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270章 菊花
    不过,今天过来,原本也没想立刻就能把事情敲定,就如珍珠所说,禁酒令的事,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否则,罗公子也不会大老远地从蜀地赶过来。

    罗家以后还能不能酿酒,酿出的酒还能不能正大光明地卖出去,全都取决于罗公子的这趟京城之行。

    与罗公子告辞,还是前先那位管事送李绮娘和颜雪怀出来,送到门口,颜雪怀冲李绮娘说道:“娘啊,我想去净手。”

    管事顿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小娘子说要去净手,八成是要上茅厕。

    他忙道:“两位慢走,不送。”

    说完,便歉意一笑,先行转身离去。

    果然,管事前脚走,颜雪怀后脚便也往会馆里走,管事没有放在心上,小娘子果真是去上茅厕。

    管事转眼便走得没影,颜雪怀却四下看了看,拉住一名伙计,操着一口地道的四川话,问那伙计可有地方净手。

    蜀风会馆里的伙计,十个里面有九个是蜀地来的,接待的客人,几乎全部都是蜀地人。

    因此,见颜雪怀一口蜀地口音,伙计便本能地以为她是老乡。

    颜雪怀去净了手,回来以后见那伙计正在喂廊下的画眉,她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东家的公子住在这里,这几天来找他的人一定很多吧。”

    亲切的乡音,俊俏的姑娘,伙计那一点点的戒心早就随风而逝了。

    没过一会儿,颜雪怀便把罗公子来到京城后的行程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走出蜀风会馆,李绮娘和珍珠正在一棵大树下面等着她。

    颜雪怀说道:“罗公子住进来之后,只出去过一次,轻装简骑,身边带了一名亲随,一个时辰后就回来了,以后便再也没有走出过会馆,来送拜帖的有七八家,迄今为止,加上咱们,他只见过两家,另一家来的是位白胖老者,说的一口蜀腔官话,很可能是某家蜀味酒楼的东家或掌柜。”

    颜雪怀话音方落,珍珠便道:“京城人对蜀味菜肴喜好一般,我知道的大酒楼只有一家,叫蜀香园,除了蜀菜厨子,另请了两位淮扬菜厨子,生意马马乎乎,不好也不坏。余下的都是小馆子,没有生意特别好的。”

    李绮娘和颜雪怀心里有了底,便打道回府。

    她们刚到家,大壮便接了小满回来了。

    小满蹦蹦跳跳,一看就知道,今天是快乐的一天。

    “娘做的水晶肴肉,先生说好吃,大家也都说好吃,只有董昀说不好吃,他说吃着没意思,比不上烤肉,他还说他姐烤的肉可好吃了,哼,他一定是吹牛,我才不信呢。”

    颜雪怀一怔,就连李绮娘也怔住了,母女俩不约而同,想到了董记烧烤。

    她们离开平城时,董记烧烤还是大门紧闭,不像是要重新开门营业的样子。

    “你说的那个董昀,多大年纪?”颜雪怀问道。

    “董昀是我们学堂里年龄最大的孩子,他十二岁了,所以呀,他才特别爱当老大,他说他是学堂里的大哥。”小满说道。

    “他长得什么样子?”颜雪怀又问。

    小满:“就那个样子。”

    好吧,问了也白问。

    颜雪怀不死心,又问:“董昀家住在哪里,也在这附近吗?”

    小学生大多是就近入学,小满算是上学比较远的了,步行也只是一炷香的功夫。

    小满摇头,表示不知道:“董昀家应是住得很远,他是坐着骡车上下学的,除了赶车的,还有两名仆从。”

    颜雪怀想起当初在平城时,董小白被人绑票,在那之后,他出门都有好几个人跟着,即便如此,那小子后来还是招惹到内操军和飞鱼卫,以至于姐弟俩全都“死了”。

    “那真的是仆从吗?你没有看错,不是保镖?”颜雪怀忍不住问道。

    小满歪着脑袋:“保镖长得什么样?”

    这个问题对于小满而言太过高深,他没见过保镖呀。

    颜雪怀决定换一个问题:“董昀有姐姐,你见过吗?”

    小满又摇头,他是新来的,当然没见过。

    至于董昀家里是做什么的,他姐姐是不是董大傻子,颜雪怀决定还是不要问了,与其问小满,还不如交给大壮。

    可是第二天,大壮一早就守在黄秀才家门口,却硬是没能看到董昀。

    直到下午放学,大壮接上小满,这才知道董昀今天没来上学,至于为什么没有来,小满不知道,先生没说,就连杨平安也不知道。

    至于杨平安,说来也有趣,自从董昀要收小满做小弟,被小满婉拒之后,杨平安便再也没敢找小满麻烦,杨平安那位骂遍街坊无敌手的亲娘,也再没来过学堂,杨平安自己上下学,就他那些辉煌的战绩,十丈之内小孩和野狗全都不敢靠近,就连拍花的对他也没有兴趣。

    一连三天,董昀都没有来上学,颜雪怀心里嘀咕,却也没有办法。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食记开业了。

    平城的酒楼开业,也就是放放鞭炮,即使送礼,也就是送块牌匾而已。

    京城的酒楼开业,却是送花,整盆的鲜花,也不只是酒楼,但凡是有新铺子开张的,里里外外都会摆上很多盆花。

    倒是也没有太多讲究,就是什么季节送什么花,比如现在,就是菊花,红的紫的金黄的,总之,越喜庆越富贵便越好。

    颜雪怀担心自家酒楼开业太过冷清,提前让大牛订了二十盆花,花枝上绑上红绸子,假装是别人送来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到了初六这一天,牌匾上的红绸布还没有掀下来,送花的就到了。

    颜雪怀还以为这是自己订的花,看着那一盆盆姹紫嫣红的菊花,正想称赞大牛的眼光很接地气,却忽然发现数量好像不对。

    她让大牛订了二十盆,可是从车上搬下来的,却不止二十盆,怕是五十盆也有了。

    这时,珍珠跑着过来,脸上笑得也和菊花似的:“少东家,七爷送的花到了。”

    颜雪怀诧异,她指指还在不断增加的菊花:“这些都是你家七爷送的?”

    “是啊,不但是七爷送的,还是七爷连夜亲自去菊苑一盆一盆挑出来的,少东家您仔细瞅瞅,这些花是不是个顶个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