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一眼倾心 > 章节目录 第4章(2)
    孟府  颐芳阁

    大夫人一向习惯在用过早膳后沏壶龙并茶,在接过丫鬟倒来的茶碗后,先是嗅闻着一股清香,这才一口一口地啜饮,在放下茶碗后,目光瞥向坐在一旁的二儿子,还有昨晚才到府里作客的乔若霏。

    “义鹏,听说你昨晚亲自去了趟高府,将静儿给救了回来?”

    公孙静失踪被捉是高千娇所为这件事,她也是昨晚才知道,这几个孩子全都瞒着她私下处理。

    “是的,娘。”孟义鹏拿起身旁小桌上放置的茶碗,一口饮下。

    “昨晚大夫来看过后怎么说?”静儿那丫头是两年前被二儿子所救,之后就留在彩云坊帮忙,是个十分伶俐的丫头,她和六个妹妹都很喜欢她。

    “大夫说是受了风寒,和一些轻伤,不碍事的。”孟义鹏轻描淡写地说。

    “不碍事,你会在她房里照顾她一夜,直到今早才离开?”大夫人晚了二儿子一眼,就连她这个为娘的生了病,也没见他殷勤地照顾她一夜。

    孟义鹏俊脸微现困窘,没想到这件事娘也知道,聪明地决定保持沉默。

    “姨娘,静儿姑娘又是谁呢?”坐在一旁的乔若霏忍不住开口询问,目光复杂地望着身旁的二表哥。

    回想起昨晚她甫到孟府,方在丫鬟的扶持下步下马车,正好瞧见二表哥神色焦急地抱着一名姑娘进府,完全没有看到她,之后她亲到鹏云阁并没有找到他,原来是在公孙静房里照顾她一夜。

    大夫人朝她慈蔼一笑。“若霏,你太久没来,才会不知道,静儿是两年前到我们彩云坊来帮忙,目前住在府里,和妤嬿私交甚笃呢。”

    “是吗?那我倒真想见见这位静儿姑娘了。”乔若霏低垂着头,语气有丝涩然。

    “对了,义鹏,高府那儿可有说些什么吗?”高千娇私自掳人的行为,高府总得给他们一个交代才行。

    “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我想高老夫人和高大人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孟义鹏只要想到昨夜在高府柴房发现公孙静浑身发烫、双手双脚被缚的狼狈模样,他就无法善罢甘休,而高老夫人一向喜欢静儿,相信不会徇私才对。

    “我也相信高大人和高老夫人不是会徇私之人。”大夫人对高大人为官清廉公正向来敬佩,相信绝不会做出偏袒女儿的事来。

    “娘,如果没别的事,我还有其它的事,就先走一步了。”孟义鹏倏地起身,心有牵挂,令他无心久留。

    “静儿也该醒了,吩咐灶房煮些鸡汤给她补身吧。”大夫人一眼即看穿二儿子的心事,即使他嘴上不说,但知子莫若母啊。

    孟义鹏不发一语,等于是默认了,大步离开。

    大夫人瞧着黯然神伤、低垂着头的乔若霏,心底叹了口气。“若霏,难得来一趟,看是想去哪里,都可以叫你几位表哥或表妹们陪你,还是要姨娘陪你都可以。”

    “多谢姨娘,我有点累了,想先回房休息了。”乔若霏起身告辞离开。

    见状,大夫人头疼地轻揉额际,若霏的心事她明白,不是她这个做姨娘的不帮忙,而是二儿子的态度令她无从帮起,还是先暂时选择静观其变吧。

    “你说什么?二少爷照顾了我一夜?”

    公孙静坐卧床榻上,接过孟妤嬿递来的汤药,听到她所说的话,险些被呛到,随即一脸惊喜地望着她,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没错!你身上的衣裳还是我帮你换的,二哥在你床边照顾了你一夜,直到你今早退烧才离开。”

    孟妤嬿明白她此刻的心情,铁定是开心极了,她早说了二哥明明就对静儿有意,只不过是碍于自小订下的婚约,才会拒绝静儿的感情,静儿这次出事,倒是逼出了二哥的真心来。

    “大小姐,谢谢你帮我换衣裳,这回我出事,连累了你和二少爷,真是过意不去。”可只要一想到是二少爷亲自去高府救她,她昏迷时所看到的果然不是幻觉,便开心得连现在喝的苦药也犹如甜汤般。

    “你失踪的事,可把我给吓坏了,好在你只是受了风寒,没出什么大事。”孟妤嬿怕极了她有任何不测,好在人平安回来了。

    “大小姐,你对我真好。”公孙静感动得双眸泛红。

    “对你更好的,另有其人。”孟妤嬿接过已空的药碗,听到脚步声,转头朝外望去,笑得一脸暖昧。“说曹操,曹操就到。”

    孟义鹏端着一盅汤大步踏入房内,黑眸在床榻上的人儿脸上停留了会一虽然脸上仍有病容,但看起来已无大碍。

    “二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彩云坊忙了。”孟妤嬿刻意让两人独处,离去时朝公孙静顽皮地眨眼。

    “觉得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孟义鹏端了碗鸡汤,坐到床畔的板凳上,将鸡汤递给了她。

    “二少爷放心,我身子一向健康,今早醒来已觉得好多了,不信你看。”

    公孙静说着就要起身,证明自己的话,哪知才刚掀开被子想起身,陡地一股晕眩袭来,令她身子晃了晃,还好孟义鹏眼明手快,急忙扶抱住她,才没让她摔下床。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给我好好坐着。”孟义鹏咬牙警告,没好气地将她重新扶到床上坐好。

    “对不起。”公孙静羞赧地低垂着头,粉唇却忍不住扬起,暗忖这回感染风寒真是太值得了,能得到二少爷亲自照顾。

    “快把鸡汤喝了,然后再睡一会。”孟义鹏叹了口气,重新拿起一旁的鸡汤递给她。

    公孙静乖巧地接过,用调羹一口一口喝完,这才将空碗交给他,孟义鹏接过空碗,扶她重新躺上床。

    “二少爷,我还不想睡。”她小声地抗议,难得他肯亲自照顾她,她有好多的话想跟他说。

    “还不闭上眼,有什么话等病好了再说。”无视她的抗议,黑眸横睨了她一眼。

    公孙静只好闭上限,暗忖至少有他在一旁陪伴她,一刻钟后,那个嘴里说不想睡的人,已陷入熟睡。

    孟义鹏一直守在床畔,望看床榻上清秀白净的小脸,容貌称不上美,顶多只是个清秀佳人罢了,但她笑起来时双眸闪耀动人,有时又如同两道弯月般,加上爱笑的她唇畔泛着浅浅的梨涡,教人实在无法移开目光。

    这丫头本身有股亲和力,能轻易获得大家的喜爱,加上个性直率热心,人缘极好,灵巧聪慧的她,能力甚至在妤嬿之上,可她没有野心,要说有,也是对他的执着。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呢?

    莫非是因为两年前他救了她,将她带到彩云坊,让她有个容身之处吗?

    大掌轻抚她白净的小脸,目光落在她仍泛着瘀红的手腕,黑眸掠过一抹心疼,从怀里拿出一罐白玉瓷瓶,倒出一些药来,分别抹在她两只手腕上,接着掀开被子,毫不避讳地再将药抹在她两只脚的脚跟上,等到药都抹好了,这才放下心。

    目光重新落在她小脸上,他承认他对她并非无意。

    两年前,她昏倒在他怀里,似乎就注定了两人之间的牵扯。

    当她醒来的那一刹那,双眸里的无助,莫名地牵动了他的心,才会令他一再破例,硬是要妤嬿在彩云坊为她安插一个工作,甚至担心她没有住处,让她住在府里。

    她对他傻气的付出,他全看在眼里,若非顾及自己是有婚约之人,他也不会一再推开她,但她这回出事,却让他再顾不了那么多,也到了他该找娘谈一谈有关他婚约的时候了。

    “二少爷,高老夫人来了。”石禄在门外小声地禀告。

    孟义鹏俊脸一沉,修长身子倏地一起,瞥了眼床榻上熟睡的人儿,这才走出房,轻巧地关上门,和石禄一同离开。

    夜深沉,万籁俱寂,远处传来报更声,已是二更时分了。

    公孙静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许是白日睡太多了,才会到了夜晚反而睡不着。猜测这个时辰二少爷该是还在书房,想到这,她倏地起身,穿戴好衣裳,打算去灶房做一些简单的夜宵。

    来到灶房,她动作迅速起火,洗菜、切菜、揉和面粉,简单地煎了块香菜饼,当她走出灶房时,陡然一阵冷风吹来,冷得她直打哆嗦,因起床时太匆忙,忘了要多加件衣裳。

    顾不得自己,只想尽快将热腾腾的香菜饼送到鹏云阁,于是她加快脚步,穿越重重回廊进入鹏云阁的月洞门,果然书房的光仍然亮着,白净的小脸扬起一抹笑花。

    叩叩。她轻敲木门,也不等里头回应,径自推门入内。

    孟义鹏正伏案看各分行管事送来的报告,在听到叩门声后,方抬头就看到公孙静的身影,俊脸一沉,黑眸微眯,不悦地低喝:

    “生病的人不好好躺在床榻上睡,起床做什么!”

    “人家白天睡太多了嘛,才会夜晚睡不着。”公孙静朝他顽皮地吐舌,一脸讨好的笑,将香菜饼放到他面前。

    孟义鹏看都没看桌上的香菜饼一眼,长臂一伸,将她拉到面前来,在触及她冰冷的小手后,眉头皱起,忍不住又是一阵怒骂。

    “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冰冷?!怎么不多加件衣裳?!你是想病上加病吗}”这丫头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都快入秋了,夜深露重,她这个病人却只顾看他的夜宵,真是气死他了!

    孟义鹏拿起披挂在一旁的披风,将披风打开披在她身上,并在她脖颈下打了个结,胸口的怒气这才稍缓。

    公孙静睁大双眸,一时之间实在很难接受他的改变,他这个改变会不会太大了?无法抑制心窝直泛甜。

    孟义鹏在确定她身子暖和后,黑眸对上她泛着羞意的双眸,唇角不禁扬起,将一旁榆木椅搬到身旁,让她坐在他身旁陪着他。

    “二少爷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太好了!他这回没再赶她离开,生这场病真是太值得了,心下暗自窃喜,他不再推开她了。

    孟义鹏举箸,在她一脸灿笑下,慢慢品尝她亲手做的香菜饼。

    “二少爷,听说高老夫人来过府里是吗?”这事她可是听府里的人说的。

    孟义鹏瞧她一脸好奇,此事与她有关,她的确该知道,于是以巾帕抹去唇上的油渍。

    “老夫人已用家法亲手教训过高小姐了,又亲自送来一些药材要给你补身,本来她要求去探望你,但你那时在睡,所以我直接拒绝了。”

    “老夫人一向待我不薄,改目我再亲自去向她道谢。”没想到老夫人这么有心。

    “话说回来,高小姐为何要捉你?”这一点他一直觉得疑惑,一向十分有分寸的她,莫非在无意中得罪了高小姐?

    “一半原因是因为她不满老夫人对我十分厚爱,另一半原因则是因为二少爷。”粉唇微噘,白净小脸含慎带怨,那模样倒是令孟义鹏看了好笑。

    “又与我何干?”孟义鹏望着她的黑眸底有抹温柔,没好气地问。

    “高小姐喜欢二少爷的事,二少爷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公孙静一脸不信,双眸斜睨着他。

    “她喜不喜欢我,都与我无关,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房吧。”她这个病人一点都不安分,真是令人头疼。

    公孙静闻言,心下大喜!这么听来,二少爷是对高小姐无意了?娇羞地走到他身旁,两人并肩踏着月色离开书房。

    两人离开书房后,转角花丛里走出两抹身影。

    “小姐……”丫鬟担忧地望着自家小姐,再看了眼手上端的热粥。

    “我们走吧。”乔若霏神色黔然,低垂着头,缓步离开。

    丫鬟看急地连忙跟上,没想到两年没来孟府,怎么孟二爷那么快就有喜欢的人了,而这人竟还是个下人,身分又怎么能与小姐相比呢?真不知孟二爷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年来,难道还看不出小姐的心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