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109章 好亲
    这人啊,就是不能比。

    以前在南边时,逢年过节,颜家的三姐妹再是不和,也要一起出来见客,颜雪怀无论是长相,还是穿戴,都比颜雪娇高出一截,有颜雪怀比着,颜雪娇就显不出来了。

    可是现在,就这会儿,颜雪娇站在一脸憔悴的孙氏身边,就像花手绢掉进抹布堆里,要多惹眼就多惹眼,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孙大雄没有读过几天书,肚子里没啥墨水,他想不出赞美的词,更不知道该怎么夸,只能火辣辣直勾勾地看着颜雪娇。

    颜雪娇被他看得浑身难受,她强忍着想要抽人的冲动,对孙大雄说:“你好好说说,你看到颜雪怀和谁在一起?”

    孙大雄终于回过神来,哎哟,亲爱的表妹在和他说话,他可要好好说,有问必答。

    “我看到她和一个男的在一起逛街,那男的一看就是个有钱的。”

    颜雪娇的眼睛冒出火来,光天化日下,颜雪怀和男人在一起,太不要脸了,二叔一定不知道。

    “什么样的男人,老头子吗?”颜雪娇迅速脑补出颜雪怀被大腹便便的老男人揩油的场景。

    那个贱人,就是给人当姨娘的货。

    不,现在连举人小姐都不是了,给人当姨娘都不配,顶多就是个外室。

    孙大雄一时没明白表妹为何会这样问,所以他没能顺着颜雪娇的想像说下去。

    “不是老头子,挺年轻的,是个公子哥儿,一看就是公子哥儿。”

    这样的公子哥,他在县城里没有见过,旧京城里可能有,但是他去旧京时,旧京的公子哥已经跑光了,他没有见到。

    “公子哥?”颜雪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颜雪怀那样的,跟着她娘开个小铺子,整日迎来送往的,还能搭上公子哥?

    “不要脸,勾三搭四,和她娘一样不要脸。”颜雪娇咬牙切齿。

    孙大雄怔了怔,忽然反应过来,表妹恨颜家的二丫头。

    对了,姑母也说是被那对母女给害的,就是因为这个,表妹才会恨二丫头的吧。

    一定是这样。

    “表妹,那丫头欺负你,欺负姑了,是吧,你别怕,表哥去替收拾她。”

    话一出口,孙大雄猛然想起颜雪怀身边的那个少年,那人看上去挺不好惹的。

    他抓抓头皮,再开口时,方才的气焰已经没有了。

    “表妹,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被人欺负。”

    颜雪娇听他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怂了。

    “哼,你是害怕吧,废物。”

    颜雪娇一个白眼扔过去,孙大雄连忙挺起胸脯:“一个小丫头片子,我会怕她?表妹,你等着,我这就去揍她一顿给你出气。”

    说完,孙大雄就要走,孙氏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住他,又对女儿斥责道:“那对母女不是好相与的,我看她们不知道搭上多少男人了,要不怎么就连你二叔都打不赢官司呢,你们不要招惹她们了,离她们远一点。”

    若是以前,孙氏说话颜雪娇是会听的,可是现在,颜雪娇只觉得这个娘是个拖后腿的。

    就因为孙氏,大杂院里的婆子们也对她指指点点,她现在能不出屋就不出屋。

    她没好气地嗯了一声,却对孙大雄笑了笑。

    孙大雄还是第一次看到表妹冲他笑,他受宠若惊,一时傻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表妹抹着孙氏往回走。

    忽然,颜雪娇转过头来,用口形对他说了一句什么,可惜孙大雄没看明白。

    回到家里,孙氏压低声音埋怨女儿:“你不要和你表哥说那些,他初来乍到的,不但不能替咱们出气,说不定还要被那对母女给算计了。”

    “阿娘,你说二叔知道颜雪怀在外面勾引男人的事吗?”颜雪娇问道。

    孙氏一怔,虽然她嘴上骂颜雪怀,可是心里却不认为颜雪怀会做出下贱事的,毕竟李绮娘像护小鸡崽似的护着颜雪怀,再说,她们从颜家要了那么多钱,李绮娘不会舍得让闺女去做那种事的。

    “你可别对你二叔说啊,打碎骨头连着筋,别看那是个丫头片子,可也是你二叔唯一的闺女。”

    要不为何母女俩一起回颜家,郭老太太却只是要弄死李绮娘,却没有对颜雪怀下手呢。

    尤其是现在,孙氏毁了名节,眼瞅着是指望不上颜昭山了,她随时都有可能被休出颜家,所以她不想惹事生非,再说,长子颜景修也埋怨过她,说她不该跟着祖母挑拨二叔一家的事,更不应该跑到李食记去闹事。

    颜雪娇撇嘴,对孙氏说道:“阿娘,您忘了大哥是怎么说的吗?大哥说二叔曾经想把颜雪怀许配给叶盛。”

    这事孙氏也知道,可那是以前了,现在颜昭石和李绮娘已经和离了。

    “不可能了,你祖母不会答应。”

    “阿娘您怎么糊涂了?二叔之所以疼大哥,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儿子,您看他对大哥那么好,可是对我呢,就马马虎虎,颜雪怀那么不是东西,二叔还想着要把她嫁到叶家去,可他可曾过问过我的亲事?”

    孙氏心里一动,是啊,景修以前就说过的,颜昭石会对颜景修视如己出,就是因为他没有儿子。

    “可以让你二叔知道,可这事不能从我们嘴里说出来,你别急,阿娘想想办法。”

    颜雪娇嘴上答应,心里可是急得火烧火燎。

    以前在南边时,叶盛来过颜家,她见过的,叶盛生得一表人才,喜欢穿青竹色的衣裳,人也如青竹一般超凡脱俗。

    最初听大哥说颜昭石想与叶家结亲时,她还以为这是二叔的妄想,听了大哥的解释之后,她知道这件事并非没有可能。

    叶盛虽是叶次辅的义子,但是他的婚姻大事,还是要由亲生父母做主。

    他的亲生父母都是叶家的家生子,虽然被放了籍,可是根子上还是奴才,因此,叶盛的亲事是高不成低不就。

    颜雪怀好歹也是举人家的姑娘,叶盛娶她,在身份上也没有相差太多,更何况还有高嫁低娶这句古话。

    若是以前,颜雪娇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是举人女儿的是颜雪怀而不是她。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颜家现在怕是连她的嫁妆也拿不出来了。

    父亲恨不能把她娘休了,对她也是大不如前。

    如果她自己不想办法,说不定父亲真会把她随随便便就许配出去。

    或者遇到个肯多出聘礼的,父亲为了多收几两银子,把她半卖半送都有可能。

    可是新京城里人生地不熟,颜雪娇能想到的好亲事,就只有叶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