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月考过后(h) > 章节目录 处在爆发边缘的纪念
    游戏房的桌球室。

    “祁野,明天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么?新上映的文艺片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安然端着一杯鲜榨橙汁,笑得灿烂。

    她两只眸子定定瞧着面前玉树临风的少年打桌球,心里只觉得他拿球杆的样子,真是帅气极了。

    祁野眼皮都没有抬,拿着巧粉轻轻擦在皮头,薄唇微启,冷冷吐出叁个字,“没兴趣。”

    安然嘟起小嘴,开始装柔弱和委屈。

    “你陪我看看嘛,我想去看。听人家说这部电影在国际上获了好多大奖呢。”安然说着,伸出软软的小手,搭住祁野强健有力的胳膊。

    “安然。”祁野投去警告的眼神,不悦地扯了下唇,“希望你记住,我们只是假扮情侣。我没有义务陪你看电影。”

    义务这个词,还是纪念教会她的。那女人常说义务和权利是对等的。

    享受了权利,就得承担相应的义务。

    结果呢?她享受了她的权利,有承担她的义务么?

    “而且你在这里影响我打球了。”祁野又冰着脸补了一句。

    安然听到祁野说的这番话,气得脸庞变得又红又青。当初她以为自己和祁野即使是假扮男女朋友,但只要时日够多,一定会让祁野真心爱上自己。

    可是现在……

    原来根本不是这样。

    安然努力压住那股子怒气,脸庞勉强绽放出一个笑容,“祁野,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家了。白白。”

    说完,她便娉娉婷婷,袅袅娜娜地离开了游戏房。

    纪念站在川流不息的街头,看着玻璃橱窗里的水晶球。

    她还记得自己和祁野当初在礼品店选的水晶球。记得那天下午她坐在他自行车后座,微风吹过来的感觉,柔柔的,很舒服。

    “纪念,你要忘记他。”她深吸一口气,劝说着自己,“他已经让你不快乐了。”

    她咬了咬唇,转过脸,正好看到怒气冲冲的安然。

    安然再没有平日里的风度,抬手,一巴掌扇在纪念的脸颊,“你这个贱人,就是你,你没来我们班前,祁野从来不会这样对我!”

    纪念的脸颊瞬间变得红肿,火辣辣的疼,周围有路人开始停住脚步,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他们。

    她不可思议地望着安然,眸间是熊熊的愤懑。

    “怎么?想报警抓我啊?我只是看你脸上有只大苍蝇,替你拍掉罢了。我警告你,不要再纠缠祁野,不然我让我哥哥找人轮奸你。”

    班级里的人都知道,安然的哥哥是混黑道的。

    抖完威风,安然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纪念高高地扬起头颅,没有落下一滴眼泪,只是径直往附近的游戏房走去。

    她知道祁野很大可能会出现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