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其他小说 > 蝶裂(1v1,bg) > 章节目录 十七
    十七、

    王新伟被折腾怕了,他嘴里牙齿滚落的到处都是,地上是他吐出来的消化到一半的食物与酒的混合物,里面掺杂着半液态半固态的肉类和滴落的鼻血牙齿,整个一摊呈现黏稠的红黄色,在冰凉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缓缓向四周流动,气味恶臭。

    阿半挥挥手:“去给拿个勺来。”

    王新伟在逼迫下缓缓接过勺子。

    咀嚼过的食物再进到嘴里口感十分粘腻,酸败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和食道,气味恶臭刺鼻,几乎顺着气管掀掉了王新伟的天灵盖,胃酸灼烧的他咽喉失去了知觉,只知道麻木地重复着舀起、吞咽的动作。他几欲昏死,控制不住的生理性反胃令他频频作呕,可每次还没呕出来就在王骏的逼视下愣生生又咽了回去。

    钟鸣举着手机往前走了两步,准备拍个特写,结果被刺鼻的恶臭瞬间击退。

    “你为什么打人家呀?”钟鸣拍够了放下手机,随手拿了截棍子远远戳着地上男人的头。

    他本意就是这么随口一问,并不是关心谁打了谁或是谁被打了,也不指望这人说出什么惊天地的正当理由来,纯粹就是无聊至极时正好撞上这么一件事,于是顺手玩一会而已。没想到王新伟听了这话瞬间抬头,仿佛被官衙门冤枉了几十年的老实人沉冤得雪一般激动起来。

    “不是啊…!我是她监护人!她离家出走这么长时间,终于被我找到,我做家长的…我这带她回家这不天经地义吗?”他嘴里牙齿少了几颗,说话时嘴里包着几股穿堂风一样窸窸窣窣的,“不信你们把乔盼叫过来跟我对质。”

    钟鸣饶有耐性地听王新伟把话讲完,然后转头问身边的人:“乔盼是哪个?”

    阿半低声答:“上次那个女的。”

    钟鸣没懂:“哪次?”

    阿半做了个割腕的手势:“那个烈女。”

    钟鸣一下恍然大悟,摸摸下巴,这就有意思了。

    王新伟见两人嘀咕上了,以为自己占理了,于是气势又上来点,“你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打人,是犯法的。还不让人回家……这、这是拘禁!”

    申楠眉毛瞬间竖起来,上来就要再打:“犯法?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犯法!”

    钟鸣拦住他,转身一屁股又坐在沙发上,慢悠悠道:“我是她老板,这样吧。”

    钟鸣拿出根烟点上吸了一口,“这样,我们把她叫过来,你们问题当面解决,你带不带得走人——她做不了主,你也做不了主。”

    男人坐在沙发上又吸一口,缓缓躺下,双眼放空的盯着天花板,声音略微嘶哑。

    “我说了算。”

    乔盼早想到了钟鸣那有一关等着她,一路上就在思考对策,于是一进门也不歇息,直奔了二楼就去。

    樱桃担忧地跟在她身后,乔盼对她摆了摆手:“你回去吧。”

    若是放在以前,一个房子里存在两个乔盼同时恐惧的人,那她定是打死都不会靠近那里半步,可如今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待会即将见到的场面,她不仅不害怕,还凭空生出几分莫名其妙的兴奋和期许来。乔盼不能理解自己这种情绪状况,于是暂且将它归为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乔盼进来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像只猫儿一样轻手轻脚的踩进房间,往门边一站,微微露个脑袋边,仿佛对面有人拿了把枪瞄她,一露头就会被杀一样。

    她环视一周,视线扫过地上跪伏着的王新伟,见人还喘着气便微微有点失望,她移开目光,转而去观察钟鸣。

    钟鸣接住她的目光,也认认真真地盯了回去。

    这是他第一次细致入微地观察乔盼,前两次场面都闹得十分难看,他这回长了记性,打算让这动物似的小人儿自己一步一步来,他极为专注地凝神静气望着乔盼,神情有如在观赏一副传世佳作。

    其他人不清楚两个人在互相看什么,钟鸣不说话,他们也不敢吭声。

    王新伟见两人隐隐有对视到千秋万代的趋势,以为她被吓傻了,于是急切唤道:“跟你老板辞职吧,咱们不干了,回家。”

    乔盼恍然回过神来,看见地上狼狈不堪的王新伟,有种今非昔比的快感,她在心里把他杀了砍了烧了千遍万遍,可他就是不死,不仅不死,还仿佛越咒越强变本加厉起来,而此刻,这个曾经她的噩梦之源,曾经牢牢束缚并毁灭她灵魂和肉体的牢笼,正像一座被炸毁的大厦般在她眼前轰然坍塌,曾经被逼至死角、困若斗兽的她,此时身体里隐隐有个绿油油的小芽破土而出,正开出名为“自由”的果实。

    不,还没有完全的自由,只要他活着一天,那她离真正的自由就永远存在一步之遥。

    钟鸣紧紧凝视着乔盼,他怎么会不熟悉乔盼眼中的东西,他太明白她的眼神了,很多时候杀意不是起在某个一地鸡毛的痛苦时刻,而是不经意间脑海里对于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瞬美好。

    钟鸣轻轻地捏了下手指,然后展开手掌拍了拍身边。

    掌心与皮质沙发接触发出沉闷的声响,乔盼如同惊弓之鸟,哪里一有动静便第一时间警觉哪里。

    乔盼脚步一轻一沉,像微微在跳动的精灵,相比最开始,她已经掌握了一些控制肢体的技巧,她知道怎样走能让自己看起来颇为惹人怜爱,也知道妆容怎样画能够赢得最频繁的瞩目,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如同捧心西子般弱不禁风,也懂得及时虚张声势来明哲保身。

    她端的是玲珑乖巧的架势,稳稳地往钟鸣身边没人的一侧一坐,也学着他摆了个深不见底的眼神,要笑不笑的看着几人。

    王新伟见了这一幕心便凉了半截,好么,怪不得这老板抓了自己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敢情是这小娘们和他勾搭上了。

    钟鸣并不知道此刻王新伟心中所想,他也做出个温文尔雅的样子笑望着身边女孩,乔盼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觉得不伦不类。

    “上回吓着你了。”钟鸣伸手想给乔盼倒杯水,但看了一圈周围只有酒,于是拿起一瓶人头马,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半开玩笑地问:“还敢喝我的酒吗?”

    乔盼觉得他有点滑稽,于是也用很小的声音直接在钟鸣耳边嘀咕:“我不害怕。”

    乔盼的心态很简单,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什么都不怕,就剩一条命而已,自己就能取舍,典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钟鸣微笑了一下,认真的偏头观察了一番乔盼的神情,确定她不是在强作镇定,他顿时觉得这女孩子天真得发傻,他指着屋里的所有人,笑盈盈地问:“那他们怕我难道是因为我长得丑吗?”

    钟鸣把倒好的酒递给她:“喝不喝随你。”

    乔盼仍然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这话她没法接,她想说你不丑,但感觉说出来怪怪的,于是只好接过酒杯,小小的嘬了一口。这回没有人逼着她喝,她就带点享受地品了品,辣中带着花果香,酒是好酒,就是给她倒酒的人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