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玄幻小说 > 松鼠文与鲤鱼青[娱乐圈] > 章节目录 分卷(26)
    写下这些话之后,黎宇青便把写有这些话的本子收起来。

    而宋书文却在黎宇青离开之后,重新打开本子,用手指轻轻地在黎宇青的字迹上勾画着。

    黎宇青每天晚上八点左右会从宋书文的小窝离开,在离开之前会拉着宋书文做那个医生推荐的拉伸和冥想运动。

    只是每次黎宇青都会固定放一首节奏舒缓的音乐,让本身比较喜欢摇滚乐的宋书文听着就打不起精神来,因此当黎宇青喊宋书文运动的时候,后者第一反应就是反问道:还做啊?

    黎宇青乐了:当然

    宋书文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将厨房的桌子挪开,在地上铺好瑜伽垫。

    而黎宇青已经先摆好了垫子,自己先盘腿坐好。

    黎宇青可是正儿八经的舞蹈专业出身,身形和动作极佳。虽然只是这么盘腿坐在垫子上,却硬生生地拔出了一种气质。从脖颈到脊椎,漂亮地挺成了一条直线,

    宋书文忽然觉得喉咙有点发干。

    好吧,这是干正事,不能有邪念。

    宋书文在黎宇青的视线死角里抽了自己一下,把那些想歪了的念头通通掰正。

    好在宋书文摒弃掉心里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之后,很快便进入了状态。而看上去早就进入状态的黎宇青却悄悄睁开了眼睛。

    黎宇青见宋书文神态中褪去了之前的焦虑和疲惫,慢慢转入平和,呼吸平稳且有节奏,便知道他已经进入状态。

    医生嘱咐过,这种时候不能打扰宋书文,所以黎宇青就只是用一只手拄着下巴,歪头看着他。

    屋子里很静。

    作者有话要说:

    我生病好了

    一场感冒拖成支气管扩张,再就是咳血

    健康可太重要了。

    我愿用十年单身,换一个健康的身体。

    第37章 影帝(1)

    《恶人》被送至威诺电影节参赛。

    和《江城码头》参加的里蒙特尔电影节不同,威诺电影节的影响力更大,历史更久,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而且整体风格更偏向于文艺片的评选。

    当张洋导演知道《恶人》报名成功的那刻,直接激动地给宋书文打了电话过来,电话那头的他语无伦次地嚷嚷了半个小时,最后才以一句:这要是真能蹭个奖,我当场死这都成结束。

    如果放在之前,宋书文说不定还会跟着张洋导演一起激动,甚至会忍不住幻想一下自己要是拿下影帝得多拉风。但在真的拍完《恶人》,并且在黎宇青的帮助下从抑郁情绪走出来之后,宋书文对于这些事已经淡定了很多。

    该是他的,他一个不落的都会去争取,而不是他的,他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

    无论对人对事。

    在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宋书文终于赶到了威诺。本来他能来的更早一些,但黎宇青却告诉他不能着急,要等着飞凰那边的团队一起过来。

    这也算是《恶人》被飞凰接手后的另一个福利,整个恶人剧组除了宋书文和黎宇青,以及张洋导演和罗青山这些主创团队之外,还有随团的造型师和化妆师以及翻译人员。

    而将这些人送到威诺这边,当真算得上是哪怕是呼吸都在每一分每一秒地烧着钱,更不用说还要租用服装等等开销。

    所以经过这件事宋书文也算明白了,虽然国内大小明星一个个都爱往红毯上面凑,没事儿就爱发一个某某惊艳红毯,某某艳压群星的通告,但如果背后没有强力的金主支撑,没有一个靠谱的团队顶着,纯粹就是在瞎玩闹。

    这也是宋书文第一次出国,临行前还有点紧张,寻思自己这糟心的英语口语能跟人顺利沟通吗,可别到时候能磕磕绊绊地用英语跟人问个厕所都费劲。

    而黎宇青则表示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按照现在的娱乐圈形式,他们到了这边其实就跟在国内参加通告没什么区别,国内的小明星遍地跑。尤其是那些刚刚拍了几部能上大荧幕的电影,在圈里半红不紫的明星,最喜欢来这边蹭个红毯。

    听到黎宇青的话,宋书文跟着乐了半天,然后才恍然发现。黎宇青其实要比自己更适合这个圈子的环境,也更精通这里面大大小小的规则和门道。他总以为自己比黎宇青的年龄要大,所以要想办法多照顾照顾这个总爱叫自己哥哥的人。

    但在一眨眼的时间里,他已经比自己更有名,也比自己更适应这里。

    张洋导演为了给《恶人》造势,尽可能地找到了一些通告和宣传活动,但是他们草台班子的气息实在太过浓郁,即便是《恶人》后期有了飞凰注资,依然很难吸引那些媒体的兴趣。尤其是本次参加威诺电影节的华语电影并不在少数,甚至有名头极大的影帝周初和参赛,闻到热点的媒体们全都去了另一个主创团队那边,压根儿没人理会《恶人》这边。

    可以说就算有几家媒体过来采访,也都是看在飞凰和正在走红的黎宇青的面子上。

    对此宋书文并不在意,对待媒体也没有太过热情,或者说按照他的糊度,基本上也没机会被媒体采访。但黎宇青却在很认真地应对媒体,甚至帮宋书文要到了周初和那边的电影展播门票。

    张洋导演对此不置可否,他作为拍纪录片出身的导演,称得上是见多识广,很清楚宋书文和黎宇青两人的关系,也明白黎宇青是想将宋书文推进娱乐圈更核心的位置。

    但是在他看来,宋书文并不适合这些,他只适合安安心心地做一个演员。

    有人说,威诺颁发的金色小狮子才是最有分量的电影奖项。

    这句话简直是要将其他的金棕榈,小金人和小金球全都给比下去。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威诺电影节悠久的历史和权威性,以及对文艺类电影的重视,却是让他成为众多电影节中最具艺术性的存在。

    在一个无风的夜晚,第57届威诺电影节开幕。

    众多影迷挤在红毯两侧,面色狂热如同虔诚的信徒,就连举着相机拍个不停的记者们,也都一个个西装革履,透露着对电影节的重视。

    而最先走上红毯的,就是一名国际知名的巨星,彻底开启了电影节红毯的序幕,引发了一阵欢呼和掌声。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宋书文他们这边被主办方安排到了大后面,一个近乎无人问津的凄凉顺序。

    张洋导演有些认真叮嘱道:等会上去了,注意前面的人,别太快,也别太慢。在中间不要停太久,少摆姿势,两秒钟就继续走。

    为什么?黎宇青有些不解。

    因为人家的镜头根本不会对准咱们。张洋导演泼了一大盆冷水。

    那要是咱们拿了个影帝呢?

    张洋导演闻言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黎宇青你还真敢想,咱们要是真拿了个影帝,那么拿影帝这人的身家会直接升级到国内一线,我投在电影上的钱能打着滚的赚回来,起码未来一个月的热度都是咱们的。

    说完这些,张洋导演似乎觉得还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最后又幽幽地加了一句:这好事儿你也真敢想。

    负责颁奖的嘉宾是两个著名影星,宋书文看过他们拍的电影,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站在台上尬聊颁奖。

    首先颁发的是最佳女配角奖,是来自四部电影的四个候选人。在之前的影展活动里,宋书文看过她们的作品,但印象都不算深,只是看着台上的两位颁奖嘉宾一通尬聊之后念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台下就有人激动地跑上台发表感言。

    最佳女配的颁奖是今天的第一个小高潮,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相对平淡的其他奖项。动作设计、音效、视觉什么的奖项颁了一堆,每次遇到和《恶人》有关的奖项时,张洋导演就会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不仅身体紧绷,就连太阳穴上的血管都会跟着高高地鼓起来。

    但无一例外的是,《恶人》到现在也没有拿到任何一个奖。

    紧接着便到了最佳原创剧本奖。

    某个曾经在荧幕上风流倜傥的鲜肉影帝,现在挺着个肚子,艰难地将自己的身体挪动到台上,而他的女搭档则安静地跟着后面,手里拿着颁奖的信封。

    今年入围的都是非常棒的剧本女搭档扫了眼台本开始尬聊,转头问向旁边的影帝:你最喜欢哪个剧本?

    曾经的荧幕鲜肉笑得很开心,一连说了好几个电影的名字。而他每念出一个名字,台下的张洋导演就会跟着轻轻地抖一下,嘴里也在念念有词。

    《东部世界》是老牌编剧的封笔之作,非常精彩,但是没有脱离开之前的陈旧框架,获奖的可能性不大。

    《北方车站》的剧情让人惊喜,但是作为一部讽刺意味明显的片子,讽刺不够深刻就说明什么都没讽刺到,获奖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张洋导演没有提到《恶人》,因为他很清楚《恶人》是他呕心沥血写出来的,后来又因为宋书文的超常发挥而逐字逐句地修改过。不是他自傲,而是他当真认为《恶人》天下无双。

    获得最佳原创剧本奖的是

    嘉宾拆开信封,瞧了眼名字,俩人的表情略微惊讶。底下则一片安静,等待结果揭晓。

    台下张洋导演的呼吸都停止了。

    张洋,《恶人》。

    作者有话要说:

    准备收尾开新书!

    第38章 影帝(完)

    张洋导演紧紧捂着脸,身体颤抖。

    他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在一瞬间被抽干,世界也变得虚幻起来。直到宋书文在旁边使劲儿拍了怕他的肩膀,张洋导演才如梦方醒般放下了手,觉得再度被拉回到现实世界。

    嘉宾们纷纷拍着巴掌,看着这个黑瘦的男人踉踉跄跄地登台领奖,脸上更多的是包容和惊讶的笑容。他们都不清楚这位编剧兼导演的来历,只是觉得他如同天降一般,直接摘走一座奖项。

    谢谢!

    张洋导演躬身,接过嘉宾手里的奖杯,站至台前,看着台下灯光闪耀。

    他稍稍低头,有些哽咽地对着麦克风道:我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年轻了,然后就开始觉得惶恐,觉得自己是不是就这么温水煮青蛙一样,稀里糊涂地把日子过下去,永远实现不了自己的电影梦。

    刚进入社会那会儿都想着自己要拍电影,要大制作,要向某某某名导看齐。但是等到三十岁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学会认命了,要么做了广告导演,要么像我一样去拍纪录片。像我这样的导演有很多,没什么人认识,可能干了一辈子都没人肯定你一次。

    所以拿到这个奖,我很激动,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被人肯定了。第二个念头是,我这电影都拿奖了,应该能卖个好价钱,不至于让我赔本吧。最后就是觉得,等以后有孩子了,能拿着奖杯跟孩子吹个牛你爸爸当过导演,做过编剧,还拿奖了。

    哗哗哗!

    台下的掌声很响,而且多半被张洋导演这么实诚的发言给逗乐了。大家在娱乐圈里浸淫多年,早习惯了舞台上的夸张虚伪,对难得讲点心里话的人总是有好印象的。

    一阵歌舞过后,上届影帝得主威廉姆先生和搭档走到台前,准备颁发最受期待,也是最难预料的男演员奖。

    我上台之前,评审团的那些先生们拉住我,非让我讲一些话。因为他想让你们了解,评审团评选出一个最佳男演员究竟有多难。

    威廉姆先生耸耸肩,本届最佳男演员的评选,是电影节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我们十二名评委,有的支持这位,有的支持那位和那位,结果就是三位候选人,居然成了四比四的平手。

    大家没办法了,只能第二次举手表决,结果还是平手。第三次,仍然是平手,第四次,居然还是平手。直到第五轮投票,才以五比四比三决出结果呃,我要讲的就是这些。

    威廉姆先生调节气氛结束,把信封递给了身边的女搭档,她的搭档利索地拆开信封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此时的大屏幕上,亮出三位入选者的画面,各具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