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玄幻小说 > 松鼠文与鲤鱼青[娱乐圈] > 章节目录 分卷(25)
    而宋书文这一挪,动手的人自然就成了罗青山,他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要伸手把黎宇青给推下去。

    但他这一伸手,却将自己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了宋书文的身边,而宋书文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居然向着罗青山伸出了手!

    黎宇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住了,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亲眼看见宋书文将罗青山推了个踉跄,险些将他直接从脚手架上推下去!

    草,你干几把啥!

    罗青山被宋书文的动作吓了一跳,额头上青筋迸露。他不奇怪宋书文想阻止自己,但没想到宋书文竟然丧心病狂地直接冲着自己下手了。

    黎宇青是彻底吓傻了,连滚带爬地往里面躲,整个人所在一边。

    但宋书文却压根儿没去理他,只是慢慢站起了身子,朝着罗青山一步步逼近。

    当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宋书文时,立即捕捉到了他那露着凶光的眼神。而张洋导演坐在监视器后面,心里跟着冒出了一个想法

    恶人就是恶人,宋书文之前因为黎宇青让他想起了自家弟弟,所以一直没下手。但同样是因为自己弟弟,宋书文现在不仅想要了黎宇青的命,还想把罗青山也干掉!

    两个人,两条命,两份钱!

    他宋书文都要!

    宋书文走到罗青山身边,刚想动手,就见到罗青山摸出了一把锤子,朝着自己的肩膀砸了下来。

    他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却没想到罗青山直接扔了锤子,身子一矮抱住了他的腰,一下子将他掀翻在地上。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撕扯,扭打,完全褪去了所有人性,镜头所见的是两个恶人在生死厮杀。

    最后还是更年轻的宋书文解决掉了罗青山,他一个翻身将罗青山压住,然后双手抱住他的脑袋往下使劲一撞,罗青山立刻没了动静,身子也慢慢向下滑去。

    但就在宋书文想要站起来向着黎宇青走去时,罗青山却忽然一把揪住了宋书文的腿,将他向之前动过手脚的位置拖去。

    两人一起滚落了下去,宋书文死死地扒住脚手架的钢筋,罗青山已经摔了下去。

    黎宇青终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头上安全帽的灯光映在宋书文的脸上,显露出那张沾满泥迹和血污,如同即将坠入地狱的恶兽般狰狞的脸孔。

    而在这种情况下,宋书文居然笑了。

    那张被安全灯明晃晃照着的脸上满是笑意,交织着痛快,不屑,得意,当看向黎宇青时眼神又温和起来,道:来,拽我一把。

    黎宇青吓得倒退了一步,从那笑容中分明看到了疯狂的意味。

    脚手架快塌了,拽我一把!

    黎宇青终于支撑不住,转身就要往后退,动作踉跄。

    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宋书文,后者终究是支撑不住,扒住的那根钢筋也吱吱扭扭地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在这一刻,宋书文分明觉得自己在这段戏里将所有的力气,方法,技巧,意识,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都融了进去,在那一刻他不觉得自己是宋书文,就是戏里的那个人。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戏中人的魂魄挤了出去,在空中飘飘荡荡地看着自己。

    哈

    宋书文哑着嗓子,发出了戏中人的笑声。

    他越笑越大声。

    状如恶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意识到了,我的文笔就是渣渣。

    这本书是我一次极度拙劣的尝试。

    第35章 你与我之间(6)

    今年的娱乐圈注定非常热闹。

    先是年初的一档创造营类节目让各家公司的练习生都有了出道的机会,连续两个月的时间的微博热搜都是和节目有关的话题。

    而陈风林这样的流量代表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不甘示弱,一年的时间中除了和宋书文共演的那部戏之外,还接拍了别的题材,并且还有《镇魂令》这样的年度大戏。

    除此之外,黎宇青也在圈里逐渐成名,出众的外形和充满灵气的演技,让不少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而可以预见的是,等到《镇魂令》播出之后,黎宇青的身价注定会猛涨。

    不过这些事却和现在的宋书文没什么关系。

    当《盲井》的最后一幕结束之后,宋书文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和黎宇青出去游玩,而是找了个澡堂子泡了个澡,而且还专门找了个搓澡师傅。

    搓澡之前宋书文和人家打好了招呼,说师傅我知道我这阵子挺狼狈也挺脏的,您待会儿给我搓的时候下手重点,如果搓得特别脏的,您多担待。

    搓澡师傅听了这话顿时乐了,说小伙子我干了十多年搓澡了,啥样的没见过。

    结果两分钟之后,师傅幽幽地说了一句:

    小伙子,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从澡堂子出来之后,宋书文感觉自己总算是缓过一点劲儿来。

    其实《恶人》的拍摄周期并不算长,和之前的《江城码头》比起来,《恶人》大概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但《恶人》对宋书文来说却算得上是自己的演技巅峰,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演绎的时候,将所有的技巧甚至是灵魂都揉了进去,但这并非是自己真的厚积薄发到了这个层次,而是因为虎子出意外这件事深深地刺激到了他。

    所以宋书文觉得累,特别累。

    这种累的感觉不是单纯的身体疲劳,而是一种仿佛从骨子里泛出来的深层疲惫。

    《恶人》杀青的时候,剧组里除了张洋导演从拍纪录片开始带的团队之外,还有他从飞凰那边拉到投资之后,额外招到的工作人员。

    按理来说,两拨人之间不算特别熟悉,大部分都是在工作的时候才发生了些接触。但这边艰苦的拍摄环境让的他们迅速的熟络起来,等到这会儿准备要分别时,一个个不是在笑就是在哭。

    张洋导演意外地没怎么喝酒,对于他而言,这部电影拍到了这个份上,自己已经觉得彻底值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考虑怎么去获得更多的认可。

    因为题材的关系,张洋导演并没有将希望放在国内的院线市场上,而是准备和早年的那些文艺片导演一样,先送去大型电影节参展,争取刷几个奖回来,等到影片镀了一层金之后再在国内或者海外市场上映。

    他最想参与的是今年年底的特南洲国际电影节,这是一个资格很老,名气很大的电影节,而且评委的口味和《恶人》高度重合,拿奖的希望很大。

    但这样一来,他做后期的时间便紧张了起来。

    想到这里,张洋导演下意识地要跟宋书文再商量两句,这段时间虽然他一见到宋书文问自己问题就头疼,但在即将分别的这会儿,他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和宋书文商量事情。

    只是当他看向宋书文时,却发现宋书文已经喝多了,大半个身子都靠在黎宇青的身上。而黎宇青的面前摆满了空瓶子,显然也没少喝,但盯着宋书文的眼睛却依然清澈而明亮。

    江城,宋书文的小窝。

    宋书文一边打开房门,一边接通了黎宇青打来的视频。在《恶人》结束之后,黎宇青立刻赶回了《镇魂令》片场,从乡村美少年无缝对接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尊大人。

    反观宋书文,身上穿着的还是在剧组附近买的破烂衣服,整个人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和仙气飘飘的黎宇青形成了鲜明对比。

    宋书文的这副造型让手机那边的黎宇青一愣,怔了半天才喊了一声:哥?

    希望我走之前在冰箱里冻的饺子还没坏。

    黎宇青没想到宋书文第一句话居然说的是这个,他本能地觉得宋书文的状态有点不对,然后说道:没事儿,我给你订了份外卖,应该很快就能送到了。

    嗯。

    宋书文应了一声,就不再搭话,默默地收拾着房间,把出门前盖在家具上的防尘布摘下来。

    黎宇青越发觉得宋书文的状态有点怪异,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看着宋书文在手机那边收拾着。

    没过多久,黎宇青给宋书文订的外卖到了,宋书文接了外卖就开始吃。

    该伸筷子伸筷子,该吃饭吃饭,但是咀嚼的速度很慢,一口能吃上将近一分钟,始终低着头,没有说话的意思。

    黎宇青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问了一句:哥,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

    那你怎么都没说话?

    嗯?

    宋书文一愣,反问道:我没说过话吗?

    没,从你回来就几乎没出过声。

    可能可能因为我太累了吧。宋书文没在意自己的状态。

    手机那边的黎宇青抿着嘴,又盯了他半响,就见宋书文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笨拙地拿着筷子,忽然不小心碰掉了塑料勺,发出很轻的一声啪。

    宋书文皱了皱眉,侧身去捡,眼睛的角度正好斜对着手机镜头。

    黎宇青被这个眼神看得身上一冷。

    怎么了?

    宋书文捡起勺子放在一边,浑然不觉。

    没,没事。黎宇青勉强应道。

    他点点头,继续吃饭,忽然想起了些事:对了,我最近记忆力好像不是很好,你记得提醒我待会儿给人转个账。

    怎么了?黎宇青莫名其妙。

    虎子那边,我想给他弟打点钱。

    好

    黎宇青那边上戏了,宋书文挂掉视频继续收拾房间。

    他本来只是想坐一会儿,谁知道往床边上一坐,顺势躺下就再也不想起来了。

    他平时杀青之后无论多累,只要收拾完房间都会放松很多,但《恶人》似乎把他的精力都消耗光了,除了无法祛除的疲惫之外,还残留着某种古怪的压抑感。

    这种压抑感不轻,但也不算重,就这么压在胸口上,慢慢地往心脏里渗。

    他想给黎宇青发个消息,说点事情,结果拿起手机后却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他就这么保持着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的姿势慢慢发呆。

    啪!

    手机掉落在地,人已睡去。

    第36章 你与我之间(7)

    宋书文一方面是入戏太深,另一方面则是被虎子的事狠狠地刺激到了。

    在剧组的时候,宋书文的戏份很重,而且天天都和张洋导演争论剧情,所以他也没注意到这些。直到戏份杀青之后,再回到自己的那个小窝里,积累的负面情绪和疲劳顿时爆发了。

    最开始宋书文对自己的情况也没怎么上心,觉得自己只是累而已。直到经纪人老许也发觉了宋书文的不对劲,强行拉着他去看了精神科,宋书文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状态确实很不好。

    医生给宋书文开了一些睡眠方面的药物,表示宋书文最主要的问题是负面情绪积累的太过严重,说白了就是《恶人》这部电影题材和内容都太过沉重,而宋书文这种全身心入戏的演绎方式更加重了这一点。而药物主要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很信得过的人的帮助。

    首先是得找回快乐,光凭宋书文自己很难做到这一点,必须得有一个他信任而且充满了好感的人帮助才行。

    还有就是保持运动,比如慢跑,让大脑分泌多巴胺,也促进身体的恢复。

    最后是学会彻底放松,医生推荐了一种类似瑜伽的拉伸和冥想运动。

    看了看宋书文的状态,老许犹豫了半天,还是给黎宇青发了条短信。

    宋书文和黎宇青之间的事情,老许看的很清楚,他原本想过为了宋书文和黎宇青的前程着想,在他们还没摩擦出什么小火花之前就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

    老许做经纪人的事情不算短,类似的事情也见过不少。

    因此在他看来,自己给黎宇青发消息就是尽一个通知的义务,根本不觉得已经比宋书文红太多的黎宇青会过来看宋书文,最多就是发两条消息慰问一下。

    但没出三天,提前杀青的黎宇青便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宋书文的小窝。

    在和宋书文有关的事情上,黎宇青一直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

    在拍完《恶人》之后,宋书文深陷于负面情绪中不可自拔,尤其是虎子发生的意外,让宋书文的潜意识里总是在暗示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

    于是黎宇青就让宋书文用笔写下这句话: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

    然后在这句话下面,黎宇青认认真真地写道:

    哥,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或许在某些事情上,你并没有达成自己想象中的完成度,但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做了无用功。在我眼里,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演员,也是一个像一团暖橘色火焰,让我感到温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