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皇兄他什么都知道(骨科 1V1 H ) > 章节目录 52.累了就换哥哥来骑你(h)
    现在她出口更像呻吟而不是叫骂。

    “怎么不想动了,蓁蓁不要骑大马了吗?这就玩腻了?”

    卫琅恨恨道。

    “不是我要······是你逼我的······”

    沉蓁蓁喘息着,软成一滩水趴在卫琅胸前。

    说逼倒也不尽然。

    做到这个时候腕上丝绦早就松散着不知落到何处,沉蓁蓁却扒着卫琅的衣衫没松手,任他挺腰一下一下在她穴里抽弄。

    或许她心里还没把卫琅当成哥哥,被肏干得迷乱之时,这男子于她,更像是邙山之上惑她心神的意中人魏郎,而不是什么堂皇车驾中自称是她兄长的卫琅。

    但他们明明就是一个人。

    就是此时又翻身而起,重新将她压在身下的男子。

    “哥哥知道了,蓁蓁是累了,所以才不想骑大马,那不如就换哥哥来骑你。”

    正在兴头上的男子换了个自己更喜欢的姿势,挺胯的力道都变了不少。

    “别说了···求你闭嘴···”

    沉蓁蓁受不了,她倒是连呻吟都抑制着,可卫琅却像生怕外头听不到,淫浪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

    “要朕闭嘴?那你可得给点甜头!”

    卫琅说着就要去叼她唇瓣,却被沉蓁蓁侧头避过去。

    “不要···太奇怪了···”

    被亲生的兄长肏弄得只知道扭就够别扭的了,现在要是又亲起来,那算怎么回事?

    “不要不要”说了一路的沉蓁蓁早就拒绝的不像那回事了,却宁愿再度激怒卫琅,也不愿意跟他亲吻。

    “不给亲是吧,好!”

    卫琅又冷笑起来。

    他的不满全部化作对身下人肉穴的惩罚。硬邦邦不见颓势的性器成了劈开肉穴的武器。

    一下一下,卫琅用尽了力气。

    他再不怜惜她,反正她也不在乎,只会随心所欲将他的心意弃之若敝。

    “啊···别···嗯···”

    陡然涨高的呻吟声忽又低了下去。

    沉蓁蓁捂住嘴,努力抑制住身子里那根直冲直撞的东西带来的快感。

    她不叫,那快乐的感觉无处宣泄,就换成其他东西从她身子里流泄出来。

    不只是身下越流越多的水,还有无意识流出来的泪。

    越忍耐,泪就流得越多。

    多到一心只肏弄她的卫琅也无法忽视过去。

    他呵斥她:“哭也没用!”

    沉蓁蓁一直喊“不要”,卫琅只把那泪当成是她又伤心了。

    一见着她落泪,他的头便疼了起来。

    所以泪水其实是有用的。

    身上男子伸手去擦她的泪,谁知道越擦越多。

    沉蓁蓁发誓她也不是故意哭的,可就是忍不住,实在太舒服了。

    男子越发心烦:“别哭了。你就会这一招吗?”

    但他心里清楚,只这一招就吃得他死死的。

    上一世嫁衣女子揖礼拜别时眼中噙着泪的样子,和现在他身下少女泪眼迷蒙的模样重合在了一起。

    别哭了······

    卫琅无可奈何。

    “就这一次,完事后朕就再也不动你了。好好做你的‘兄长’。全了你的愿望,成了吧!”

    他恨恨到无可奈何的口吻,倒像是沉蓁蓁对不起他。

    沉蓁蓁不明白,那东西还在自己的身子里戳弄着,他怎么就好意思说出“兄长”二字,还说什么全了她的心愿?

    现在她自己都弄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意,他卫琅倒是清楚?

    抵在她身体中的性器埋入深处,泪水朦胧中那口口声声弄了这次就不再碰她男子压下来,强自吻住她的唇。将那被这一场缠绵中最后一声呻吟给吞了下去。

    熟悉的东西涌了进来,是那说要好好做她兄长的男子的精水。

    她被肏弄一路的小嘴尽职尽责,全数吃了进去,还觉得不够,一吸一吸似乎又在期待着什么。

    最后沉蓁蓁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肏晕了过去,还是被亲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