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章节目录 第298章 回京
    “既然寡妇不能抛头露面,那我这个不是寡妇的,总可以进去吧。”

    周扫尘从一旁出来,站到了孟氏身边。

    “你是谁?”拦门的是黎宝淮的堂叔,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这个陌生女人。

    周扫尘微微一笑:“漕帮周扫尘。”

    清水镇上都是酒坊,要想把酒卖到稍远的地方,就一定要和漕帮打交道,对于清水镇而言,若是得罪了漕帮那便是寸步难行。

    黎堂叔吓了一跳,根本不敢质疑周扫尘的身份,便立刻进去通报。

    很快,黎堂叔便又出来,恭恭敬敬领了周扫尘进去,却连个眼角子也没给孟氏。

    周扫尘跟着黎堂叔进去,也没看孟氏。

    孟氏不知道周扫尘为何会来清水镇,但是她猜到,十有八、九是和女儿的亲事有关系。

    她不能进去,就在外面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处,她终于看到周扫尘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五六位黎家长辈。

    周扫尘走到孟氏面前,说道:“你生了一个能干的女儿,她要和朝廷做生意,以后留在京城的时间多过清水镇,你若是想让她没有后顾之忧,那就回去收拾收拾,即刻跟我进京吧。”

    孟氏还没有开口,跟着周扫尘走出来的黎家人里,便有人问道:“宝淮只让您接她娘吗?我们呢,我们能不能跟着一起进京?”

    周扫尘转过身去,冷冷地说道:“我是奉了我家表姑娘之命过来接人的,至于你们,要听黎大姑娘的吩咐,她让谁进京帮她,那就谁去,与我无关。”

    黎家人再不敢多言,眼睁睁看着孟氏上了漕帮的船。

    “关门,朝廷的旨意到达之前,谁也不许再见外人,还有那个什么罗家的人,轰走,轰走!”

    两天后,周扫尘带着孟氏来到京城,刚刚下船,孟氏便看到了来接她的黎宝淮,跟在黎宝淮身边的,还有三个陌生的女子,其中有李绮娘和颜雪怀,还有孟家的姑奶奶。

    早在一天之前,朝廷的禁酒令正式颁布,与禁酒令同时颁下的,还有三张酒牌子。

    清水镇黎家酒坊献粮有功,奖励一张酒牌;另有绍兴陆家酒坊,三百年传承,陆家黄酒与酒醋局一直有生意往来,宫里用的黄酒和花雕酒全部出自陆家,陆家也当有一张酒牌;而第三张酒牌,则给了出自官营酒坊陈家的欧阳家。

    欧阳家的欧阳老太爷年少时家贫,被陈家收留,认做义子,长大后又由陈家帮忙开了酒坊,欧阳家的酒坊一直是用的陈家的招牌。

    后来陈家与官府合作成为官营酒坊,其中送进宫里、王府以及官宦之家的酒,全部出自陈家酒坊,而送去边关的酒则出自欧阳酒坊。

    因此,这些年来,人人只知陈家酒坊,却不知道欧阳酒坊。

    此番原定的罗家酒坊被临时取消,欧阳酒坊才被人想起,和其他两张酒牌子不同,欧阳酒坊还是以边关为主,边关寒冷,大魏军队并不禁酒,但是若因喝酒误事,则处罚极严,边关将士以及边关百姓们喝的酒,以前就是欧阳酒坊的酒,以后依然是。

    黎宝淮还要在京城待一阵子,她不想让孟氏再回清水镇,便想着在京城置办宅子,李绮娘便提出,请孟氏先到青萍巷暂住,待到黎宝淮的宅子买下来修整好了,再让孟氏搬过去。

    四季春的客栈并不安全,黎宝淮也想换个地方,既然李绮娘这样说了,她也不再客气,请乔嬷嬷将孟氏送到了青萍巷。

    孟氏只有三十几岁,可是看上去却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她虽是黎家的二房太太,却操劳半生,既要在酒坊里帮忙,还要照顾残疾的丈夫,如今女儿长大了,却还要为女儿操心。

    孟氏在青萍巷住下,周扫尘已经忙完码头上的事,也回到青萍巷,再加上十天里有八天住在这里的董家姐弟,青萍巷更加热闹。

    又过了十来天,柴晏回到了京城。

    他一进京,便打发玛瑙到青萍巷给颜雪怀报信,自己连衣裳也没换,风尘仆仆便进宫见太子了。

    颜雪怀曾经叮嘱过他,事关朝堂上的事,一定要先向太子报备。

    柴晏牢记着颜雪怀的叮嘱,所以回到京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见太子。

    “大哥,杀害贾士君的流匪,已经尽数捉拿归案,他们是收钱办事,买通他们的是罗家的一名管事,人已找到,我带回京城了,据那管事交待,罗家的生意以前的确不但有方家的股份,也有宝安王府的,随着罗方两家退亲,也就没有方家什么事了,但是罗四老爷把以前给方家的那份干股,也全部给了宝安王府,因此,现在罗家的生意里,有四成是宝安王府的。

    罗四老爷只有罗清一个嫡子,他对罗清寄望极高,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罗清竟然和贾庭芳搞到了一起。

    方家虽然败落,可是罗四老爷却没想过要与方家退亲,毕竟方家虽然倒了,可是方家背后却是宝安王府。

    可是罗清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设计了方宝珠,让方宝珠提出退亲,然后再趁机向方家和宝安王府提条件,却没想到只是短短一天,他和贾庭芳的事便传得街知巷闻,这样一来,罗家也就没有了向宝安王府提条件的资格,只能将方家的股份双手送给宝安王府。

    为此,罗四老爷恨极了贾庭芳,贾士君前脚出京,罗家的管事便雇了流匪跟随,将罗家男丁杀得精光。

    罗家的儿子毁了,罗四老爷也不让贾家的儿孙活着。”

    柴晏把事情的经过说完,又问:“那些流匪连同罗家的管事,全部乔装改扮押进京城,我没有惊动沿途各级衙门,就是不想打草惊蛇,大哥,罗四老爷连同宝安王府,您看什么时候动手才好?”

    太子微笑,拍拍柴晏的肩膀:“这件事办得不错,大哥说了要赏你,就一定会赏,你想要什么,只管告诉大哥?”

    见柴晏沉吟不语,太子笑着问他:“该不会是想让大哥给你搞定亲事吧?”