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72章 募兵
    这时,吕英儿用小碗端了只煮鸡蛋走过来,鸡蛋已经剥去壳,雪白雪白的。

    颜雪怀狗腿地问道:“要不要我帮你?”

    福生站起身来:“不用,我带回去自己敷。”

    “我给你敷,我敷这个可在行呢。”颜雪怀热情似火,撸了袖子准备按住福生强行敷脸,不,敷脑门。

    “真的不用,真的不用”,福生后退几步,终于想起刚才正在进行的话题,“我帮你们和五城司的人说一声吧,让他们常来这边看一看。”

    颜雪怀搓搓手,笑得无比虚假:“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举手之劳。”福生抹一把汗,不小心碰到被撞的地方,真疼。

    ......

    郝冲终于吃到了红烧肉,他长叹一声:“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魏明政笑道:“那就把那位老板娘娶了,不但天天有红烧肉吃,还能做人,不,是造人。”

    郝冲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骂道:“丫的你又皮痒了是吧?”

    魏明政冲着徐江笙呶嘴,一脸的贱相:“听听,还害羞起来了。”

    徐江笙叹了口气,拍拍郝冲的肩膀:“老郝,你就承认吧,孽缘也是缘,如果不是你,人家能差点被婆婆杀死吗?所以啊,你要对人家负责,再说,就这做饭的手艺,嫁给你你也不亏!”

    “呸!你们两个臭虫,张嘴就喷粪,老子是被人冤枉了,老子比窦娥还要冤!”

    郝冲气得想打人,这两只臭虫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不就是被人当成奸夫了吗?这不是冤,这是风、流债。”徐江笙哈哈大笑。

    “你丫的风、流债,看老子不把你小子打成羊角风!”

    ......

    齐慰进来时,便看到他的三员大将,如同村口的熊孩子一样,正滚在地上打架。

    “嗯!”齐慰干咳一声,三人没有听到,继续打。

    福生见了,肃声道:“集合!”

    原本还在叠罗汉的三个人,瞬间跳了起来,因为起得太猛,徐江笙踩了魏明政一脚,郝冲把徐江笙撞了个踉跄,魏明政把郝冲差点绊倒。

    但三人顾不上这些,昂首挺胸站得笔直。

    “到!”

    “到!”

    “到!”

    齐慰面沉似水:“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郝冲:“他们侮辱我的人格!”

    徐江笙:“是魏明政起头的!”

    魏明政:“我是听郝冲自己报怨的!”

    福生揣着临走时李绮娘塞给他的一包炸蚕豆,冲着三人皱皱鼻子,活该,背后编排老板娘,你们等着挨罚吧。

    齐慰刚刚就在隔壁,这三人粗声大气习惯了,即使是在衙门里也不知收敛,齐慰虽然没有全部听到,可也听了大半。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含着怒气:“你们以女子的名节说笑,与市井流氓有何区别,你们是大魏将领,不是欺压百姓的**,是想去喂马,还是巡街,自己挑!”

    徐江笙摸摸自己的小白脸:“我去喂马。”

    外头的太阳那么大,他傻了才会去巡街,他还没娶媳妇呢。

    魏明政连忙跟着说道:“我也去喂马,照顾马匹我最拿手了。”

    郝冲也举手:“我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齐慰打断:“喂马的人已经够了,你去巡街吧。”

    郝冲冲着徐、魏两人怒目而视,等着,今天晚上就把你们的被子扔到臭水沟里去!

    这一次在大营里待了几日,衙门里堆了不少军务,齐慰索性把各地来的文书全部带回府里。

    他洗了澡,几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散着头发走到抄手廊下,松了松筋骨,正准备去书房,忽然发现斜对面的廊子下面,福生正在呆呆出神,手里拿着一只纸包,时不时往嘴里塞上一口。

    “福生,晚上没吃饱?”齐慰喊了一声。

    福生闻言,把手里的纸包合上,小跑着过来:“您洗完了,我去叫人收拾。”

    齐慰看着他,觉得福生好像哪里不对,仔细一看,便看到了他的额头,额头上有铜钱大小的一块青肿:“这几天你留在城里没有惹出什么事吧?”

    “没有,我听您的吩咐,去了县衙和府衙,然后便哪里也没去,就在府里跟着袁先生读书,今天都督府的人来送信,说您回来了,我才去的衙门。”

    齐慰嗯了一声:“听着倒像是没有惹事,对了,那位李娘子的事办得如何了?是府衙判的?”

    福生便把那天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只是掩去了他收了郝冲的钱教训颜昭石的事。

    听到颜景修上堂时,齐慰的眉头动了动,问道:“颜家的这个长孙如今在哪里读书,是否与朝堂中人有来往?”

    福生摇头,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还有颜景修这个人的存在。

    齐慰便没有再问起颜景修的事,待听到李绮娘索要一万两银子,颜家在锣鼓巷的宅子当天夜里走水时,齐慰便道:“你让五城司的人好好查一查,世上怎有如此凑巧的事。”

    福生眼睛一亮:“就是,这宅子说不定就是颜家人自己烧的,为了不给钱呗,对了,今天颜家人还到李食记去闹事,李食记的老板娘想要带着女儿搬家,房子找好了,可又不放心铺子,正在犯愁呢。”

    齐慰看了福生一眼,目光落到他手里拿着的油纸包上:“你又从李食记拿零嘴了?”

    福生连忙把油纸包递上:“不是拿的,是老板娘给的,您尝尝,又酥又脆。”

    齐慰无奈:“你自己吃吧,下次记着要给钱,人家也是做生意的。”

    “哦,知道了。”福生答应着,转身便去叫小厮去了。

    齐慰回到书房,把兵部转过来的折子捡出来放在面前,刚打开第一本折子,他便皱起了眉头。

    吕河营百户卫葆强行募兵,中饱私囊,致使村民反抗,卫葆带去的人与村民发生械斗,卫葆的人与村民皆有死伤。

    现在战乱,军队死伤惨重,各地均在募兵,募来的士兵不入军籍,不世袭,也不用终身服役,当然打仗时也是他们冲在最前面。

    目前招募兵士给的银子高低不等,这和朝廷给的军费有关,军费充足时一个人能给十两,不足时也能给到五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