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狂婿战神 > 章节目录 第275章 囚鸟
    倘若一切顺利,那么今夜,洪玉婷就能凭借自己的手段跟魅力,跟他眼中的这位大人物,也就是帝都韩家的二少爷,韩玉攀上一点关系。

    再晓以时日,她有自信能够将韩玉玩弄在自己手中,从而使她距离报复叶锋的目标,更近一步。

    只是,上天终究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宴会的最后,酒喝多了的人,话自然也就变得大了起来,只见梁默夸夸其谈道:

    “韩大哥,苏北的那帮孙子都说什么,北境之王才是人间真龙,成为咱们轩辕国的镇国大将军指日可待,要我说。”

    “呸!”

    “什么北境之王,只不过是一只被别人赶得到处乱串的丧家犬而已,这样的人算哪门子的人间真龙,只有像韩大哥你这样的人,才真正配得上真龙二字。”

    梁默到底没敢在镇国大将军几个字上大放厥词。

    但对于那位北境之王,可就没那么友善了,言语中充满了极度的不屑。

    “就是,北境之王又算哪门子的一根葱,来了帝都,是龙都得老老实实盘着,要我说日后若是碰上咱们韩大哥,说不定北境之王什么的,都得管大哥喊上一声爷爷。”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几位贵公子高谈论阔。

    言语中,莫不是要把韩玉捧上了天,就连他们身侧的几名当红丽人,也跟着审时度势加入到了吹捧的行列。

    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韩玉听闻仅是默不作声,任由这些人在那胡乱吹捧。

    而这,也是他想要看到的,真正想要让这些公子哥为自己所用,那就得牢牢抓住他们的把柄,越多越好,直至让他们无力去反抗。

    吹着吹着,结果发现正主压根不发表看法,大家顿时失去了兴致,右侧的严幼斌转而笑道;

    “看把我们的韩大哥高兴得都说不出话了,来咱们大家敬大哥一杯。”

    几名公子哥,纷纷举起了酒杯。

    韩玉举杯回敬,仅是淡饮了一口,随后说道: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口中的那个丧家之犬,已经重回了北境之王的宝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之人酒醒了几分。

    “这么快,是那个谁胜利了?”

    一口一个丧家犬,到现在梁默才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北境之王,叫什么名字。

    “叶锋赢了。”

    韩玉补充说道。

    “叶锋!”

    哪料,洪玉婷听完这两个字,手情不自禁抖了一下。

    这一抖本没什么,可谁叫韩玉的手就在上面,一下子就将他手里的酒打翻了,乍一看,韩玉那条崭新的西装白裤,分明染上了一片陶红色。

    洪玉婷看到后大惊失色,她连忙跪在地上帮韩玉擦敛,一边擦一边怯弱说道:

    “韩少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奈何洪玉婷怎么去擦,都没法将那片酒渍给去除。

    “滚!”

    看到半条裤子被抹得到处都是颜色,韩玉脸色越渐阴沉,他直接一脚踹向了洪玉婷的小肚。

    若是一个大宗师奋力出手,一名普通人当然无法在他手上逃得性命,可韩玉终究没让洪玉婷死,她的身体径直跃过众人,砰然一身撞到了门板上。

    一声巨响,吓得几名丽人花容失色,反观几名公子哥则是冷眼看着,区区一个贱人也敢冒犯韩玉。

    死不足惜!

    “韩少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求你绕了我这一回。”

    洪玉婷倒在地上没有起来,她嘴角留着血迹,强忍着腹中的剧痛看向韩玉,口中依旧在求饶不已。

    这一刻,洪玉婷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帝都了,心中对于叶锋的怨恨,也在不断攀升,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房门,很快被人打开了。

    可伶洪玉婷又被拖行了出去,只见云姨带着两名凶悍的手下闯了进来,仅是一眼她就瞧出了大概,随后越带歉意道:

    “韩少爷对不起,奴家还以为是你遇到了什么危险。”

    话罢,云姨再度朝地上的洪玉婷看去,目光极冷。

    “云姨有心了。”

    韩玉瞥了一眼云姨身后的两人,没说什么大话。

    他知道,这位常年混迹在帝都上流圈子的名媛,真实身份非同一般,哪怕是他的父亲,韩家当代家主都说要给这女人几分薄面。

    “这是,怎么回事?”

    云姨摆手示意两名手下出去,随后又笑问道。

    “云姨,你手底下的人打翻了我们韩大哥的酒,星云俱乐部就是这么招待人的吗?”

    梁默叉着双手,言语极为玩味。

    “是哪只手?”

    云姨径直来到洪玉婷面前。

    “左手。”

    也就在这时,谢紫烟说了一句,看向洪玉婷的眼神充满了幸灾乐祸,让你以前跟我神气,没想到。

    报应来得这般快!

    怃然间,脚穿高跟鞋的云姨一脚踩向了洪玉婷左手。

    咔!一一

    一道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随后就是洪玉婷传出惨不忍睹的叫声。

    “韩少爷,今夜你们所有的消费,一缕免单,不知这样可否满意?”

    云姨随后又一脚堵住了洪玉婷的口。

    “云姨认为我是那种缺钱的人吗?”

    韩玉后仰,双手交叉问道。

    “也是!”

    “是我唐突了,既然韩少爷不满意,怎么处置她,悉听尊便。”

    云姨收回了脚,全程看也不看洪玉婷一眼。

    “今天怎么说也是个喜庆的日子,留着她,我要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韩玉露出了极度阴邪的笑容。

    很少人能够知道,这位韩家二公子,内心其实早已扭曲,死在他手上的家仆已然超过两手之数,只不过此事被韩家掩饰得极好罢了。

    “说说看,你怎么让她生不如死。”

    一道刚毅且又充满和煦的声音,从门房外悠悠传来。

    片刻后,一位身穿白衫的青年男子无声走了进来,看到这名男子出现的瞬间,一众丽人忍不住惊叹起来。

    帅,太帅了!

    世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三百六十度完美到无可去挑剔的男人,脸上显得很阳光,也很正气,韩玉虽然也帅,但跟以前此人比起来,无论是气质还是容颜,就好像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当然,是韩玉在地下。

    而倘若叶锋在这,一定会认识这个男人,牧天。

    “主人!”

    云姨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想不到是牧大人光临,真是稀客呀稀客,还不快去给牧大人上酒。”

    看到牧天,韩玉立马笑脸相迎起来,内心略为不安。

    别看这个年轻人比他大不了几岁,但即便是韩玉的老爹,在面对牧天的时候,都得毕恭毕敬喊他一声牧大人,听候差遣。

    来头惊人!

    “不必了,我来又不是找你的。”

    牧天并未正眼看向韩玉,他俯下了个身子,温柔说道:

    “忍着点。”

    只在一刹那,牧天并已将洪玉婷被踩断的左手给续上,末了后者才知道发出喊痛声。

    他是谁?

    洪玉婷很快并停止了呼喊,她痴痴地看向牧天,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就好像她生命中的一道光。

    “牧大人认识她?”

    看到这一幕,韩玉内心更加不安了。

    “不认识。”

    “但是我的一个朋友肯定认识,你好像踢了她一脚,对吧?”

    牧天将洪玉婷扶了起来。

    “对。”

    韩玉硬着头皮说道。

    “按照我那位朋友的规矩,是要还的,都一把年纪了才进入大宗师,像你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可骄傲的。”

    话音刚落,牧天就来到了韩玉跟前,紧接着一股气势排山倒海而出,压得韩玉根本没法动弹,更没法说话。

    牧天一脚踢出。

    这一脚,看似毫无气势可言,可丝毫不比韩玉踢洪玉婷的那一脚轻,一股狂乱的气息在韩玉右腿上肆意破坏,将里边一切全然撕碎。

    若是这时候有人扒开韩玉的裤子,不难发现,他的右脚里边看上去就像是肉泥,骨头都不见了。

    “记住了,一定要将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父亲,不要让我专程去你们韩家一趟。”

    牧天看也不看嘴角正在抽搐中的韩玉,转而又望向了云姨。

    “主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只见云姨眉头皱起,她手持掌刀,毫不犹豫劈向了自己的左腿,瞬间应声而断。

    “不必这样的,日后你还怎么为自己找块风水宝地。”

    牧天毫无怜悯之色,他扶着洪玉婷就此离去,留下云姨满脸煞白。

    神秘,英俊,无比强大!

    洪玉婷从来遇见过这样一个无暇的男人,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但她知道,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似乎成了她的一片天。

    “还没告诉你,我叫牧天,牧民的牧,天下的天。”

    小车内,牧天含蓄说道。

    “我叫洪玉婷。”

    洪玉婷直勾勾地牧天,始终不肯眨一下眼睛。

    “我知道。”

    “我唯一的那位朋友跟我说,帝都是一个巨大的鸟巢,这样其实还不对,鸟巢中的鸟可以自由出入,在我看来,它更应该像一个鸟笼才对。”

    “洪玉婷,做我的囚鸟,你可愿意?”

    牧天的口气无比温和,丝毫没有去强迫的意思。

    做你的囚鸟?

    洪玉婷的心刹那间如小鹿乱撞,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个头,哪怕是明知道,成为金丝雀后的她。

    不会再有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