了,但难保没有下一次,放过他太危险了。」

    「不用你烦恼。」

    这口气也太冷了,他无奈,只能拿人搪塞:「我必须管,程一肃说了,你有事我不帮忙就是找死。」

    「轮不到你帮忙,不干你的事。」

    不只气闷,还兼气虚了,他从不曾如此无力:「不行。」

    漂亮大眼冒火了:「滚。」

    她的安全,他不能退让:「谢明宽被债务逼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俩人僵持着,一时忽略,轻敌是要命的......

    谢明宽倚着餐桌强撑起身子,眼神发狠,用没事的左手快速抢过桌上的刀,疯狂快速地,不顾一切刺向童寧!

    程澈要他的命,他就要童寧一起陪葬,反正什么都没了,不如玉石俱焚一块死!

    那只差一点就狠刺她脖子的刀,最终刺入程澈手臂,深割重划......

    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