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晚玲(民国np) > 章节目录 (一零二)不可以(3ph)
    (一零二)不可以(3ph)

    呜呜…晚玲紧紧握着明玄的手,可嘴巴却被明哲的吻堵住,怎么可以这样。极度的羞耻感她必须强烈反抗,努力挣脱他的禁锢。换口气的功夫,明哲的舌头就攻入了她的口腔,不容她闪躲,狠狠吸附她柔软的小舌,不容她的拒绝,只能被动承受。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表哥就在旁边看着他们,看着她和别的男人亲密接吻。她的小手使劲推搡明哲的胸膛,推不动,便攥紧拳头去捶,用腿去蹬。

    “晚晚。”明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被别人的男人强迫,她不愿意,她的手使劲抓着他的手,在向他求救。

    “对不起。”他松开晚玲的手,低下头,没有勇气去看明哲如何强迫她,亲吻她,欺负她,挑逗揉捏她敏感的胸乳。

    表哥…他松开了她的手,他不要她了,是不是。泪水悄无声息从她眼角滑过,被明哲的舌尖卷入嘴里,再喂还给她。

    医生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解开她旗袍的盘扣,从脖颈一直解到腰臀,露出她白色的蕾丝胸衣来。

    “不要,你不能这样。”她的话才出口,就又被密集的亲吻堵住,叫她失去方向。

    胸衣被手掌推上去,挂在雪白的脖子那里,两粒粉红的茱萸红果接触到冰凉的空气,傲然挺立着。

    明哲的双手从她背后绕到前面,抓住胸前两个浑圆的乳,往中间揉捏。口腔里还在不断挑逗着她的小舌,舔舐着她的牙齿,追逐着她的小舌,将它逼到角落,霸道地吸住,吸进他的喉咙,叫她无处躲藏,只能乖乖顺着他的意,被他的疼爱包裹。

    修长的两指轻轻捏住她的一只小巧的奶头,来回揉捏刮擦起来。强烈的酥麻感,从奶头唰地流窜到小腹,钻进腿间的小穴里,痒得她扭起身体。

    她见她反抗的气息弱了许多,便停下吻,玩弄她奶头的手还在继续。

    “表妹,别闹,想让你舒服。”

    晚玲被他刚才激烈的亲吻,胸口的氧气被消耗殆尽,只是一个劲地喘气,胸前的双乳起起伏伏,越发挺拔了。

    床边响起轮椅滚动的声音,明玄不忍再看,却被明哲挡住。

    “哥,你真轻。”明哲的双臂把明玄整个身体从轮椅中捞起。

    兄弟间心意相通,明玄知道明哲要做什么,想拒绝又不想拒绝,他有多久没有和他爱的晚晚做过了,应该是很久很久,从他见到晚玲开始,那里就一直硬着,念着她。

    明哲把明玄抱上床,再抱起晚玲,让他坐在明玄腿上,面对明玄。

    “对不起,晚晚。”明玄伸出手,抚摸她刚刚哭过的眼睛。

    “表哥,”她挣脱开明哲扶着她腰间的手,向下匍匐下去,趴在明玄的胸前,“不要不要我,不要把我推给明哲。”

    “怎么会不要你呢。”明玄轻拍她的后背,“你是我的命根子。”

    “真的吗?”晚玲撑坐起来,凝望进他的眼眸,希冀看到最真实的答案。

    明玄舔湿嘴唇,趁她不备,一口咬住她的唇边,轻柔呵护地细细吻起。

    “表哥,我想你,你知道吗,离开你的每一刻我都在想你。”

    刘海从她的额头垂落,挡住了她蓄满情意的双眼,泪水不会骗人,颗颗如珍珠般,洒落在他的胸前。

    看到明玄,她就忘了一切,忘了她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形象。她赤裸着上身,明哲的双手从她的腋下绕到前面,托起两个木瓜大的乳,上下摇颠起来。

    “啊…别弄…”她突然叫起来。

    “哥,吻她。”

    明玄捧起她哭成花猫的脸蛋,细密的亲吻排山倒海袭来,衔起她的唇角,舔弄她的贝齿,握住她的双手,与她十指连心。

    表哥…她闭上眼,脑子里全是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

    【山茶花枯了,移到室内,能活过来吗?】

    【我心如你心。】

    【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

    晚玲与明玄吻得难舍难分,明哲知道她哪里敏感,两指夹起她的两个乳粒,研磨过一圈又一圈,她那里肯定流了许多水。旗袍的裙摆被他推去腰间,右手往她的底裤摸去。

    “表妹,你湿了,摸了我一手的水。”

    明玄把晚晚的牙齿用舌头颗颗数过,突然停下,在晚玲耳边轻语,“想和晚晚做,晚晚愿意吗?”他拉着她的小手往他下面摸去,“从昨晚见到你就硬了,一直硬到现在,好难受。”

    她害羞地搂着明玄的脖子,“晚晚整个人都是表哥的。”

    他解开裤子,放出憋了一天的粉色肉棒,蹭在晚玲的底裤上,舒服得一塌糊涂。

    明哲轻轻为晚玲褪去湿漉漉的底裤,看见自己的哥哥明玄,鸡蛋大小粉红的龟头欢快地吐着水,自由地蹭在表妹的肉缝,嫉妒得自己的那处也硬得快要爆炸。他也顾不及那么多,迅速脱掉自己的西裤,随意仍在床下。

    “晚晚,腿分开些,让我也进去蹭蹭。”

    “不要,不要,你出去。”晚玲故意紧闭了双腿,只留明玄的肉棒在她小穴那里蹭得她嗯嗯啊啊。

    明哲无法,只能曲线救国,双掌从到了她的胸前,握住她的两个大奶,两指用力夹起她的乳珠,搓捻起来,由轻及重,再由重及轻。

    “舒服吗?表妹?记得吗,我说要给你的奶头缠上医用棉线,要不要?”

    “不,不要。”晚玲吓得脸色煞白。

    “那就乖乖把腿分开。”

    明哲拇指突然抠弄起两粒奶头表面的敏感,肉眼不可见的乳孔,极致的酥麻快乐直冲她的脑门,下体的甬道没出息地,紧跟着流出一股股的热液,浇在明玄的肉棒上。

    “晚晚,好舒服。”明玄用吻封住她嗯啊的小嘴。

    明哲趁着她岔开双腿流水的片刻,将自己的肉棒也挤进她的双腿中,与明玄的肉棒一起来回摩她的大小阴唇。

    “哥,你吸吸她奶子。”明哲把她的身体向前折去,两只混软的大奶刚好落在明玄的嘴边。再去强行把她的双腿分往两侧,两瓣圆圆的蜜桃臀向上翘起,粉嫩的小穴清晰地入了明哲的眼。小阴唇水晶晶地挂着水,明玄粉红的肉棒在来回蹭着,把包在其中的阴蒂花珠翻了出来,像一颗等人来采撷的相思红豆,挂着晨起的露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