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103章 肘花
    白面太监把颜雪怀的两份荐书呈上去,那名太监只是看了一眼上面牙行的名字,便问旁边的工部官员:“严大人,您还用问问吗?”

    没等工部严大人开口,太监便又道:“也就是个做饭的,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劳烦严大人了。”

    严大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那名太监便问道:“带了占地费了吗?”

    “带了。”颜雪怀说着便要掏银子,那名太监又道:“这会儿先不用交,登记一下,到外头等着,若是没有别家比你家强的,那你家就能定下来,到时你再交。”

    颜雪怀千恩万谢地出去,到了外头,又问了白面太监,知道里面那位姓卫,名叫卫小福,是卫明卫公公的干儿子。

    这位白面太监,则是卫小福的干儿子,也就是卫明的干孙子,名叫卫良栋。

    颜雪怀心想,这卫良栋看上去和卫小福差不多大,居然要管卫小福叫干爹,这心胸宽得能跑马车了。

    也不知道那位卫明卫公公多大岁数了,如果也是三十上来,得,这祖孙三代往那一站,妥妥的哥仨。

    颜雪怀以为至少要等到饷午,她正长身体,不能饿,所以她来的时候,背了一只花布小包,这小包是吕英儿给她缝的,她在里面装了几块红枣糕。

    红枣糕是吕英儿做的,颜雪怀吃了两块之后,感觉不如李绮娘做得好吃。

    有了两块红枣糕垫底,颜雪怀觉得她撑到晌午没有问题。

    她还是算漏了,早知道排队的人这么多,她就让吕英儿多做点红枣糕了,到时卖给这些排队的人,还能赚点小钱花花。

    颜雪怀数着排队的人数,默默计算她少赚了多少钱。

    她正算得起劲,就听到那个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李食记的人呢,李食记!”

    颜雪怀嗖的一声,便跳到卫良栋面前:“小卫公公,是不是让我交银子了?”

    可能是因为那十两银子,卫良栋对颜雪怀说话的口气也和蔼了几分:“是啊,去交钱吧。”

    “这事就定来了,只有我们一家?”颜雪怀兴奋地问道。

    卫良栋白她一眼:“你家铺子能有多大,能独自接下这么大的生意?”

    颜雪怀羞涩一笑,十四岁的小姑娘,娇娇软软,一看就是个好说话的。

    卫良栋道:“总共有两家,无论你们赚多赚少,每个月都要交二十两的占地银子,懂了吗?”

    颜雪怀吃了一惊,每个月二十两?

    她还以为总共就是二十两,交了这次便不用再交了。

    “这么多啊?”

    修城墙是大工程,万里长城前前后后修了二百八十二年!

    每个月交二十两,一年便是二百四十两,二百八十二年,这是多少两?少算几年,按二百年计算,这就要交四万八千两!

    颜雪怀被震惊得差一点魂飞天际,四万八千两啊,四万八千两,她的心在滴血!

    好吧,她也活不到二百年......

    颜雪怀终于重又找回了自我.

    卫良栋见眼前小姑娘一副被雷批了的样子,有些不悦:“怎么的,你嫌多了,你家不想干,有的是人想干。”

    “不多,卫公公都能让我们进去做生意了,交点占地费,这不是应该的吗?要是我娘知道了,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卫良栋满意了,这说得还像是人话。

    接下来便很顺利了,颜雪怀又签了一份文书,交了二十两银子,便领了号牌欢欢喜喜回去了。

    十天后才开工,所以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

    回到李食记,吕英儿看着号牌,新奇得不成。

    “少东家你可真了不起,都能和工部做生意了。”

    颜雪怀想起那位严大人,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余敏他们牙行走的是福王府的路子,如今的行宫便在福王府,所以也能算是托到了宫里。

    卫小福看到牙行的名字,便知道这是他们这边的人,甚至连荐书都没给工部的人去看,就把这事给定下来了。

    总共两家,想来另一家是工部找的那家牙行推荐来的。

    好在余敏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她了,以后进去做生意,少不得还要和工部或者宫里的人遇上,无论是哪一方,都不是她们能招惹的。

    颜雪怀回到铺子时,正是午食的时候。

    等到门口的盖浇饭卖得差不多了,晏七才过来。

    这一次,是他自己来的,没有带上陆锦行。

    “你娘还没有回来?”晏七问道。

    “成亲办喜事,至少也要摆上两三天的酒席,哪有那么快。”颜雪怀随口说道。

    “那我就要个凉菜,再给我炒个家常豆腐吧。”

    掌勺的是吕英儿,不能要求太高,那姑娘做做盖浇饭用的大锅菜还行,精致小炒就比李绮娘差得远了。

    过一会儿,两盘菜端上来,颜雪怀还加送了一盘子切得薄薄的酱肘花。

    等她把所有菜全都上齐,便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本字帖。

    “上次说过的字帖,我带来了。”

    颜雪怀倒也没客气,早前她就说过要借的,不能因为晏七向她表白,她就不借了吧。

    她拿起来翻了翻,果然端庄秀丽,一看写字帖的人便是位女子,很可能还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子。

    见字帖上没有署名,只有一枚小小的印章,印章上只有一个“江”字。

    果然,这应是闺阁女子所写,不便留下自己的闺名,便只用了代表姓氏的印章。

    “这很贵重吧。”颜雪怀问道。

    “算是吧,无价也无市,没人会卖,也没人会买。”晏七笑着说道。

    颜雪怀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见她一脸错愕,原本拿起来的字帖重又放回桌上,晏七心里一动,颜香菜该不会以为这字帖太过贵重,所以不肯收吧。

    那可就麻烦了,若是他连一本字帖也送不出去,那他就真的看不到希望了。

    “这是我娘写的,我们几个兄弟,每人都得了她一本字帖,可没有一个人照着这个来练字。”

    颜雪怀没想到这本字帖竟然是晏七的母亲写的,她连忙说道:“令堂真是才女啊,我一定会好好珍藏,保证不会把字帖损坏,等我练完,就把字帖还给你。”

    晏七笑道:“字帖这种东西,哪有练完一说,这个要常练,练上十年二十年也说不定,这个就送给你了,你拿着比我拿着更有用。”

    “可这是令堂送给你的啊。”颜雪怀说道。

    “没关系,她巴不得我再找她多要一本,她写了很多本,全都送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