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玄幻小说 > 破球之主 > 章节目录 第120章 信天游到来
    终身大事是贵族家庭逃避不开的话题,尤其是优质单身贵族。

    波色耕不论是从爵位,还是家世,亦或者身高相貌,都符合优质的定义——即便是修炼天赋,也只是平庸而不是废柴。

    青虾寻有些没落的回到羊毛堡,她的母亲注意点这一点,找个机会从贵妇人们的沙龙中离开。

    来到女儿身边。

    母女两个立刻心有灵犀的走到城堡外面的草坪上,散步并聊天。

    “怎么了,与波色耕接触过了,不满意?”

    “是接触过了,波色耕也挺好的,只是……”青虾寻纠结一下,才害羞的回道,“他好像不懂我的暗示,像是在回避我呢。”

    “回避你?可能他还年轻,对感情的事懵懵懂懂,这样反而是好事。”

    “怎么就是好事了,妈妈?”

    “年轻人血气方刚,最容易上头,只要你肯对他温柔体贴,再用上一点点技巧,他还不是对你予取予求吗,傻姑娘。”

    “可我……做不到啊。”青虾寻害羞的想要捂脸,这些贵妇人手段让她脸上火辣辣的。

    但她母亲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阿寻,你要知道你已经十六岁,到了婚配的年纪,金羊部落没有比波色耕更适合你的贵族了。”

    “可我……”

    “如果你想嫁到金羊部落之外的地方,以你父亲的交际,总有合适人选。但是远离金羊部落,我们娘两一年都不一定能见到一面,你确定想这样吗?”

    听到未来不能与父母常见面,青虾寻便脸色一白,随即咬牙道:“那我争取。”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记住,幸福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你的性格太软,你得试着学习如何去争取,就从今晚的舞会开始。”

    “晚上会有舞会吗?”

    “当然,否则这么多贵族,干嘛要把自己的儿女都带来……羊毛堡又不是什么好地方,等你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再好好建设它吧。”

    “妈妈你说什么呢,我跟波色耕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你首先要有这个觉悟,才不会畏缩退避。”

    ……

    午宴之后接着晚宴,晚宴与舞会一同举行,客厅在下午的时候打扫出来,已经改成了舞池。

    羊毛堡距离上一次舞会,已经过去十多年,因此孔波雷管家对此十分重视。

    幸好贵族们带来的随从、仆从都闲着无事,可以听从孔波雷的安排,帮主羊毛堡筹备舞会——贵族间借调仆从是很正常的需求,尤其是小贵族会向大贵族借调。

    更何况羊毛堡与羊尊城堡关系莫逆,本就是一家人。

    等波色耕回到城堡,孔波雷立刻汇报:“老爷,您回来了,舞会和晚宴的安排,您是否需要有什么补充?”

    波色耕对这种贵族交际懂得不多,前身因为年纪的原因也没参加过几次,所以直接说道:“不用了,我信任孔波雷先生你的安排。”

    闻听此言,孔波雷一身的疲惫都仿佛一扫而空,话语哽咽的回道:“感谢老爷您的信任,孔波雷向您保证,一定不出任何差错。”

    “你也不用这么紧张,羊毛堡条件简陋,你的安排已经彰显了城堡的气质。”

    “还需要保持,舞会同样很重要。”

    两人正说着,便听到外面一阵喧哗,随即护卫长古烈治带着一名骑士走进城堡。

    这名骑士气度俨然,进门后就沉声问道:“秀丽岛勋爵酋长何在,大君有令,请秀丽兵戈酋长立刻接令!”

    “这是?”波色耕疑问道。

    骑士看了一眼波色耕,道:“大君直属,信天游骑士!”

    信天游!

    繁星海域最高级别的通信系统,比旅行鸽为基础建立的飞鸽传书高级无数倍。

    旅行鸽、漂泊鸠这些都是小型飞鸟,只能携带纸条、信件在部落之内的海域飞行。信天游却是大型海鸟,整个万灵邦国随意飞行,还能载人飞行。

    信天游骑士,就这样携带大君的命令,飞向所有部落,号令手下封臣。

    “去通知大伯。”波色耕立刻派遣仆从上楼,又招呼信天游骑士,“请休息片刻,喝杯茶水。”

    骑士大咧咧的坐下:“也好。”

    孔波雷自去安排茶水。

    波色耕则拉着古烈治去了一旁:“老古,你看这位信天游骑士,什么级别?”

    “鹰脉,但是风骑士还是云骑士,我判断不出。”

    “大君有令,也不知道是什么。”

    “大人,待会就知道了。”

    “嗯。”说话的时候,波色耕看向城堡外面,一只巨大的海鸟,正在草坪上梳理羽毛。

    它的整体形象,有些类似海鸥,而信天游本身就是某种大型海鸥进化而来。脚边有一个大箩筐,就是信天游载人的方式。

    波色耕不由得心想:“看这信天游骑士耀武扬威的样子,其实是坐箩筐来的,干脆别叫骑士,叫吊士好了。”

    没过几分钟,秀丽兵戈便下了楼。

    “请酋长大人清场。”信天游骑士站起身,态度变得恭敬许多。

    于是波色耕等人,都被请到回廊位置。

    听不清信天游骑士传达什么命令,只是可以看到,秀丽兵戈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来,点了点头后,他转告信天游骑士几句。

    信天游骑士便拱手领命,转身离开客厅,径直坐进箩筐中。

    巨大体型的信天游,扑扇翅膀,拉出一泡屎,接着振翅高飞,带着这位名字都没留下的骑士飞上天空,向云海飞去。

    “父亲,什么情况?”秀丽枪第一时间来到秀丽兵戈身旁。

    秀丽兵戈看了一眼围过来的众人,淡然道:“今晚舞会取消,妇女和孩子先开席晚宴,有爵位的贵族跟我去会议室……波色耕,你这有会议室吧?”

    “没有,但琴房空着,可以开会。”

    “去琴房。”秀丽兵戈直接上楼。

    波色耕转身吩咐孔波雷管家道:“招待好晚宴,让人守着琴房门口。”

    “是,老爷您放心。”孔波雷深呼吸一口气,按下自己内心的失望。

    筹备一个下午的舞会,就这样取消了。

    不过他清楚一点,随着老爷的归来,这样的大场面总会有的,舞会也还会再举行。

    另一边。

    琴房中贵族们各自找座位坐下,然后全都看着秀丽兵戈,等待对方宣布什么重大消息。

    门关好,秀丽兵戈看着自己的封臣们,没有任何拖拉,直接开口:“战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