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237章 金子
    窗子敞开半扇,夜风习习,将桌案上的几张纸吹到地上。

    丫鬟想要覆身去捡,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不用捡了,你出去吧。”

    丫鬟低声应是,后退了着出去,到了门口,差点撞上走进来的怀安郡王。

    怀安郡王柴贞三十八岁,身材消瘦,面色苍白,或许是乡试考得次数太多,两只眼睛下方各有一个突起的眼袋,眼底昏黄,明明未足四旬,却已暮色沉沉,透着腐朽之气。

    “父亲。”

    福王躺在摇椅上,望着对面墙上的一幅画:“从行宫里撤回来的人,全都找齐了?”

    柴贞点头:“最后撤回来的总共十五人,其中能进内院的有五人,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只有九岁,都是女子。”

    摇椅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福王的声音不急不缓:“好啊,都是女孩子,那就不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是。”柴贞束手而立,也看向墙上的那幅画。

    “父亲,您又思念大妹了。”

    这幅画出自宫廷画师之手,画的是金环公主和亲出塞的盛况,画名便叫“出塞”。

    “是啊,阿婧已经走了十几年了,也不知现在过得如何。”福王叹了口气。

    柴贞安慰道:“父亲,大妹如今已是大妃,一定过得很好。”

    鞑剌老王去世之后,鞑剌新王继承王位,按照鞑剌的风俗,同时也继承了父亲的女人。

    金环公主是鞑剌老王的第四任大妃,鞑剌老王去世之后,鞑剌新王撕毁两国盟约,举兵犯境,被齐慰打败之后,退兵五百里,为表诚意,鞑剌新王立金环公主为自己的大妃。

    如今金环公主所生的王子已经十六岁,很受鞑剌新王的宠爱,是所有王子之中,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叫门声,正是先前退出去的丫鬟。

    “王爷,刘先生来了。”

    刘先生名叫刘渺,他是怀安郡王柴贞的清客。

    福王观察刘渺两年,觉得此人可堪大用,从今年开始,福王便让柴贞将一些差使交给刘渺去办,而不用像其他清客那样,只是投其所好,陪着柴贞读书做画。

    刘渺三十出头,国字脸,浓眉大眼,若不是眼底一闪即逝的精明算计,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个憨厚诚恳的人。

    刘渺爱钱,可却不爱花钱,他贪来的钱全都兑成金子,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摸一摸舔一舔。

    福王派去监视刘渺的人说,刘渺喜欢把金条码得高高的,然后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

    为了不让自己辛苦存下的金子被人花用,刘渺不娶妻,也不纳妾,和家里的亲戚也早就不再往来,他甚至没有朋友。

    因为朋友之间总会有婚丧嫁娶的随礼花销,这对刘渺而言,是不能忍受的。

    福王很喜欢如刘渺这样的人,自私、贪财、六亲不认。

    刘渺走进来,对福王和柴贞施礼,柴贞问道:“有人招供了?”

    刘渺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是的,有个名叫阿莺的小丫头,她说了一件事,学生无法判断真假,便急着来告知王爷和郡王爷。”

    最近这些天,先是太后的娘家被灭门,接着卫明回京,继而行宫里各种异常,加之飞鱼卫的各种行动,福王可以肯定,行宫里出事了。

    而且,是大事!

    朱太医被处死,接着王太医和张太医进了行宫便再也没有出来,就在昨天,有个内侍的尸体被抬出行宫,那名内侍是伤寒而死,尸体按例要焚化,这事一向是由福王府的人帮忙处置。

    负责焚化尸体的是福王别院里一个姓孙和一个姓杨的家仆,可是这两人焚化尸体后却再也没有回来。

    福王派人悄悄寻找,却还是不见两人踪影。

    福王知道,有人利用死尸将行宫里的消息送了出来,而负责传递消息的人,便是自己府里的那两个家仆!

    其实那些从行宫里撤回来的人,管事们已经挨个询问过了,这些人虽然说了一些事,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并不能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直到那两名家仆失踪,福王再也坐不住了,他必须要抢在另一股势力之前,做出应对,否则等待他的,就只有被动。

    至于现在这个时候,还能借着尸体传出消息的,另一股势力,福王不用细想,也知道那是谁的人。

    裕王柴冀,不,现在是成武皇帝了。

    成武皇帝不但在行宫里有暗线,还在福王府里也安插了人。

    福王只要一想,就觉五脏俱震。

    不能继续这样了,否则,他便再无还手之力。

    因此,今天他便让柴贞带同刘渺亲自去审,从行宫里撤回来的人里面,一定有人知道一些其他人不得而知的消息。

    “说,她说了些什么。”福王的声音阴沉,和先前的温和判若两人。

    刘渺站得笔直,他站在怀安郡王柴贞身边,比柴贞更像贵族。

    “那个叫阿莺的丫鬟说,小皇帝可能死了。”

    柴贞“啊”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瞪着刘渺,就连福王也将目光移到刘渺脸上,试图从他的脸上来判断真假。

    “你说什么?那个阿莺是不是在胡说八道啊。”柴贞满脸惊愕。

    “怀安,让刘先生继续说下去。”福王沉声说道。

    柴贞垂首,不再插话,父亲只有在极正式的场合才会称呼他的封号怀安,而此刻,当然不是正式场合,父亲这样叫他,可见父亲对这件事的重视。

    刘渺应是,继续说道:“阿莺是大厨房里的粗使丫鬟,但是她每天都能进内院,因为她是去给小皇帝送吃食的。

    胡太后对小皇帝极是苛刻,每天的晚膳都让小皇帝去服侍,只是服侍,却不让小皇帝与自己同食。小皇帝饿着肚子回去,若是传膳,便会被嬷嬷教训,说他不孝,说他这样便是意指太后不让他吃饱。一来二去,小皇帝便只能挨饿。

    阿莺是偶然的机会见到小皇帝的,之后便每天都会去给小皇帝送吃食,因着她有时也会被叫去打扫庭院,因此她虽每天都去内院,却一直没有被人盯上。

    就在她被遣回来的前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又去给小皇帝送吃食,可是却没有见到小皇帝,就连平日里跟在小皇帝身边的内侍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