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猫狗
    同福客栈门口的那个面人摊,颜雪怀和那位摊主很熟,摊主姓唐,是个老头。老头有个很可爱的名字,叫做唐小面。

    唐小面不但手艺精湛,而且在颜雪怀的指点下,他便成了颠覆传统,不拘一格的艺术家。

    比如唐小面照着颜雪怀给的样子,捏出的哪吒,就比面人摊上原本的哪吒卖得要好,把一美一丑两个哪吒放在一起,小孩子肯定是要那个丑的,美哪吒没人捏了,面人摊上连样子也没有了,渐渐的,唐小面在捏了大半辈子面人之后,竟然已经快要想不起来哪吒原本的样子了。

    现在,唐小面看着自己手中最新的作品,只能想到四个字“惊若天人”。

    “姑娘,这个面人儿有名字吗?”

    “有啊,他叫敖丙。”

    颜雪怀把面人儿拿在手里,心情舒畅,这才是敖丙啊,晏七捏的那个,给敖丙当坐骑都不配。

    “敖丙是谁啊?”唐小面一时想不起这是哪出戏里的仙人。

    晏七上前一步,把那手里的面人张作品递到唐小面眼前:“敖丙就是他!”

    唐小面被忽然送到面前的那个东西吓了一跳,待到看仔细了,唐小面笑着摇头:“你这小哥拿老头子开玩笑吧,咦......”

    唐小面端详着晏七的脸,点点头:“没错,没错,难怪呢,原本是照着你的脸捏的。”

    “什么?”晏七没听明白。

    唐小面笑出一脸褶子,像一朵开残了的大菊花。

    他这个摊子,正对着会昌街,只是他兴许是看多了自己捏的面人,反而记不住真人的脸了。因此,晏七常来会昌街,可在唐小面眼里,他还是个面生的。

    “我说呀,那个什么敖丙只比你多长了两个犄角。”

    别看唐小面的这句话在别人听来还是莫名其妙,可是晏七听懂了。

    是吗是吗?

    他应该仔细看看那个敖丙的,为什么没看呢?

    颜雪怀已经举着她的面人儿,跑回了李食记。

    按照晏七原本的计划,他是想要趁着李绮娘不在的这两天里死缠烂打的,可是现在,他忽然就不好意思起来。

    还是改变计划吧,颜香菜若是烦他了,反而不好。

    以后他和颜香菜成了亲,有的是机会死缠烂打。

    颜雪怀回到李食记,便把那只猫壶里里外外清洗一遍,又放在锅里煮了煮,然后便开始沏茶。

    她不喜欢喝茶,可是因为这只壶,她准备喝茶了。

    吕英儿笑她:“你这壶就是摆设,不是真的用来喝茶的。”

    “不不不,身为一只壶,不让它沏一次茶,它会抱憾终生的。”

    颜雪怀觉得无论是人还是壶,来这世上都有各自的使命。

    “比如我吧,我的使命就是吃。否则岂不是浪费了我娘的好厨艺。”

    “我要和我娘一起赚很多钱,这样我才能越吃越好。”

    “等我有很多钱了,我就天天让我娘给我做佛跳墙,吃一锅扔一锅。”

    吕英儿忙问:“少东家,佛跳墙是啥,好吃吗?”

    “好吃,硬菜,不过我娘可能还不会做,需要我的点拨。”

    吕英儿张大了嘴巴,少东家蒸的鸡蛋像马蜂窝,煮的面条像烂糊糊,可这口气,竟然还能教老板娘做菜?

    颜雪怀见吕英儿一副被雷了的模样,便问:“英儿,你觉得你的使命是什么?”

    “我呀,我的使命就是要找到我弟,我们老吕家只有我弟这一棵独苗,我一定要找到他。”

    颜雪怀忽然不想再开玩笑胡说八道了,她拍拍吕英儿的肩膀,安慰她说:“我帮你找,一定能找到。”

    她想叶老夫人的茶摊,心里一动,对吕英儿说道:“你不是会写字吗?你有空时多写几张寻人启事,我们挑着人多的地方贴出去。”

    吕英儿使劲点头:“好,我忙完就写。”

    晚上回柿子胡同的时候,颜雪怀特意去了那家陶瓷铺子,她四下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到和她那只一模一样的猫。

    伙计认识她,问道:“颜姑娘,还是要买花瓶吗?”

    昨天颜雪怀在这里买了一只锦鲤花瓶,不过已经摔碎了。

    但是颜雪怀并没有再买一只的想法。

    她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一款做成猫的茶壶啊?”

    “咦,你怎么知道?”伙计好奇。

    “我听人说的,那壶还有吗?”颜雪怀问道。

    “没有了,那对壶是今天早晨才送过来的,刚买出来没多久,就被一位公子买走了。”

    颜雪怀立刻在这几句话发现了端倪。

    “等等,你说这壶是一对?一模一样的两只吗?”

    “不是”,伙计摇头,“是一只狗和一只猫。”

    “还有一只狗?”颜雪怀忽然想起今天她说过的一句话。

    她问那伙计:“那只狗的脖子上是不是也有个牌子,上面写的富贵?”

    “你见过?这壶别的铺子也有卖的吗?不可能啊,给我们送货的那家明明说了,这是他家烧来玩的,只烧了这一对,他家不做壶。”

    颜雪怀笑笑:“你别误会,我没有见过,这是我瞎猜的,对了,这对壶多少银子?”

    反正这壶也只有一对,卖完也就没有了,当然也不是秘密。

    伙计没有隐瞒:“单买是一两银子一只,那位公子买了一对,便收了他一两八钱。”

    一两八钱,合算每只是九钱。

    晏七最初说那只猫是一两银子,后来又说是九钱,两个说法全都没有说错。

    只是这家伙居然骗了她!

    忽悠她收下了那只猫,不,如果是直接送给她,她肯定不会收。但是装出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转卖给她,她掏了银子,便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这也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这壶居然是一对。

    狗富贵,猫吉祥。

    晏七那厮自己留下了狗富贵,让她买了猫吉祥。

    颜雪怀咬牙切齿。

    问:还有比晏七更坏的蛋吗?

    答:没有了。

    幼稚,太幼稚了!

    可偏偏这种幼稚的手段竟然被他得逞了。

    颜雪怀不但鬼使神差买下了成双成对的猫,而且她在得知自己上当之后,也没想过要把那只猫砸到晏七的脸上。

    这是她花了一两银子买下来的,是她的东西,晏七的脸有多大,值得她用她的猫来砸吗?

    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