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178章 黑衣(一更)
    颜雪怀哈哈大笑:“不仅周氏厉害,这个李云盼也有点意思。”

    “怎么说?”柴晏问道。

    “我猜那李云盼定然是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偏偏这爱好很可能是她给自己硬加上的,她本人可能并不喜欢,比如喜欢养面首,或者喜欢捧戏子,总之,应是一个风流的爱好,否则仲家也不会让仲二郎来勾引她了。”

    柴晏无奈地笑了:“李云盼喜欢捧戏子,这事很多人都知道。”

    “你看,我猜对了吧,李云盼得知仲二郎南下,便设了一个局,不但让仲家不敢再打李家的主意,还帮助周氏,把手伸进了五丈河,所以我说李云盼有点意思......”

    柴晏原本还以为颜雪怀会继续发表意见,却没想到,颜雪怀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了?”柴晏关心地问道.

    “李家姓李,我娘也姓李,对了,我外公家也是姓李的。”颜雪怀说道。

    关于名厨李执的家事,柴晏是知道的,李执的那个李,和漕运李氏没有关系。

    若是有关系,那也是五百年前的事了,至于最近五代,是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

    “这可能只是巧合。”柴晏不想泼冷水,但也不想说假话。

    颜雪怀也就是这么一说,这是她刚刚想到的,经不起推敲,她马上便释怀:“嗯,应该是巧合,外公的祖上做过御厨,若是与漕帮有瓜葛,想来早就不是秘密了。”

    柴晏喜欢的就是颜雪怀的这份通透,除了嫌弃他是宗室以外,颜雪怀从不钻牛角尖。

    “倒是周氏的身世,可以好好查一查。”柴晏说道。

    “听说周氏是童养媳?”颜雪怀也想到了,毕竟李绮娘是与周氏相像,而不是李家其他人。

    “嗯,外面的人也只是知道她娘家姓周,她是童养媳,至于她的身世,却无人提起。”

    无人提起不代表无人好奇,但是人和人不同,同为女人,也是不同的。

    有的女人,她的存在是谁谁的妻子,谁谁的母亲,或者谁谁的女儿,却唯独不是她自己。

    但周氏不同,她的身份是漕帮的大当家,只有在提起周氏如何成为漕帮大当家的时候,才会想起她其实还是是李家的儿媳。

    颜雪怀心生想往,无论周氏与李绮娘有没有关系,颜雪怀都想亲眼见一见这位周大当家。

    柴晏的眼睛一瞬不瞬凝视着颜雪怀,小姑娘如同初升的太阳,不受拘束,自由自在地散发着光芒。

    这一刻,柴晏想要把与她之间的距离缩到最短,他想靠近她,感受她的光芒,融入她的光芒。

    柴晏柔声问道:“你是不是对周大当家的事情很感兴趣?”

    “嗯,是啊。”颜雪怀点头。

    “等我娘回信,我和你一起看。”柴晏忽然觉得,以后的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他可以和颜雪怀一起读信,他还可以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她,那样一来,他和她就有更多的机会相处了。

    虽然还想和颜雪怀磨矶一会儿,可是柴晏知道现在这个地方不行。

    “我先走了,有了消息我告诉你。”

    “好啊。”

    颜雪怀转身便去单伯的大锅里捞茶叶蛋了:“单伯,我要十个茶叶蛋。”

    柴晏的嘴角抽了抽,算了,他还是走吧。

    直到下午,李绮娘才从工地上回来,颜雪怀正在帮着吕英儿择菜,看到李绮娘走进来,她放下手里的菠菜,迎了上去,然后拉着李绮娘的手便去了后院。

    “娘,您见到范老爷子了?他是怎么说的?”

    李绮娘笑了笑,有些无奈,道:“周大当家到山东的时候,漕司的人请了范老爷子过去掌勺,周大当家在山东待了三天,这三天里,都是吃的范老爷子做的饭菜。范老爷子说,他看不出周大当家的实际年纪,他觉得应是不年轻了,可是看上去却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穿黑色绣金线的衣裳,走路像是带着风,身边的亲随都是女子,和她一样,也穿黑色衣裳。

    范老爷子还说,周大当家不挑食,也没有特别喜欢的,只要做得地道,范老爷子原以为周大当家是南方人,担心她吃不惯鲁菜,做第一顿时,特意做得清淡了些,没想到周大当家只尝了一口,便让人把范老爷子叫过去,让他平时怎么烧菜,现在就怎么烧。

    后来的那几顿,周大当家很是满意,每顿饭吃完,都让人打赏,范老爷子给周大当家做了三天饭,比他之前三年赚的还多一些。

    范老爷子说我和周大当家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仅是脸庞五官相像,就连身高也差不多。

    对了,范老爷子还说,周大当家还有一样与别人不一样的,身份贵重的夫人小姐,多是用玉饰做禁步,可是周大当家却不同,她的衣裙上别着一朵金牡丹,好大一朵,范老爷子说他都替周大当家操心,担心一个不小心,就把那朵金牡丹给弄丢了。”

    李绮娘说到这里,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颜雪怀想像着范老爷子眨巴着小眼睛盯着那朵金牡丹的样子,好吧,的确很搞笑。

    “娘,您是不是也觉得您的身世与周大当家有关系?”颜雪怀问道。

    李绮娘从脖子上摘下那枚金锁,对颜雪怀说道:“平城府的那位师爷曾经说过,做金锁的工匠如今也在新京,如果他还记得这枚金锁就好了。”

    颜雪怀心中一动,说道:“那就去拜访一下,说不定他真的记得呢。”

    这位工匠既然是太皇太后点名带到新京来的,那么他的住址应该不难查出来。

    “请福生帮忙,说不定能够打听出来。”颜雪怀笑着说道。

    颜雪怀对于李绮娘的身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对于家族亲人没有非要不可的执念,出身于她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事。

    但是她能真切地感受到,李绮娘其实是很想找到自己的亲人的,毕竟,她与颜雪怀不同,前世颜雪怀一直把自己当成孤儿,对于亲情,她没有感受过,也就没有渴望。

    但是李绮娘不一样,养父和兄长对她甚是疼爱,可如今这两个人全都不在了,得知她可能还有亲人在世,李绮娘便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亲人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