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184章 桃柳
    她站起身,便要往屋里去,颜雪平却拦住她,问道:“你不是去那啥白鸟庙了吗?大哥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说到这里,颜雪平抿着嘴笑了,大哥没回来,那就是真的出事了。

    颜雪娇能得瑟的,也就是她有个好大哥,现在大哥出事了,看她以后还逞能吗?

    颜雪娇看到颜雪平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有良心吗?我大哥也是你大哥,你就这么盼着他出事吗?”

    她的话音刚落,里屋便传来郭老太太的声音:“你说谁出事了?谁啊?是我的金孙出事了吗?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我不活了,我的孙子啊,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郭老太太的哭嚎声听在颜雪娇的耳中,如同无数只苍蝇蚊子嗡嗡作响,她咬着嘴唇,正想说大哥没出事,可瞥眼间却看到颜雪平又在偷笑,颜雪娇恨不能撕了那张笑脸,可她不敢,颜雪平可比她力气大多了。

    颜雪娇气得直跺脚,转身走出堂屋。

    这个破家,她是一天也不想待了。

    颜雪娇想要找个清静的地方,不要再听到郭老太太的干嚎,也不要再看到颜雪平那可恶的嘴脸,可是她也不知道能去哪里,板子大场里到处都是流民,有些流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家老小裹着草席被子坐在避风处烤火,看到穿得整整齐齐的少女,汉子们抬起脏兮兮的脸,冲着颜雪娇招手:“妹子,来这边,让哥哥疼疼你。”

    颜雪娇吓了一跳,正想跑回家里去,横次里伸出一只手,一把扯住她的衣袖:“大姑娘,别害怕,有老婆子我在,那些混帐不敢把你怎么样。”

    来人是刚刚那个张婆子,颜雪娇松了口气,张婆子冲着那边的汉子们啐了口唾沫,骂道:“狗日的,你们也配,不要脸的狗东西!”

    她又对颜雪娇说道:“外面太冷,大姑娘若是不嫌弃,就到我家里烤烤火。”

    张婆子家离得不远,颜雪娇不想回自己家,也不想站在这里任由那些流民打量,想也没想,便跟着张婆子走了。

    张婆子家里只有两个年轻女子,张婆子向颜雪娇介绍,这两个女子,都是她的外甥女,跟着她一起逃难来的。

    第一八三章

    十六七岁的那个叫阿桃,十四五岁的那个叫阿柳。

    两个姑娘好奇地看着颜雪娇,眼里都是羡慕。

    阿桃说道:“你长得可真好看,就像画上的人。”

    阿柳则盯着颜雪娇的衣裳:“这是苏绣吧,以前在老家时,我有个姐妹就有一件苏绣的衣裳,听说老贵老贵了。”

    张婆子见了,喝斥道:“你们别让大姑娘笑话,快坐一边去。”

    说着,又对颜雪娇陪笑道:“大姑娘别和她们一般见识,我这两个外甥女从小住在乡下,没有见过世面,让大姑娘见笑了。”

    颜雪娇保持着优雅的坐姿,她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我看她们都很纯朴,挺好的。”

    “哎哟,大姑娘这是给她们脸面了,你们两个,坐过来吧,陪大姑娘说说话,就说说你们在街上听说的那些稀罕事。”

    张婆子又对颜雪娇说道:“她们两个别的不会,就是会做些女红,闲来没事,从铺子里接了纳鞋底的活儿,自己赚点嫁妆钱,平日里少不得要抛头露面,跟大姑娘这样的大家闺女可没得比,不过她们在那会昌街上,倒也听了些稀罕事儿,大姑娘若是不嫌弃,就让她们给您解个闷儿。”

    颜雪娇心里一动,问道:“会昌街,她们是在会昌街的铺子里接活儿?”

    “是啊,哎哟,大姑娘也知道会昌街吧,那可真是热闹,新京城里顶热闹的地方呢,东西也贵,就是她们做活的那个鞋铺,最便宜的绣鞋也要二两银子呢。”

    阿柳连连点头:“二两银子的,还是只绣一两朵小花的,卖的就是个绸子面,就要二两,要是绣花多一点的,就要卖三两,还有卖五两一双的呢。”

    颜雪娇在心里直撇嘴,真是乡下人,没有见过世面,颜雪怀的绣鞋都是旧京城里最有名的那家玉鞋坊里订做的,颜雪怀有几双镶着珍珠的,手工费就要十两银子。

    唉,原本她还藏了两双颜雪怀的珍珠鞋,可惜搬家的时候,不知道让谁给偷了去,怎么也找不到了。

    虽说那鞋子她穿不进去,可是上面的珍珠是能剪下来的,她之所以当时没有剪,是想回头连同鞋子一起,拿去当了,早知会让人偷走,她就去珍珠剪下来塞到荷包里随身带着了。

    颜雪娇胡思乱想,没有留意到张婆子正给阿桃和阿柳使眼色。

    阿桃说道:“收活的那家铺子,在会昌街上只算小铺子,会昌街上有几家大铺子,做得可大了,有家卖胭脂水粉的,叫啥春的,还有一家绸缎庄,听说是个女老板开的,在新京有好几家分号,还有家李食记,也是女老板开的,她家的包子特别好吃。”

    听到“李食记”三个字,颜雪娇那飘远的思绪一下子就给拉回来了。

    “李食记?你说的是会昌街?”颜雪娇惊讶地问道。

    其实阿桃和阿柳已经提了几次“会昌街”了,可惜颜大姑娘心不在焉,没有留意罢了。

    “是啊,就是会昌街啊,我们每隔三天就要去一次,瞧瞧,就是这些鞋底儿,我们纳完了,就要送过去。”阿桃指着小桌子上码得整整齐齐的十几只鞋底向颜雪娇解释。

    “你们去过李食记?李食记不是很贵吗?”在颜雪娇的记忆里,李食记还是大酒楼。

    “不贵,好多人都去吃,不过我们没有进去过,只在门口买过包子,她家的包子特别好吃。”

    阿柳咽咽口水,猪肉大葱的,她一顿吃了三个,再多几个其实也能吃下的。

    “那你们见过李食记的老板娘和她闺女吗?”颜雪娇目光灼灼。

    阿柳想了想,问道:“李食记的老板娘是不是个头挺高的?我就见过一次,不过她家闺女倒是常见,我买包子时,她就在那里帮着收钱。”

    颜雪娇不屑,颜雪怀娇生惯养,来了新京也要抛头露面去卖包子,真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