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 章节目录 第96章 形势比人强 (首页强推加更)
    待他写完,楚亦将信纸收好,两人又不约而同看向朱影。

    “看我干什么?我不进宫!”朱影表情漠然,就着酒吃着烤鸭腿。

    这两人果然是无赖,也不问她的意见,就像私下交易一样,帮自己决定了。

    “阿影,其实问离呢在长安也算是个抢手的好郎君,”李研眼眸含情,嘴角一弯,“这楚家的案子是他多年来的心结,若是素心帮他办成了,那就是立下大功一件,你说问离好意思不娶人家吗?”

    他这话说的,怎么不说若是素心帮他拿到了证据,那萧太妃就是楚莫的灭族仇人,素心公主就是他仇人的女儿,还能娶吗?

    李研见朱影不为所动,又煽风点火道,“朱姑娘,你这样普通的身世,还想着攀龙附凤……“

    “谁想攀龙附凤了?!”朱影放下鸭腿,瞪了他一眼。

    她与楚莫是自由恋爱,再说楚莫也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就一个姨娘在宫里当太妃,还是个远房亲戚。

    “你知道长安的好汉们要入帮派之前,都要做一件大事,这叫做投名状啊,敲门砖什么的。”李研冲她眨眨眼睛,鼓动道,“你总要为问离做点什么,表明一下诚意吧?”

    他一个君王,居然对匪帮的规矩这么清楚。

    朱影呵呵两声,“我是要嫁人,又不是入匪窝。”

    “唉,甭管什么吧,你总要为问离分忧对不对?不能让素心为了他去赴汤蹈火,这样你心里过意得去吗?”李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嗯?我觉得挺过意得去的。”朱影刚说完,又瞥了一眼楚亦,发现楚亦脸上又红又白。

    素心生性天真,楚亦心里的确过意不去。毕竟从小将素心当成妹妹,这算计她亲妈的事,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去做,不然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算了问离!她不肯,咱们还是找素心去吧!”李研拉着楚亦,作势就要起身。

    “等等!”朱影伸出一手挡住,大喝一声,“去就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阿影,算了,其实我也觉得此事不妥,咱们还可以……再想其他办法。”楚亦不知是不是良心发现,从袖中取出那封字据道,“圣上,此事……我觉得不妥,还是作罢吧。或者,让驹九或是鸿十化妆一下,进宫当个小黄门。”

    他本来想着,让朱影进宫去查萧太妃的底细,顺便可将赐婚之事做实了,可是转念一下,若是李研这个人不讲道理,趁着她在宫里又意图不轨,到时候又该如何?

    “问离,你以为萧太妃是瞎的吗?驹九和鸿十那个样子,哪里像小黄门了?”李研嗤了一声,又在软垫上坐下,呆呆看着面前的杯盘道,“何况他们俩从前是御前侍卫,萧太妃有没有见过他俩还不好说。趁着萧太妃和素心还没见过阿影,正好可以伪装成宫女进去啊!”

    “楚大哥,我去吧,让阿枝跟着我一起进宫,想必应该不会有事。”朱影拉了拉楚亦的衣袖,又向他使了个眼色。

    “就是啊,问离,有我在宫里保护阿影呢,你担心什么?”李研又晃了晃脑袋,看了一眼楼下的行人,“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这话楚亦怎么听,怎么别扭。

    “阿研,永王……最近可有什么动静?”楚亦捏起酒盏,放在嘴边嗅了一下,“你可别大意了。”

    屋内的气氛顿时沉寂下来,只听见风吹着竹帘拍打窗棂的声音。

    李研敛起笑容,向后仰靠在软枕上,似不经意地说道,“暂时没有什么动静。母后也派人留意着他。”

    永王是萧太妃之子,今年刚十七岁,虽有封地,却还未离京。

    华灯初上,长安东市的街边人潮涌动。

    阵阵酒菜香味从街边的酒楼中满溢出来,伴随着春风里的花草香气,清幽而醉人。

    一高一矮两个华服男子正挽着手漫步在街市上,两人眉目如画,又举止亲密,很快就吸引了众多的行人驻足观望。

    高个儿的公子身穿浅青色圆领袍服,肩宽腰窄,墨发及腰,白净俊朗的脸上现出一缕淡淡的绯红,显然是刚刚饮了酒,有些醉态。

    “阿影,若是你不想进宫,真的不用勉强自己。”楚亦低头看了那小公子一眼,“我也不会要素心帮我,要查萧太妃的事,还有其他办法。”

    那小公子头戴黑色纱帽,长发束起,身姿瘦小灵巧,脸上也有些醉意,但两只眼眸还是闪亮清澈。

    “楚大哥,萧太妃不是寻常人,没有证据不能动她。何况你如今抓了苍山派两个弟子,此事不用多久就会传入她的耳朵里,怕是已经打草惊蛇,因此……不能再拖了。”朱影挽着他的手,忽然带着深情喃喃自语道,“圣上有句话说得对,我也应该为你做些什么,不然将来……”

    楚莫在长安名声已盛,袁庆的话或许有些夸张,公主郡主的一般不会嫁给什么有前途的官员,可若不是四品以上官员的嫡女恐怕也都配他不起。自己在长安毫无根基,若再不做点什么,即使将来坐上了楚家正夫人之位,只怕也坐不安稳。

    到时候哪个尚书啊丞相的,随便塞一个人过来,做个平妻还是贵妾的,轻易便要压她一头。

    “阿影,你不信我?”楚亦忽停下脚步,借着醉意就要将嘴靠过来。

    男子都是行动派,总是嫌女人话说的太多,而做的太少。楚亦此时情不自禁,也顾不得旁人的目光了。

    一路的行人本来还遮遮掩掩地不敢直视,这一下都瞪圆了眼睛等着看好戏。

    还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呼朋引伴,说这里有两个俊俏公子当街秀恩爱。

    两人耳鬓厮磨了片刻,朱影便一个侧身躲过,又拉着他快步向前走去,避开那些看热闹的人。

    “什么信不信的,将来若你再纳她人,也是形势比人强,又不是说你不对。”朱影抬头看看他那张俊秀的脸庞,又伸手撩了一下他绸缎般的长发,“就好像你为报灭族之仇,即使委身于圣上,我也不会怪你……”

    她暗自叹了口气,心想楚莫单枪匹马地在长安混到如今这种地位,想必也在圣上身上下了不少工夫,虽然有些不齿,却也能理解。

    “委身于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