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56章 父亲
    颜雪怀冲刘先生行了一礼:“多谢先生指点。”

    她转身看向李绮娘:“娘,您愿意和颜二老爷和离吗?”

    围观的百姓或许没有听出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但是刘先生却听得清清楚楚。

    当女儿的称呼父亲为“颜二老爷”,这是不想认父亲了吗?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姑娘以后就会没有宗族,议亲时便低人一等,出嫁后更是没有娘家撑腰,比之丧父之女更加不如。

    刘先生也看向李绮娘,他希望李绮娘能够明白这当中的道理,即使和离,也要把女儿留在颜家。

    李绮娘显然也听到了这句“颜二老爷”,她心里一宽,点头道:“娘愿意和离,娘不怕吃苦,娘以后挣下的每一文钱都是你的,娘一定能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

    李绮娘故意提高了声音,她的这番话不仅是对女儿说,也是要让颜昭石知道,她不但要和离,她还要把女儿从颜家带出来。

    颜昭石气得发抖:“你做梦!”

    他看过大魏律法,当然知道是能和离的,但是李绮娘一个没有娘家撑腰的妇人,有什么资格和离,她配吗?

    李绮娘想要离开颜家,只能是被他休掉!

    李绮娘的目光只是在他脸上轻轻掠过,便对刘先生说道:“小女的意思就是我的,先生动笔吧。”

    刘先生叹了口气,提笔写了起来。

    颜雪怀没有闲着,她走到程晋面前,行礼说道:“官爷,小女的外公和舅舅都不在了,若是和离,只能请里正出面,不知您能不能派个人和我一起去请里正,我担心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会被颜家人绑走卖掉。”

    好吧,颜昭石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颜雪怀是李绮娘生出来专门坑他的吧,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把她卖掉了?

    程晋听颜雪怀一而再、再而三说她担心会被颜家卖掉,不由莞尔,他是不相信颜昭石真会对亲生女儿下手的,不过,既然小姑娘打定主意要坑爹,他也不妨帮她踩上一脚。

    反正这会儿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再说,这姓颜的看着就可恨。

    程晋立刻叫来两名手下:“拿上家伙,送颜姑娘去里正家里。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两人应声,和颜雪怀一起往里正家里去。

    围观的街坊们议论纷纷,这颜家人还真敢当街抢人啊,看看,连五城司的人都要戒备他们了。

    颜雪怀请五城司的人一起去找里正,当然不是真的害怕颜家人,她是担心里正不肯管这件事。

    果然,听说是要和离,里正连连摇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婚,不行不行。”

    若是其他人家,里正或许还不会拒绝得这么痛快,可是李食记的母女俩是刚刚搬来的,里正和她们并不熟,当然不会帮着她们。

    颜雪怀求助般向门外张望,里正问道:“还有人和你一起来?”

    “嗯,是五城司的官爷,他们和我一起来的,这会儿就在门外等着呢。”

    里正心里一惊,上次出了欧阳惠的案子,他没有被五城司敲打,现在听到五城司三个字,他就头疼。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

    里正说着便提上鞋子亲自出去,来的还是熟人,一问还真是程副指挥派来的。

    里正哪里还敢推三阻四,跟着颜雪怀去了李食记。

    这下子连街坊们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咱们这片儿的里正爷这么好说话啊。

    又等了一会儿,刘先生便把两份状子全都写好了,其间孙氏吵着要回家,被程晋一声厉喝吓得不敢说话了。

    董小白问董万千:“这人打我,我们也告状吧。”

    别说,董万千还真想告状,她没有告过状,不知道好不好玩。

    “好啊,咱们也告,那位老伯,帮我们也......”

    颜昭石的脸是彻底白了。

    “不许告,你们还打我了。”颜昭石说完,偷眼看了看程晋,见程晋正在和旁边的人说话,并没有留意他们,心里这才舒服一些。

    “可你是大人,我又打不过你,明明是你占了便宜。”董小白叉着腰,踮起脚尖,军师说过,这是谈判。

    “可你也没有受伤,明明受伤的是我。”颜昭石压低声音,不时往四下看看,生怕让别人听到。

    “谁说我没受伤,我脸都被你打红了,你不想让我告状,那就赔医药费吧。”董小白镇定自若。

    颜昭石松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块约末一两重的小银锭子,又怕让人看到,把银锭子藏在衣袖里,隔着衣袖想要递给颜昭石。

    董万千和董小白眼睛多尖啊,两人看一眼就知道那银子有多重,切,这是当他们是要饭的?

    董万千就要发作,董小白却眼珠子一转,对颜昭石说道:“你家住哪儿?”

    颜昭石不明所已,但是他直觉这对姐弟是麻烦精,冷笑道:“我赔钱你们不要,那就算了吧。”

    颜雪怀一直在留意这边的动静,听到董小白问颜昭石家在哪里,她立刻就明白了。

    她大声说道:“颜家现在锣鼓巷的那处宅子,也是花我娘的钱买下来的,刘先生您也要写上。”

    董万千和董小白互视一眼,锣鼓巷啊。

    不过两人又开始发愁了,是直接放火,还是先绑票再放火呢。

    算了,晚上回去商量商量,不过这一次,一定要瞒着军师,不能让他坏事了。

    刘先生通晓律法,很快便把两张状子全部写完,就连李绮娘的嫁妆单子也附了上去。

    当然,这份嫁妆单子是李绮娘口述的,原本的那份留在南边没有带过来。

    不过即使有这份单子,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上面的产业都在南边,即使以后能回去,恐怕也没有了。

    程晋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状子写好了,他看了刘先生一眼,对李绮娘说道:“既然写好了,那就去衙门吧。”

    程晋当然不会跟着,他让刚刚跟着颜雪怀去请里正的那两个人跟着一起去的。

    颜家这边,曾氏自告奋勇,要回家报信,孙氏受了伤,还想到衙门里说道说道,可是看到五城司的人也要去衙门,她又怂了,也要跟着曾氏回去搬救兵。

    阿旺和阿财伤得不轻,自是去不了衙门,高婆子和狄婆子还要扶着受伤的孙氏,于是颜家浩浩荡荡来的一群人,最后只有颜昭石自己去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