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42章 鼻子
    从卖菜老汉身边经过时,老汉瓮声瓮气:“别走,赔钱!”

    颜雪怀忙道:“您等着,我去把您的扁担找回来。”

    心想大不了就去衙门,上辈子除了学校,她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警局,她现在十四岁,不知道这古代的律法会不会保护未成年人。

    没想到老汉却摇头:“谁要你赔扁担,你得赔钱,三十个铜钱,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颜雪怀明白了,敢情老汉想要换条新扁担了,不对,前两天铺子里新买的扁担只花了十五个钱,三十个铜钱够买两条扁担了。

    一旁的李绮娘二话不说就掏出两串铜钱,用红绳串起来,沉甸甸的有三四十个,她把两串铜钱全都给了老汉:“小孩子不懂事,老爷子您拿去再买条新扁担。”

    老汉看了看,把铜钱揣进怀里,对颜雪怀说道:“小姑娘,我天天都在这儿,你下次再用扁担,还来找我啊。”

    颜雪怀给气乐了,谁说劳动人民都是朴实无华的,瞧瞧,坑你没商量。

    “菜呢?”李绮娘忽然问道。

    颜雪怀这才发现,她只顾着去打架了,李绮娘让她看着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那堆东西刚刚就是放在老汉菜摊子旁边的,现在那里连根菜叶子也没有了。

    “老爷子,我的那些东西呢,您看见了吗?”

    老汉伸出手来:“两个铜钱。”

    颜雪怀咬着牙,拿出两个铜钱给他,老汉一指前面:“黄记的少东家,把你们那些东西搬到车上去了。”

    果然,前面不远停着一驾骡车,黄博正冲着她们招手。

    颜雪怀笑得阴风阵阵,她冲着老汉竖起大拇指:“老油条了吧,牛逼!”

    这事还没完,母女俩刚刚走到黄家的骡车前,先前那个小孩追了过来:“两个铜钱,你说好的把人叫来再给两个铜钱,你咋跑了?”

    颜雪怀指着刚才的老汉,问那小孩:“你们一家的?”

    小孩眨着眼睛:“你咋知道的,那是我爷爷。”

    颜雪怀只好又掏出两个铜钱,把小孩打发走了。

    李绮娘正在向黄博道谢,黄博忙道:“大嫂您千万不要客气,我正要往那边去,刚好顺路载你们一程。”

    说着,他看向正在怀疑人生的颜雪怀:“李姑娘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

    颜雪怀咧嘴,露出个假笑:“客气客气。”

    李绮娘压根还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黄博夸自家闺女,她听着就高兴。

    黄记的骡车是拉货用的,没有车厢,车上放着大大小小的酱缸。

    李绮娘和颜雪怀倚着酱缸坐着,黄博则和车把式坐在前面,与母女俩保持着距离,路上也没有说话,客气守礼,到了地方,黄博帮着她们把东西拿下来,没有进门便告辞了。

    李绮娘忍了一路,当着外人她没有多问,回到铺子里,她盯着颜雪怀洗了手,换了衣裳,便拉着她问起今天发生的事。

    颜雪怀详详细细说了一遍,担心李绮娘会责怪她多管闲事,悄悄去看李绮娘的脸色。

    没想到李绮娘比她的反应还要大,咬牙切齿:“这些拐子全都该死,偷人孩子和要人性命没有区别,闺女做得好,那帮畜牲就该打!”

    颜雪怀汗颜,她从来就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今天她之所以会出手,完全是因为那姑娘长得像小培啊。

    想起小培,颜雪怀在心里叹了口气。

    小培是从人贩子手里解救出来的,因为无法找到她的亲人,只好把她交给了孤儿院。

    后来有一对丧女的夫妇来孤儿院领养孩子,发现小培长得像他们死去的女儿,便领养了小培。

    小培临走前,她心底的秘密告诉了她:“我知道我家在哪儿,我骗警察说不知道的,我不想回去,我不是被人贩子拐的,我是被我妈给卖的,我妈说如果不把我卖了,就养不起我弟弟,我如果回去了,他们还会卖掉我,我好羡慕你,你是孤儿,多好啊,我羡慕你。”

    小培是唯一羡慕她是孤儿的人,颜雪怀自认不是重情重义的人,她离开孤儿院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也没想过要报答孤儿院的养育之恩,但是她记住了小培,她常常会想小培后来怎样了,过得好不好。

    上午遇到的那个姑娘,会不会就是小培?

    她能穿过来,小培说不定也能。

    转眼到了晚上,晏七和陆锦行没有来吃饭,颜雪怀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在意。

    晏七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在这里吃腻了,就到别处换换口味,这都是正常的事。

    反倒是那个定国公身边叫福生的少年,中午时过来放下两锭十两的银子,让以后每天中午和晚上去送饭,其中有一份要单做,没有忌口的,但是要有汤水。

    李绮娘很高兴,李食记是小本生意,以现在的生意来看,二十两银子相当于一个月的利润,难得的是人家还不挑剔。

    次日,颜雪怀没有跟着李绮娘去买菜,她去了顺城街找余敏打听修城墙的事。

    余敏听说这件事了,修城墙要招很多工匠,他们牙行没有抢到这宗生意,但是也得到了消息。

    “我们刚到新京,想托人都找不到门路,你能不能帮忙问问,那些工匠们是怎么吃饭的,上面给银子让他们自己吃,还是包吃的,如果是包吃,那定然不是一两家食肆能包下来的,肯定会多找几家吧,我们李食记能不能分点边边角角地来做呢。”

    余敏一拍大腿:“这事儿说不定还真能成,我们东家最近天天往工部跑,我请他帮忙给问问。”

    颜雪怀谢过余敏,便匆匆出了牙行,估摸着李绮娘也该回来了,她还要回去帮着干活。

    出门的时候只顾着回头和余敏道别,再回头时,冷不丁撞上了一个人,撞就撞吧,刚好撞到了她的鼻子。

    颜雪怀顿时鼻涕眼泪一起流,她是不是应该买本老黄历,以后出门前先看黄历啊,她的鼻子那么好看,也不知道有没有撞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