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 套路海王的快乐日常 > 章节目录 分卷(53)
    记起自己那几天喝得烂醉,凌文秀有过来照顾他,说不定对这事有印象。

    凌语归打电话问了下,没多久凌文秀带着小花过来。

    她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小花的头:抱歉啊语归,你那个戒指是小花拿走了。

    在她的催促下,小花从怀里拿出戒指盒,不过她并不同意妈妈的说法:妈妈,我不是拿走,是暂时保管,当时舅舅也是跟我这么说的。

    原来那几天她跟妈妈来过一次,正好看见凌语归把戒指盒扔进垃圾堆,小花见盒子漂亮:舅舅,你为什么要把这么漂亮的盒子丢掉啊?

    什么什么丢了?凌语归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小花把盒子捡回来:这里面还有东西呢,不能乱丢吧?

    不能不能凌语归胡乱摆着手,小花帮我保管一下吧

    就这样,小花把戒指拿回了家。

    听完事情经过,凌语归觉得很不好意思,他蹲下来拉起小花的手:谢谢小花,待会舅舅请你吃好吃的。

    好耶!

    见女儿开心,凌文秀也忍不住笑了,不过她马上又提起了令她十分在意的一个问题:那个,你别怪我多事,我看了里面的东西,这是打算送给夕一的?

    嗯,是这么打算的。

    你们不是分了吗?别误会,我不是反对你们在一起,只是怕你又难受。

    凌语归摩挲着戒指盒:姐,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坐下慢慢聊。

    让小花去另一个房间看电视,凌语归把最近发生的事简单地跟姐姐说了一遍。

    听罢,凌文秀的担忧不减反增:他这病起来,不会伤人吧

    不会,你放心,他现在好得很。

    看着弟弟比前段时间开朗得多的面容,凌文秀没再说什么:那你们好好相处,有什么难事记得跟姐说,别一个人扛着。

    凌语归注视着戒指盒中并排在一起的两枚戒指,露出傻傻的微笑:谢谢姐,我突然想起来,还要去刻个名字。

    还得把广安平的名字加上去。

    戒指这种玩意送出去需要仪式感,异国的露台餐厅正巧是个合适的地方。

    这里是两人出国游途经的一个小镇,有许多各式各样的城堡,露台餐厅就在其中一座地势较高的城堡上。

    坐在餐位上可以望见贯通小镇的清澈运河,以及布满鲜花的小径。

    初夏的凉风拂过,令食客感到心旷神怡。

    凌语归决定继续上次流产的计划,把戒指藏在冰淇淋里,给广安平一个惊喜。

    万万没想到,惊喜差点变成惊吓。

    广安平吃东西的样子虽然优雅,但和夕一狼吞虎咽的速度不相上下,边吃还能边聊天,凌语归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满心想着戒指的事。

    被做成水果模样的芒果冰淇淋端上来,凌语归眼神顿时亮了。

    不知是不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广安平歪头看了看他,随即舀了一大勺送到他面前:要吃吗?

    望着勺子里嫩黄的冰淇淋,凌语归吞了吞口水。

    卖相确实不错,可万一吃到戒指那就尴尬了。

    他讪笑道:你、你吃吧,我就是觉得造型挺好看的。

    那就尝尝呗,我喂你。广安平眨眨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衬托得眸光无比深情动人。

    在经过精心设计的浪漫灯光下,广安平俊美的面庞多了几分梦幻,再加上温柔的笑容,甜度绝对超过任何一个点心大师的作品。

    而且,这是广安平第一次说要给他喂东西吃。

    凌语归赫地脸红了,一半是因为不好意思,一半是因为暗搓搓的期待。

    他本来就招架不住对方的颜值,这么一来,更加没办法拒绝,哪怕这一口下去可能吃到本来为广安平准备的戒指。

    尝尝吧,冰淇淋快化了哦。

    广安平又把勺子往前递了递,柔声道。

    拖长的尾音撩得凌语归心都快化掉了,他祈祷着广安平没有挖到戒指,凑过去吃掉了冰淇淋。

    注视着凌语归乖乖含住勺子、又舔了舔的模样,广安平只觉下腹一紧。

    一小块化掉的冰淇淋沾到了凌语归下唇上,红红白白的格外惹眼。

    凌语归正在庆幸没吃到戒指,便见广安平把手伸了过来。

    别动

    对方话音刚落,修长的指尖已从他唇上划过。

    咦?凌语归反射性地捂住嘴,突如其来的亲密让他双颊微微发烫。

    广安平状似无辜地竖起手指,上面沾了一丝可疑的白色:冰淇淋化掉了。

    男人促狭的眼光告诉凌语归他就是故意的。

    下次我自己来就行。凌语归瞪了他一眼,开始吃自己点的草莓冰淇淋。

    广安平笑了笑,连勺子都没换,继续挖下一大勺冰淇淋放入口中。

    注意到他的动作,凌语归疑惑地看了看装冰淇淋的小杯子。

    不应该啊,照他这个吃法,早该见底了才对,怎么还没吃到戒指。

    难道被他吞下去了?

    凌语归满心困惑,嘴里却还不停,下一口,他突然咬到了一个硬物。

    糟了,不会是放错地方了吧!

    凌语归还没想明白,脸上已经显出一副诧异的表情。

    广安平发现他不太对劲,关切地问:怎么了?

    凌语归忙摇摇头,忘了嘴里还含着东西就要开口,结果差点把戒指吞下去。

    呕吐感让他反射性地一阵猛咳,混乱间,闪着银光的戒指被喷出来,在空中划了道漂亮的弧线,直直往露台外掉去。

    我的戒指!凌语归大惊失色,顾不上什么惊喜不惊喜就伸手去捞,可惜还是差一点没抓住。

    眼看戒指就要掉下楼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冲到了围墙旁。

    凌语归定睛一看,不是广安平又是谁,此时他整个人已经挂在围墙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

    凌语归被他危险的举动吓得差点心脏骤停,赶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拉着他。

    小心!

    与此同时,旁边传来几句外语,凌语归瞥了一眼,发现侍者也围了过来,对方脸色发白,显然也被吓到了。

    两人慌神的当儿,广安平已经直起腰,转身往凌语归手里塞了个东西:捡回来了。

    他的语气颇为骄傲,像是小孩在向大人邀功。

    凝视着手中失而复得的戒指,凌语归先是松了口气,随即一阵后怕:你刚才差一点掉下去,太危险了!

    侍者也在一旁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些什么。

    广安平面色如常,满不在乎地抓住凌语归的手:放心,我心里有数。

    见他不当回事,凌语归正要发作,对方却一把拿起那枚戒指:这是送给我的吧。

    他对着光转动戒指,亮晶晶的眼神仿佛得到奖励的萨摩耶:谢谢,这个式样平时带着正好

    他的动作顿了顿:里面还刻了夕一的名字?

    凌语归的怒气倏地消失,尴尬地挠了挠头,有点不敢看对方:因为是之前买的

    没关系,毕竟你认识他在先。广安平笑眯眯地掏出手帕擦了擦戒指,又递给凌语归,帮我带上怎么样?

    他伸出左手,凌语归老脸一红。

    因为方才两人闹出的动静,露台上寥寥几桌客人都看了过来。

    见到戒指后,有人甚至开始起哄。

    这情景,不是相当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求婚吗

    他预想中的惊喜可不是这样的。

    怎么了?广安平看似询问,实则催促道。

    凌语归抬头看向他,发现对方的笑容里多了一分鸡贼。

    果然还是不爽夕一的名字排在他前面,所以才故意赶鸭子上架让他带戒指!

    带就带,凌语归撇撇嘴,憋着股气拿起戒指,扶住广安平的手。

    不知为何,虽然被围观十分羞耻,但也有种奇妙的仪式感。

    凌语归的手心都出了汗。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将戒指带在广安平的无名指上。

    见状,侍者带头鼓起掌,看戏的食客也有样学样,代表祝福的掌声回荡在露台餐厅上空。

    凌语归刚带好戒指,便被广安平反手抓住手腕:还差一步呢。

    差一步?凌语归不明就里地抬起头,只来得及瞅见对方带笑的嘴角,下一秒,他就被一个急切的吻夺去了所有心神。

    他再也没心思管周围人的反应,整个人仿佛踩在云朵之上,飘飘欲仙。

    回过神,凌语归发现自己手脚发软地倒在广安平怀里。

    还好失态的人不止他一个,广安平也是气息不稳,直勾勾地盯着他:回去吧?

    凌语归表示赞同。

    住的酒店离这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

    进了房,他们连灯都来不及打开,凌语归便被扑到在柔软的圆床上,广安平再度展现了吃饭狼吞虎咽的劲头,不容反抗地压下来

    第二天,凌语归悠悠醒转,见广安平光着上身、背对自己坐在床沿。

    漂亮的蝴蝶骨上有几道浅浅的抓痕,始作俑者凌语归心虚地挪开目光。

    他揉了揉酸痛的老腰,也爬起来:早啊!

    男人回过头,不知为何一脸茫然,他拿着戒指,将内圈刻有名字那处在凌语归面前晃了晃:广安平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